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章 彗星袭月

  赵高已是秦始皇的心腹红人,朝中百官不得不对这位掌管皇家马车的小小宦官刮目相看。一些平庸无能和不怀好意的官员开始亲近他;一贯奉行中庸之道的官员们不敢得罪他;李斯、尉缭等人也拿他没辙。如此,更助长了赵高的嚣张气焰,他更加肆无忌惮、肆意妄为了。

而对刚毅耿直、忠心无二、心忧天下的林韩成,皇帝在斥责他,百官在疏远他,只有极少数几人在暗中支持他、鼓励他。真正在朝堂之上,却无人敢站出来为他打气鼓劲。林韩成有了孤掌难鸣、孤立无助之感。

赵高因林韩成上门问罪一事闹得心神不宁,寝食难安,总在担心林韩成会坏他的“好事”,便千方百计想铲除异己,整垮林韩成,甚至消灭他。于是,赵高意欲在宫殿建筑材料被盗一事上大做文章。

本来通过负责宫殿建设的将作少府和掌管京畿卫的中尉几个月调查,确认盗窃案与林韩成无半点瓜葛。但是赵高并不死心,一来他已在皇帝面前说了盗窃与林韩成有关的话,如果这样如实向皇帝禀告的话,皇帝肯定会说他赵高无事生非,无中生有,是在打击林韩成,甚至今后无法让皇帝相信他的话了;二来可以拿这事来陷害林韩成,并借机除掉心腹大患。这样想来,赵高必须采取非常手段,才能达到他想要的效果。习惯于别人巴结的赵高,现在想采取同样手段贿赂将作少府李子敬和中尉齐贤良。

这天夜里,赵高带上家丁头领赵小苟和一百五十镒上币,来到了李子敬的家。一阵寒暄后,要求李子敬与齐贤良把建造宫殿盗窃案与林韩成扯上关系,指出林韩成利用这些材料去笼络人心,意欲网罗力量,准备造反。并要求他们一定要做严、做实。

李子敬脸有为难之色地道:“这样不好吧?我们不是冤枉林大人了吗?”赵高便对李子敬许愿道:“事成之后,另有重金酬谢两位大人,并在皇帝面前给你们美言,得到重任。”

李子敬心想,赵高是皇帝面前的红人,不好得罪于他,而林韩成位列三公、位高权重,也是不好惹的,便小心地道:“我们只能试试。”

赵高向站立一旁的赵小苟使了一下眼色。赵小苟拿出上币,对李子敬道:“这是两位大人的辛苦费。把赵大人的事办好后,再重谢两位大人。”李子敬执意不收,赵高脸有严肃之色,不高兴地道:“大人执意不收是何用意?是不是目中无赵某?”李子敬连忙道:“岂敢!岂敢!赵大人放心吧,你的事我们一定照办。”

赵小苟将钱放在桌上。赵高高兴地道:“那就拜托二位了,下官告辞!”李子敬起身相送。

李子敬回到客厅,看到桌上的“烫手山芋”,不禁叹了口气,自言自语地道:“唉,无中生有地去陷害一个忠臣,于心何忍?我这是做了赵高的帮凶啊!但又有何办法呢?不然,下一个被冤枉的就会是我李子敬了。让赵高去遭天谴吧!”

果然,几天后一份林韩成与盗窃案有着的证明材料出现在皇帝的御案上。秦始皇拍案嚷道:“这还了得,他林韩成竟与江湖大盗、市井小偷有关!”但他又转念一想:一名堂堂太尉与这些下贱人有关?太不可思议了。便不悦地对赵高说:“这些材料你是怎么得来的?你亲自过问了吗?”赵高表面理直气壮,内心却很恐惧地答道:“这些已由将作少府李子敬大人和中尉齐贤良大人查实了的。”

秦始皇对赵高似乎有些不放心地道:“去将他们两人叫来,朕要亲自问问。”

不一会,李子敬、齐贤良来到了秦始皇面前。经秦始皇询问后,两人跪奏道:“启禀皇帝,确有此事!”秦始皇面无表情地道:“好,你们都退下。”三人退出皇宫。秦始皇心中还是不踏实,他相信林韩成的为人,绝不会犯这等低级之罪,他将此案就此压了下来,只是下诏加强防患。可是,林韩成在皇帝的心里又多了一个结。

这天下午,戍守边关的大将军蒙恬派人送来了一份匈奴蠢蠢欲动的快报。林韩成将情况迅速向秦始皇禀报:“启禀万岁,今天下午收到蒙恬将军急报,匈奴意欲犯我边境。是战是守,请皇帝圣裁!”

