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九章 力主正义

  隐官赵高,位低权重,不仅在经济上、政治上把持朝廷,而且倚仗嬴政,欺骗君主、陷害忠良、打击对手、欺压百姓,可谓一人宠之,万人恨之。可是,在嬴政的统治集团中,没有几人敢对他说三道四,只有暗地愤怒,不敢当面谴责。一时间,秦国上空“乌云密布”。

天生傲骨,一身正气的林韩成,却不把赵高放在眼里,敢于与他正面冲突,曾因修建皇陵一事一针见血地大骂赵高。

秦王政二十六年,在刚刚完成统一六国大业时,惯于献媚嬴政的赵高,又在皇帝面前建言修建大型宫殿——朝宫。

这天,他来到嬴政面前,奴颜婢膝地说:“皇帝,您是天下第一人,统治了幅员辽阔的江山,自盘古开天地以来,没有哪个能做到的事情,你做到了,将为万世所景仰。现在,我们应该好好地庆贺一番,大宴天下群雄。一来对有功之臣表示慰劳;二来对臣服之人表示慰问,这样才能显示出你这千古第一帝是何等英雄,何等大度!”

秦始皇细想,赵高这想法的确不错,便高兴地对赵高道:“如此甚好,你去着手操办吧!”赵高心想,皇帝这么爽快地答应了,那我得好好地为自己赚上一笔,立即道:“这样一来,皇宫里可没有这样一个地方能容下这么多宾客啊!”

秦始皇一想,的确如此。忙问道:“那你说怎么办呢?”这时的赵高故意卖起关子来。他一边拍着脑袋,一边慢条斯理地说:“我认为,我认为……”

秦始皇按捺不住了:“你认为什么?快说!”“我认为皇帝可以新建一处宫殿。”赵高边说边观察皇帝的脸色。

秦始皇立刻表情严肃地道:“又修建宫殿?现在的宫殿修的还少吗?”赵高认为可能这主意出错了,但又怕皇帝怪罪下来,便马上解释道:“皇帝,您想啊,我们现在所建的宫殿都是原来别国的模样,真正是本国特色的宫殿又太少。我们现在是大国了,应该有一座像样的宫殿啊!”

秦始皇心想,这小子说得也有些道理,便问道:“那依你之见,这宫殿如何建造呢?”可能是这君臣俩建造宫殿成癖了。赵高看到秦始皇的脸色柔和多了,便趁机道:“愚臣认为,圣上当在渭河南岸修建一座大型宫殿——朝宫。”

赵高看了一下秦始皇的眼色,而秦始皇正在注视着他,等他的下文。赵高便接着说:“那里风水很好,平地广阔,又有很好的水质,最适宜大型宫殿的建造。至于取名为‘朝宫’,微臣认为,一来皇帝每天要处理国家大事,有些事情要吩咐大臣们去处理,所以要有一个百官上朝的地方;二来皇帝是天下的明君,大秦周围的国家望圣上威名,一定有不少朝见、朝拜者。我们大秦帝国应当有一处像样的皇宫。所以,依臣愚见,宫殿建起来后,取名为‘朝宫’最好,请皇帝圣裁!”

此时,秦始皇龙颜大悦:“你这小子,你所说的正合朕的心意。作为第一代帝王,理当有帝王的气魄和威严。好,朕准了!”秦始皇抚摸了一下“龙”须,接着道:“赶快拟定一个建设方案让朕看看。”

赵高无比高兴地:“遵旨!臣告退。”

秦始望着赵高走出宫门的背影,高兴地称赞了赵高一句:“这小子总是能揣摩到朕的心思!”

此时,赵高也在笑着:笑皇帝如此好糊弄,笑自己如此聪明,又能捞上一把。殊不知,在他的笑声背后,会有多少人责骂他;他的笑声,会让多少人变成哭声和哀号声!

