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三章 衣钵传人

  白幻魅影久等小木风不回,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五年多来,小木风从未离开过我一晚,今晚是怎么回事呢?莫非遇到了什么凶险?是不是被什么凶猛野兽刁走或被哪位高人虏走了?他越想越觉得害怕,越想越觉得自己太大意、太过急于求成了。

他回想起抚养徒儿的艰辛,与徒儿一起走过的艰苦岁月,想起徒儿对他的微笑和“爷爷”的甜蜜叫唤……白幻魅影眼睛湿润了:“徒儿,你别吓唬爷爷啊,孩子,你千万别出什么事啊!”相依为命五年的洞穴生活,让他与徒儿有了亲情、有了深情。

白幻魅影近乎失去了理智,“徒儿、木风!”“木风、徒儿!”他在山中呼喊,在林间咆哮……

小木风生怕太上老君前来追赶,也分辨不出哪是回“家”的路,出门后就一路狂奔,在山中乱窜。跑了一阵后,他感觉有些不对,好像不是来时的路。他便爬上了一棵大树,分辨一下方向。可是茫茫夜色,从何分辨?这时,头上的树杈间传来几声鸟叫,他童性大发,爬了上去,与鸟儿戏耍起来,把回“家”的事抛到了脑后。

这时,从远处隐隐约约传来“徒儿、木风”的呼喊声。声音越来越近,但小木风的注意力全在与鸟儿的嬉闹中。这时,白幻魅影的声音震得鸟儿飞翔离巢。小木风这才听到白幻魅影在呼叫他,他在树上高声应答道:“爷爷,爷爷,我在这儿呢!”

白幻魅影听到了小木风的声音,飞速跑了过去。他把小木风搂在怀里:“木风,你去哪里了?你把爷爷急得好苦啊!”小木风在白幻魅影怀里一个劲地喊着爷爷,犹如见到了久别的亲人,爷孙俩第一次体会到了离别之痛、思念之苦。如果此时白幻魅影想到林家没有怀里这小宝贝,就会知道是怎样一种心情了;可惜他没有去推己及人,换位思考。

白幻魅影望着眼前小木风是这么的可爱,忽然心中有了一种忧患意识,生怕徒儿在外面会遭受到什么意外。虽然在山中已跟随野兽五年之久,有了一定的轻功基础,但没有经过系统锻炼,更没有任何心法。如果遇到敌人只能凭本能躲避,这样容易受到伤害。他想倾其所学传授给徒儿,但又怕他难以领会。

白幻魅影打算边教授小木风知识,边传授他武功。

白幻魅影以地当纸,以棒为笔。首先从字一笔一画地教起,再凭记忆教授着小木风《诗经》及孔孟学说和孙子兵法等。让他在学习文化的同时学会为人之道,用兵之法。他不求小木风全懂,暂时能记得多少算多少。

幼小的木风却天资聪颖,一个字只要写两遍就能记下,一篇短文只要读两遍就能背诵,一个道理只要解说一次就能永记于心。所以,白幻魅影教起来并不费力。

几年下来,小木风已能识事断文明理了。白幻魅影还教授了他简易的用兵布阵之法。小木风问:“爷爷,这些阵法是不是能打败好多敌人呀?”白幻魅影认真地道:“孩子,这只是非常浅显的方法,战场千变万化,瞬息万变,光有这些是远远不够的。你今后要多加注意,创造出自己的东西来消灭敌人。”小木风天真地问:“今后我们会遇到很多敌人吗?”白幻魅影道:“孩子,以后你要为国家、为天下苍生出力,将会有好多敌人要你去消灭。”小木风不解地问:“为什么要我去消灭他们?”白幻魅影微笑道:“孩子,你现在还不是明白太多的道理,将来你回到社会去,见识多了,你自然就明白了。”

小木风虽然不太明白“回到社会去”的意思,但他隐约觉得以后白幻魅影会要离开他,便撒娇地道:“我不要离开爷爷,我要爷爷保护我。”白幻魅影:“孩子,爷爷保护不了你一生一世,你要独自面对未来的世界。”小木风眼有泪光地:“爷爷,我不要离开你,我要爷爷永远保护我。”白幻魅影道:“木风乖,今后你要勤用功、多锻炼。”小木风认真地说:“木风一定听爷爷的话,有了本领,就与爷爷一起去打敌人。”白幻魅影望着天真可爱的乖孙子、小徒儿,会心地笑了。