秦始皇不悦地道:“匈奴不是被你打退二百里了吗?为何今日又犯我边境?”林韩成道:“匈奴是野蛮民族,其贼心又死灰复燃。”秦始皇又问道:“情况是否紧急?”林韩成答道:“目前只是迹象,还不能确切地肯定。”秦始皇吩咐道:“严防死守,观其变化。”林韩成躬身道:“臣即刻传达万岁旨意,让蒙恬将军作好准备。”林韩成退出大殿。

在一旁的赵高听出了皇帝对林韩成的不满之意:打击匈奴不彻底。这给赵高报复林韩成又找到了一线缝隙。

赵高回想起当年与林韩成一起抗击匈奴的是吴卓兵和刘戎粟,从平时对他们的接触来看,明显表现出对林韩成的不满,特别是刘戎粟已被蒙恬替换,还降了一级军衔,他对林韩成的怨恨一直未消。于是,赵高又打起了他们的主意,拉扰他们一起来反对林韩成。

赵高首先找到了刘戎粟,挑唆地道:“刘大人,你还记得与林太尉共同抗击匈奴的事吗?”刘戎粟怨气犹在道:“赵大人,这事怎能不记得呢?拜林太尉所赐,我的职位倒提升了一级。”

听刘戎粟的口气,对林韩成十分不满。赵高便火上浇油地道:“难道你就这样算了不成?不想再有提升了吗?”刘戎粟无奈地道:“他是堂堂太尉大人,我能有什么办法呢?”赵高阴险地道:“原来林韩成夸下海口,说击退匈奴二百余里,他们不敢再来侵犯了,而现在匈奴欲再次犯我大秦边境。我们何不在这上面做些文章呢?”刘戎粟不解地问:“怎么做文章?”这时,赵高附耳刘戎粟,与刘戎粟如此这般地设计着对林韩成的陷害方案。

刘戎粟开始有些害怕,因为他毕竟是当时的战将之一,如此一来,又怕牵涉到自己。便迟疑地道:“赵大人,这样不妥吧?”赵高为他打气道:“怕什么?他林韩成如此待你,难道你一点怨气都没有吗?”刘戎粟还是不敢就范,便认真地对赵高说:“赵大人,说实在的,从林大人的本性和为人来看,我的降职应该不是林大人的问题,相信他不是这样的人。我只是无处发泄才怪罪林大人的。”

但赵高仍不死心,他一定要捏住这根诬陷林韩成的最好“导火索”。便对刘戎粟进行一哄二骗三恐吓:“刘大人,虽然你无法确定受处分是不是林大人的原因,但我认为他至少有这个可能,总不是李斯李大人、尉缭尉大人吧?更不会是我赵某吧?如果你把这件事推到林韩成身上,我保证你官复原职。否则……”

刘戎粟虽是一名武将,在战场上能冲锋陷阵,英勇杀敌;但在政治上却是一个胆小如鼠之人,不像赵高那样阴险毒辣。他更清楚赵高的为人,也知道赵高那“否则”后面的意思,便不情愿地上了赵高的贼船。

赵高为了把事情做“真”、做绝,采取同样的手段胁迫吴卓兵就范,使之成为刘戎粟第二。从不为自己着想的林韩成,又将面临着赵高另一条“罪状”的“控告”。

九月中旬,咸阳已连续下了两天的毛毛细雨,天气也渐渐地凉了下来。一天丑时,人们大都进入了梦乡。林韩成还在注视着几上的大秦边境图,考虑着边境的防务问题:匈奴为何又一次对我大秦兴风作浪、虎视眈眈呢?如果来犯,将动用多少兵力呢?如何用兵呢?一连串的问号在他脑中浮现。这位大秦帝国的太尉在为国家安宁、百姓祥和而绞尽脑汁……

此时,远处传来了鸡鸣声。他知道一天平安过去了,但明天呢?后天呢……还能这样平安度过吗?他多么希望销烟散去,干戈声息,百姓安居乐业!

林韩成躺在床上没多久,他的贴身护卫林剑波便接到了林韩成家里送来的紧急信件。林剑波拿着信件在林韩成房间外踱来踱去,太尉之门紧闭着,是敲还是不敲?敲,太尉太辛苦了,卯时才睡下;不敲,紧急信件,耽误不得,也真难为了这位二十多岁的小伙子。再等等吧,再等等吧,林剑波心想让太尉多睡会儿。

可是,心忧天下的林韩成不敢安睡,他休息一会便起床了。房门“吱呀”一声开了。林剑波见林韩成起来了,便上前躬身道:“大人,你就起来了?”林韩成忧心地道:“唉,睡不着啊!”林剑波关心地道:“大人,你辛苦了。”

林韩成看到林剑波手中拿着东西,忙问:“这是什么?”林剑波连忙回答道:“大人,这是你家送来的紧急信件。”说完递给了林韩成。林韩成忙问:“人呢?”林剑波道:“他看到大人还在熟睡,没敢惊忧。我叫他用过早餐后走了。”林韩成接过信件后,示意林剑波退下。

林韩成回到房间,打开信件,上面只写了十二个字:“家有急事,请速回家!林得福上”。这是他生平第二次接到这样的急件了,第一次是父亲逝世的噩耗;今天又接到同样的急件,会是怎么回事呢?是儿子找到了,还是别的什么急事呢?九年多了,他一直没有忘记想要找到心爱的儿子,林家唯一的传人——林木风。唉,如果是儿子回来了,催我回家该有多好啊!