几天后,在朝堂上秦始皇在大臣面前威严地说:“自寡人登基以来,以眇眇之身,兴兵诛伐暴乱,赖宗庙之灵,六王咸伏其辜,天下大定。自今日始,寡人为朕,陛下为皇帝,呼万岁,命令为诏,即刻制命天下。”秦始皇话一完,群臣立即跪伏道“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之声震荡大殿,回荡皇宫。秦始皇哈哈三声大笑,表情无比得意。

秦始皇接着说:“为让群臣朝议,他国朝拜,更为奖赏诸位功臣,朕欲在渭河之南,修建大型朝宫。大臣们有何异议?”秦始皇察看群臣,只见大堂之上群臣躬身道:“万岁英明!”

当秦始皇正要开口往下说时,林韩成从队列中移步而出:“启禀万岁,臣以为不可!”

秦始皇不解地望着他,心想,你林韩成竟敢当着这么多大臣之面反对我,是何用意?有何居心?但又不好当面训斥,便不悦地问道:“你为何反对朕的旨意?”

“臣以为,皇帝天下初定,当以社稷江山为要,黎民百姓为重,以建朝宫为次。”林韩成跪地回答。秦始皇不高兴地:“其间有矛盾吗?”林韩成解释道:“群臣朝议,有地则行;他国来朝,有心则行。现在咸阳宫殿已是不少,今天下方定,百废待兴,国家应把心思放在国家振兴和人们安居乐业上。要重内容、轻形式。”

这时的秦始皇很不高兴了:“依你之见,朕成昏君了?”

林韩成心里装的是百姓,在威严的皇帝面前并无惧色,凛然道:“臣并非此意!请万岁想想,如果修建朝宫,必耗费无穷的财力、大量的物资、大批的劳力。如此,将造成国力空虚、物资匮乏、人力浪费。我们何不用这些东西放在国家建设和人们生活上呢?况且,咸阳城里已建无数宫殿,占用了老百姓无数富饶的田地。这朝宫不建也罢。请万岁三思啊!”

秦始皇龙颜大怒道:“林韩成,这事朕与一些大臣们商议过了,朕心意已决,你不必多言了。”当林韩成正要说什么,秦始皇立即严厉道:“你退下!”秦始皇面对群臣继续道:“其他大臣还有意见否?”

这时,整个朝廷之上已鸦雀无声,无一人再敢多言。秦始皇接着道:“如无意见,就此决定。朕已令中车府令、行符玺令赵高具体负责此事。”听到这里,朝堂上有人在窃窃私语了,而且议论声越来越大。

林韩成又站出来道:“万岁,这万万不可啊!赵高赵大人为人众所周知,奸诈、阴险、虚伪、贪婪,无所不用其极。如此浩大工程交由此人,将后患无穷啊!”

秦始皇怒斥道:“林韩成,有你这样说同朝官员的吗?公然诽谤他人,是何居心?”一个敢于持正义、说直话、无私欲、想百姓的忠臣,这时,在最高统治者皇帝眼中,竟成为了别有用心的小人。

林韩成没有为自己去考虑,他的心中只有国家和百姓。他还想冒死直谏,可秦始皇又开口了:“此事不再朝议了。其他大臣还有什么要奏的?”很显然,在秦始皇的话中已把林韩成排斥在外了。朝堂上无人再敢开口了,包括丞相和御史大夫。片刻宁静后,秦始皇宣布退朝。

赵高在精心设计着朝宫图纸,可谓建筑设计“大师”:仅前殿阿房宫就能容纳十万人,在里面运送粮食、酒菜等食用品得用车和马才能做到。前殿东西长达二百零七丈九、南北宽达三十四丈八,台基高达三丈五,其上面可以坐上万人之众。除此而外,还设计了梁山宫、兴乐宫等达一百零八处之多。可谓天下最大的建筑了。照此建设,每年动用七十万劳动力,得三十年才能完成。

几个月后,朝宫图纸设计完毕,赵高将设计图呈给秦始皇审批。秦始皇几乎看都没看就批准了,并对他大加赞赏:“赵高,每做一件事都合朕心意,朕要好好奖赏你。”赵高跪地谢恩后,趁机献媚道:“万岁,你是玉帝派到人间治理天下的,是真龙天子,当享受人间之福。你现在有关中宫殿三百座、关外宫殿四百座,另外咸阳之旁二百里内二百七十座。只有宫殿,可不能没有美女啊!”

