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四章 兄弟解危

  小木风如猴子一般东打西躲,虽然轻功了得,但硬功给敌人造不成多大伤害,毕竟只是八岁小孩,劲道不够,而敌人想要抓到他也并非易事。这时,还在镇上行凶抢劫的强盗陆续赶到了地坪,白幻魅影已陷入重重包围之中。幸亏他在敌人轻敌时做到了擒贼先擒王,要不然,将造成更大的威胁。白幻魅影边用猴蛇功左避右让,边用开山霹雳掌和柔骨棉花掌打击敌人。一个时辰后,敌人虽有死伤,但毕竟人多,危险并未解除,白幻魅影师徒俩耗费了大量精力。

只见小木风有时钻进敌人的胯下,向小腿踢去,敌人倒地向天,脑袋重重的摔在地上;有时向敌人的胯下抓去,敌人痛得嗡嗡直叫;有时像猿猴一般骑在敌人的肩上专揪鼻子或挖眼睛;有时用开山霹雳掌或柔骨棉花掌打击敌人。小巧玲珑的他让敌人防不胜防,疲于应付。

白幻魅影被团团围困,幸而他身手敏捷,猴蛇功了得,总能脱困打击敌人,不少敌人被他击碎了天灵盖。敌方人多势众,白幻魅影总能全身而退,虽然敌人死伤过半,但他也渐渐显得有些力气难支了,白幻魅影毕竟已是一百多岁的人了。

公孙豹对白幻魅影恨之入骨,对强盗们下了死命令:“一定要将老妖怪拿下,把他碎尸万段,以解心头之恨,血兄弟之耻!”敌人的攻击更猛烈了,下手更狠了,师徒俩陷入了重围之中。

突然间,有四名强盗一齐挥刀向在地上爬行,意欲偷袭另一个目标的小木风砍去。白幻魅影立即用霹雳开山掌向四人拍去,大喊一声:“畜牲!”话音未落,四人脑袋并裂,脑浆四溢,小木风幸免于难。可是,白幻魅影却被后背敌人砍伤了腰部和大腿,鲜血直流,师徒俩陷入了更加危险的境地,敌人恶狠狠地举起了锃亮的大刀……

在这紧急关头,地坪西北处赶来了十多个和尚,喊声震天,刹那间已到了敌人面前。这些强盗们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举起的大刀迅速改成避让袭击的盾牌,白幻魅影的压力骤减。小木风看到白幻魅影瘫坐在地上,便箭一般来到师父身边,见白幻魅影浑身是血,便扑在师父身上一个劲地哭喊着:“爷爷,爷爷,你怎么啦?”白幻魅影痛苦地挤出一丝微笑:“孩子,爷爷没事,不要哭,爷爷没事。”一个和尚上前给白幻魅影进行简单的包扎后问道:“赵爷爷,要不要紧?”白幻魅影摇了摇头:“孩子,不要紧,放心吧!”说完,凝视着和尚:“你们是哪个寺庙的?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原来,白幻魅影是一个信守诺言之人,几十年无一例外。但这一次智禅大师久等老朋友不来,知道一定是出事了,或遇上了劲敌。智禅大师便派十二名弟子下山迎接。果不然,在下山的路上就听到了人们的议论:勉镇来了一伙强盗,强抢妇女,一位“白色老怪人”和一个小孩在与他们搏斗,一老一少要打这么多人,只怕是凶多吉少。这些弟子心想,肯定是赵爷爷带着孙子和他们打起来了。如此,便立即朝这边赶来。

白幻魅影知道原委后说:“幸亏你们及时赶到,要不然祖孙俩之命休矣!”包扎的弟子心有愧疚地道:“赵爷爷,我们来迟了,求你宽恕!”白幻魅影道:“你们来的正是时候,为我们祖孙俩解了重围,救了孙子的命。”白幻魅影将小木风拉到身边坐下道:“孩子,你也累了,坐下憩息吧!”说完,脸上露出了笑容,欣慰地在小木风的小脸上亲了一下。