小木风开始懂事了,白幻魅影的心血没有白费,他从内心里笑了。白幻魅影打算首先打通小木风的任、督、冲三脉。任脉总任一身之阴经,调节阴经五脏六腑,为“阴经之海”,对一身阴经脉气有总揽、总任的作用。督脉总督一身之阳经,调节阳经气血,为“阳脉之海”。冲脉是五脏六腑十二经脉之海,五脏六腑都禀受其五脏六腑濡养。任、督、冲三脉打通后,能使奇经八脉、五脏六腑血气经脉通畅无阻。

白幻魅影让小木风盘坐地上,一只手放在头上,一只手放在肚脐上,慢慢地输入真气,同时告诉他受用、调息之法。三脉打通后,将给小木风练习武功带来事半功倍的效果。

小木风因自小就用上好的中草药服、蒸、泡过,在三脉打通后,收到了离奇的效果;加上在太上老君处“食”用的“四世还魂丹”,更让他精、气、神、血达到了浑身通畅、无上无我的境界。只见他脸色白里透红、双目炯炯有神,气血通畅无阻,丹田有股源源不断的真气在蠕动,全身有股永远使不完的力量在涌动。

白幻魅影还在调息运功,小木风已忍耐不住冲动,他舒展一下拳脚,大吼一声,施展起猿猴攀爬之技,一口气冲上了洞上顶,脚上头下倒立着。他童心大发地对白幻魅影:“爷爷,你看木风在哪儿?”白幻魅影高兴异常地道:“看你这小鬼,小心摔着呀!”小木风得意地道:“爷爷,你不是看到了吗?木风不会摔下来呢!”话音刚落,小木风摔了下来,幸而白幻魅影及时赶到,一把将小木风接住。其实,只要小木风善于运用,根本不会摔下来,更不会受伤。

白幻魅影心想,是传授他内功心法的时候了。以孩子的天性,只知道玩,不知道什么是危险,有了心法,就能自觉运用;同时也好让他及早掌握,多加运用,熟能生巧。

白幻魅影从最基本的传授起,告诉他经脉、穴道和运气之法,以及受伤后如何迅速恢复元气的方法。白幻魅影一边口授一边示范,小木风一边听一边练习。在白幻魅影的言传身教下,小木风很快地掌握了要领,只是不太熟练,难以灵活。

三天后,天赋异禀的小木风,对白幻魅影传授的心法达到基本熟练的程度了,只是对恢复元气的方法还没有完全掌握,因为小木风没有受伤的经历。白幻魅影便要他记住四句口诀“心无杂念,气运丹田,聚焦冲点,血运化瘀”,并对口诀进行了祥尽解读,让小木风用心去领会。不一会小木风似乎有了感悟,便点了点头。

白幻魅影一生最得意的是“霹雳开山掌”和“柔骨棉花掌”。几十年来,不知有多少十恶不赦之人在他掌下丧生。几天过去,白幻魅影便开始传授小木风硬功。

白幻魅影口传要领,示范动作,小木风因功力不到,不可能达到理想效果,只得把要诀和动作熟记于心。至于猴蛇拳只要稍加点拨,小木风就能运用自如了,因为这种类似猴蛇的动作他见得多了,也用得多了。从开始有记忆的那天起,就几乎与这种动作打交道。白幻魅影只须传授硬功心法就可以了,只要有了心法,其他武功都能自创出来;轻功也是一样,只须教授轻功心法就行了,即提高奔跑、跳跃、闪转腾挪的运气、提气心法。致于动作,小木风早已烂记于心,运用自如了,攀高走脊如履平地,窜上跳下如飞蛾落叶,平地行走步履轻疾微尘不扬。他几乎一生下来就与各类动物打交道,在“先天轻功”上,全得益于他的“动物母亲们”。

小木风真正缺乏的还是实战经验。虽然与动物有过摩擦,但没有与人正式交过手。当然,他毕竟是个乳臭未干的小孩,没有机会,也不会有人去难为他。可是,白幻魅影不这么想,只有与人正式交锋才会有长进。