不知道到底是什么紧急之事?林韩成真是急了。他立即吩咐林剑波道:“你赶快收拾东西,我去向皇帝告假,我们准备上路。”

林韩成只带着贴身侍卫林剑波,骑上骏马,向老家赶去……

虽然两天的阴雨已经过去,今天的天空格外晴朗,可谓秋高气爽,风和日丽,这样美好的天气应该给人以美好的心情。可是在林韩成的心里却是乌云密布、黑云压城。他心里在想:眼看匈奴蠢蠢欲动,而我家又接连出事,到底是什么原因呢?是不是因为我照顾家里太少?是不是三位妻子出了什么事?他恨不能一下子飞到家里。他感觉今天回家的路太长、太长……“驾,驾……”他扬鞭催马,骏马奋蹄前行。林韩成此时的心情,有如扬起的灰尘,模糊不清。

急驰的骏马驮着心情沉重的林韩成,很快地来到了林府大院,但在林韩成的心里,好像比平时要慢得多。两名家丁分别接过林韩成、林剑波手中的缰绳,林得福早已恭候在大门口。

林韩成急忙问道:“得叔,什么事这样着急催我回来?”林得福却慢条斯理地道:“老爷,这事还得与您慢慢道来。去厅堂向老爷禀报吧!”林韩成却着急道:“得叔,您就别卖关子了,好吗?”说着,来到了厅堂。主仆坐下后,林得福将林韩成妻子刘氏与家丁头领刘威敏见不得人的事,一五一十地告诉了林韩成。

原来,刘氏与刘威敏勾搭成奸后,胆子越来越大,到了明目张胆、无以复加的地步。众人看在眼里,气在心里,认为是在败坏林家几百年家风,给林家抹黑,让林家难堪,便纷纷向管家林得福“告状”,要求对他们俩人严办。郑氏夫人、魏氏夫人多次催林得福将此事告诉林韩成,要他火速回来处理。林得福知道林韩成忙于国家大事,难以腾出时间来处理。无奈事情更加激化,林得福不得不出此下策,催林韩成回家。

林韩成知道原委后,觉得的确有些棘手,好想对刘氏大发雷霆之怒。但他不仅理智地忍了下来,而且反省自己:是我对不起三位妻子,让她们受苦了。我对家庭照顾了多少?对妻子关爱了多少?而今,造成这种局面责任全在我林韩成,怨不得刘氏。

在他心里已有了解决的办法,但他还是尊重林得福:“得叔认为此事当如何处理为好?”林得福叹声道:“唉,老爷,这是老奴的责任,是老奴管理不到位,请老爷先罚老奴吧!”

林韩成感激地道:“得叔,别这么说,我们林家多亏有你啊!特别是父亲去世以来,您把整个心思放在林家了,林家理当好好感谢您的大恩大德呢!”林韩成知道如果按照礼教,犯这样的事情,当事人当被处死。这也是林得福无奈要求林韩成回来处置的原因之一。但林韩成没有这么做,也不会这么做。便对林得福说:“得叔,出这样的事,责任在我,我打算成全他们。”

林得福用惊疑的目光不解地问:“老爷怎么能如此处理呢?”等林韩成向林得福解释了他的想法后,林得福对林韩成佩服得五体投地:“老爷,您真是一副菩萨心肠啊!”

林韩成要林得福叫来刘氏和刘威敏。俩人愧疚地跪在林韩成面前,感到大祸临头了。不料林韩成叫他们起来,不但不追究罪责,反而要成全他们。俩人为林韩成如此胸襟而感到惊奇,感激涕泪。随即叩拜道:“感谢老爷不但不杀,反而成全我们之恩,您真是菩萨心肠,宽阔胸襟。我们将当牛做马,报答老爷!”

此事的处理,让林府大院的所有人感到非常意外,他们在指责刘氏和刘威敏的同时,更多的是被老爷的为人而折服。林韩成的做法在无形中给了他们一种幸福感。

入夜,月亮升起来了,虽有几分凉意,但林府上下有种温馨的感觉。林韩成与林得福座谈后,向妻子郑氏房间走去。林得福将林韩成送出大厅。

一件非常棘手之事,就这样在悄无声息中圆满解决了。无比舒畅的林得福,看到这皎洁的月色,心情更加愉快。他望着一轮满月开心地笑了。可是,这种笑意随即被惊魂所替代——一颗彗星从月亮中心直扫而过……

第二十章 彗星袭月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