一帮强盗已被白幻魅影打得精疲力尽了,众弟子又是智禅大师高足,没多久,只有三四个强盗逃走了。由两名弟子轮流背着负伤的白幻魅影与一干人等往灵岩寺而去。

来到寺前,智禅大师早已在寺坪等候老朋友的到来。两位老人相识相知百多年,智禅大师还是第一次看到白幻魅影负这么重的伤。智禅大师非常清楚:如果只杀几个强盗,打压他们的气焰,当可全身而退。但白幻魅影一来的确恨透了那帮为非作歹的强盗,不消灭他们不会罢休;二来让徒儿得到与敌对夺的实战性锻炼机会。既要杀敌,又要指导、照顾徒儿,因而导致了自己受伤。

智禅大师看着伤势严重的老朋友,心中不禁产生了怜悯和凄凉的感觉:老朋友孤傲的性格,让他终身未娶;怪异的脾气,让他“与世隔绝”;正义的天性,让他疾恶如仇;执着的追求,让他老而授徒。唉,恐怕经此一役后,眼前的老朋友将命不久矣!智禅大师禁不住流下了悲悯的眼泪。

白幻魅影见智禅大师如此模样,不解地问:“老朋友,你这是怎么啦?几年不见,你怎么就变了呢?”智禅大师道:“老兄弟,你伤得不轻啊!”白幻魅影道:“这点伤算得了什么?”话音刚落,白幻魅影眉头一皱,忍不住地叫了一声“唉哟!”智禅大师立即吩咐弟子赶快将白幻魅影背到厢房救治。

白幻魅影除大腿骨折和几处皮外伤外,肾脏受到了严重伤害,因其武功深厚,还不至于立即要了他的性命,若是常人,早已失血衰竭而亡。

智禅大师为白幻魅影敷上参三七、琥珀、生龙骨、血竭等研制的中草药后,又为他输入真气,让这位老朋友伤势得到缓解。白幻魅影没对老朋友说一个谢字,而是问起了“小徒儿”哪去了,身边护理的弟子道:“与师弟们玩去了。”白幻魅影这才放心躺下。智禅大师陪伴在老朋友身边,本想八月十五月圆之夜两人好好聚情谈谊,不料这次却是受伤而来,不过两人还是颇有兴致地回忆着年轻时的往事。

智禅大师原名张孝佛,比赵抗少半岁,与赵抗如手足兄弟。两人之间有太多的相似之处:两人一起长大,曾一起上山砍柴,一起下河摸鱼,一起捉弄老私塾先生,同样是才大志高之人;待到谈论婚事时,俩人又同时爱上了同村李大户家的千金小姐李彩姬。这位彩姬小姐比他们少三岁,不仅人长得如花似玉,而且聪颖贤惠,可谓才貌双全,难怪被“兄弟”俩爱上了。

李大户是一个典型的势利眼。当时由于赵抗的家境比张孝佛的家境要好,就把彩姬许配给了赵抗。实际上,彩姬更喜欢张孝佛,张孝佛也深爱着彩姬。张孝佛虽然心有不舍,但他认为赵抗比自己年长,应该为兄的先娶,自然也就没什么想法了,更不会责怪人,反而为赵抗高兴祝福。

当赵抗即将迎娶彩姬之时,家遭突变,沦为贫困人家。这时,赵大户悔婚了,执意不肯让女儿入赵家,而请媒婆上张孝佛家说亲。张孝佛当然不会做对不起兄弟之事,他的父母却逼他答应。张孝佛是一个重情重义之人,说什么也不同意。在被迫无奈的情况下,他选择了逃避,而且一走就是离家千里,来到了秦国咸阳;后来到了太白山灵岩寺出家当了和尚,以后是每隔两年才回家探望父母一次。张孝佛只比赵抗晚一年到秦国。

张孝佛边参禅修佛,边修练武功。赵抗与张孝佛会面,是在六十年前世外桃源的一次江湖比武大会上,当时两人都是看客。二十多年的兄弟在异国他乡得见,其高兴劲和幸福之感自不必多说;俩人也因此订下了除平常可以互见之外,每隔二年的八月十五日两人必须轮见,无任何理由可推辞。六十年来,两人的确无一例外。

诚挚的友谊,兄弟的情感,把俩人紧紧的联系在一起。智禅大师眼看着兄弟遭此伤害,内心着实有些难过。他有种不祥的预感:俩人可能要分手了,百多年的兄弟可能要画上句号了!