嬴政二十五年八月十五日,白幻魅影带着八岁的小木风去略阳拜谒好友智禅大师。白幻魅影与智禅大师还是同乡同年,他们虽有这么层关系,却几乎是每隔两年的这天才相互拜会一次,一来聚朋友之谊;二来俩人同为鳏人,就当八月十五为兄弟团圆之日。这次刚好轮到白幻魅影前去与智禅大师相聚。

智禅大师研究佛法一百二年,弟子达数百之众,遍及各国,为战国时期得道高人。这是小木风来到太白山后第一次随同“师父”出远门。

当“师徒”俩来到略阳境内时,看到不少妇女从勉镇方向逃来。白幻魅影上前向一老者打听才知道:从七女峰上下来一伙强盗,为祝贺山大王六十寿辰,来到镇上要强抢一批年轻貌美的女子做祝寿礼物。在这伙强盗中,为首的是二当家“神剑手”公孙豹。公孙豹四十五岁,是当地有名的用剑高手,剑术挥洒自如,剑指之处如刀劈水,无所不断。这次他为了讨好老大,带上了四十名身手了得的手下,志在必得。

白幻魅影不常出山,对后起之秀不甚了解。但他对如此为非作歹之徒,即便了解也会出面主持正义;更何况自己有了得武功,也为了徒儿难得的锻炼机会呢?他当然不会放弃,带着小木风向勉镇方向飞驰而去。

来到镇上,只见鸡飞狗跳,哭喊声此起彼伏,强盗们无恶不作。有些村民被打得血肉模糊,在大街上,还横竖着好几具尸体;有好些妇女头发蓬乱,衣衫不整,显然是被糟蹋了。

师徒俩走在大街上,并没有强盗理会他们。但白幻魅影看在眼里,气在心里,恨不能将他们全部收拾、一网打尽。此时,见一名强盗正在追赶一名年轻女子,那女子正朝白幻魅影所处位置逃过来;而这名强盗根本没把“白发老鬼”和黄毛小子放在眼里。眼看他们就要近前了,白幻魅影立即大叫一声:“木风,上!”小木风第一次听到“师父”如此说,不知怎么个“上”法,便道:“爷爷,怎么上?”

白幻魅影对这伙强盗的行径非常气愤,便高声向站木风叫道:“快用开山霹雳掌打他的脑袋!”小木风马上应了一声“好!”一掌拍过去。虽然拍个正着,但毕竟小木风力道有限,还不足以震死一个有几十年功力的人,那强盗只是跌跌撞撞,后退了好几步。只听那强盗高喊:“哪里来的小蟊贼,爷爷一刀砍死你。”说完手举大刀朝小木风劈来。小木风身轻如燕,举手抬足间,已向侧溜出去好几丈远。强盗见一击不中,举刀向白幻魅影砍来。白幻魅影一掌拍去,仅用了三分劲道,强盗应声倒地,气绝身亡。

师徒俩继续向前走去。这伙强盗已肆无忌惮,满街是尸体和被丢弃的财物。虽然在一处地坪上已有二十多名妇女被集中在一起,但这伙强盗还在追赶着其他妇女,抢夺财物,简直到了疯狂的程度。

白幻魅影对着地坪上的强盗们大喝一声:“光天化日,强抢杀人,天理何在?”在场的强盗见是个白发老怪在叫嚷,身边还带着个小孩,不禁哈哈大笑起来,根本没把“师徒”俩当回事。公孙豹手握长剑向白幻魅影指去:“白毛老怪,你带着孙子是来看热闹的吧?”说完把剑指向地坪上的妇**笑道:“你看,这么多美女,你们公孙俩是不是想要一个啊?”话音刚落,这伙强盗哈哈大笑起来,他们在嘲笑着白幻魅影。

白幻魅影一个猴蛇穿梭,像鬼魅一样来到了公孙豹身后,一记霹雳开山掌劈了过去。公孙豹骤不及防,被白幻魅影击出五丈多远,口中喷出了一口鲜血。幸得公孙豹功力深厚,还不致当场毙命。

这时,其他强盗蜂拥而来,对白幻魅影形成合围之势,并打斗起来。公孙豹坐在地上,呐吐调息。小木风看到爷爷与强盗们拼杀在一起,也加入了战斗行列。

第十三章 衣钵传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