回想过去岁月,历经艰苦磨炼,使他仿佛明白了很多。他很想与这位兄弟抱在一起,痛痛快快地哭上一场。白幻魅影不知智禅为何眼盈泪水,忙问道:“老弟在想什么呢?有为难之事吗?”智禅大师不忍心让兄弟再难过,便岔开话题道:“你我兄弟已有两年未见面了,老兄身体状况如何?”白幻魅影道:“老弟啊,到今年,你我已是一百又六岁了,身体当然是大不如从前了啊!要是在八十岁左右,今天这几个小蟊贼就不在话下了,你老哥哥也不会受伤啊!”

白幻魅影的神情好像回到了当年叱咤风云的岁月。智慧禅大师无不感触地道:“是啊,我也感觉身体有些不适了,常常患一些小毛病,毕竟你我都老了啊!”白幻魅影也颇有感慨:“你我兄弟百年,从来不分彼此,从没红过脸,这是一份多么难得的情谊啊!但我们到了快分手的年纪了。唉,真有点不舍!”智禅大师道:“兄弟,我们无端生出这么多悲悯的想法,难道我们真的到分手的时候了吗?”说完嘴角露出一丝难以琢磨的笑容。白幻魅影道:“你我虽逾百岁,但说到兄弟真正分手,实在有些不舍啊!”智禅大师似在开导地道:“兄弟,世上没有不散的筵席,更没有不死的神人,无论生死,我们应该坦然面对。”白幻魅影忽然欣然道:“老弟,我还是要感谢那位神仙的提示,给我送来了宝贝徒弟。小木风的确有武学天赋,一点就通。他学文也很用功,记忆力特别强,几乎有过目不忘之能。”智禅大师道:“也许是兄弟前世修来之德吧,不然,哪有百岁收徒之理呢?”

智禅大师不忍点破他偷别人的儿子,成就自己梦想的不耻作法。白幻魅影兴奋地道:“这次打击强盗,小徒功不可没啊。虽然年纪小,力道不够,但能巧妙地拖住敌人,攻其不备,为我减轻了不少压力啊!”智禅大师为老兄收到一个好徒弟感到非常高兴:“小木风有你这样的好师父教导,一定会成为高足的,江湖上得又将多一位英雄豪杰了。”白幻魅影略有忧心地道:“唉,就是还缺乏实战经验,还得加以开导,好好历练呢!”“兄弟,如果放心,就让他在这里与寺院的弟子们一起练功吧!”白幻魅影当然舍不得将徒儿留在这里,好一阵没有吱声。

夜暮已经降临,是晚餐时分了。小木风跑了进来,非常高兴地道:“爷爷,刚才哥哥们在陪我练武,还带我去了好多好看的地方,真好玩呢!”好玩,是孩子的天性;八岁,正是好玩的年龄。他用恳求的目光望着白幻魅影:“爷爷,今晚我们别回去了,好吗?我要和哥哥们一起练武。”

好聪明的孩子,把“玩耍”说成了“练武”。白幻魅影看到小木风高兴的样子,不忍扫他的兴致,便逗他道:“爷爷已经睡下了,你看还回去不?”小木风高兴得跳了起来,一下子爬到一尊菩萨身后,扮了个鬼脸道:“爷爷真好,爷爷真好!”白幻魅影道:“对菩萨要恭敬,赶快下来。”小木风跳了下来,忽然变得好懂事的,小心地摸着白幻魅影的伤口轻声道:“爷爷,你还痛吗?”

第十四章 兄弟解危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