于是,秦始皇在消灭六国后,就把六国的美女统统掳来,全都放在所造的宫殿之中。

林韩成得知“朝宫”的设计方案后,认为赵高是想搞垮刚刚建立起来的大秦帝国,便想去找赵高理论。

这天上午,林韩成得知赵高没有随皇帝外出,便轻车简从来到赵府。在赵府院外,被赵高的家丁拦住:“你找谁?”林韩成不怒而威,神情严肃地道:“我来找你们赵大人,请进去通报一声。”这名家丁狗仗人势,对林韩成严肃的表情不屑一顾:“赵大人没有在家,请回吧!”

这时,林韩成的侍从吴启良上前道:“你知道这是谁吗?他是太尉林韩成林大人,速速通报你家赵大人。”家丁听说是太尉大人,不敢不去通报,便对林韩成道:“请林大人稍等,小的这就去禀报。”

家丁很快来到了赵高跟前,躬身道:“启禀大人,林太尉求见!”赵高心想:为何林太尉亲自登门,难道他知道我在皇帝面前告状的事了?他想躲避,便忙对家丁说:“就说我没在家,到皇宫去了。”

家丁领命退出,来到林韩成身边,施礼道:“启禀太尉大人,赵大人已去皇宫了。”林韩成略带怒容道:“不要骗我,我知道你们大人在家。让开,我自己进去!”家丁想上前拦阻,被林韩成的侍从吴启良推到一边。这时,赵府的家丁围了上来,拔刀相阻。吴启良便拔出寒铁宝剑,怒斥道:“谁敢阻拦?”

赵高知道林韩成不达目的绝不罢休的脾性,早躲在门后看家丁是否拦得住他,如果拦不住,就出门相迎。看阵势,赵高只得亲自出面,硬着头皮出门迎接。来到大院门口:“不知太尉大人亲临,下官有失远迎,请大人恕罪!”赵高边躬身作了一个请的姿势,边假惺惺地对家丁训斥道:“太尉大人前来,为何不早点通报?”

林韩成与赵高来到客厅,赵高假装恭敬地道:“理当是下官拜见大人,怎敢劳驾大人屈尊呢?大人前来,定有什么吩咐吧?”

林韩成与赵高客套了几句后,便单刀直入道:“赵大人,你是皇帝的近臣,皇帝这么信任你,理当为皇帝大业着想,为江山社稷着想,为百姓福祉着想。我们秦国刚刚将六国统一,还有许多大事要做,为何只想着挥霍大秦的财力呢?你三番五次怂恿皇帝修建宫殿,现在秦国的宫殿还少吗?你知道建这些宫殿要花多少钱、多少人力才能建成吗?”

赵高假装恭敬地道:“林大人,您错了,赵某只是一个小小的为皇家掌管马车的臣子,何德何能啊?不像林大人这等位列三公之人。只有您们说的话皇帝才能听得进去啊!赵某的所作所为全是皇帝的吩咐,没有皇帝的旨意,下官是不敢妄为的。”林韩成痛心地道:“现在的宫殿建得实在太多了,如果再行建造,将又有多少百姓流离失所啊!现在咸阳城的乞丐还少吗?”

赵高心想,听林韩成的口气,看来他还不知我赵高已奉皇帝旨意查办宫殿建筑材料被盗贼一事。他今天敢上门“兴师问罪”,说不定哪一天他会直接向皇帝告我御状,我得先下手为强,首先将其掰倒,以除后患。于是,赵高表面上奉承林韩成:“大人说的极是,林大人胸怀天下,心忧百姓,是下官效法之楷模。今后将竭尽全力为国家着想,为百姓着想。”

林韩成虽然不知道,那天秦始皇在朝廷上所说的“这事朕与一些大臣们商议过了”这句话所指的“大臣们”究竟是谁,但他知道赵高的为人,其中肯定有赵高的份,只是没有真凭实据。所以,他今天来的目的,也只想对赵高进行旁敲侧击,希望能对他的为人有所改变。林韩成听到赵高这么一说,稍有宽心,便起身告辞:“我代百姓谢过赵大人了,希望赵大人能表里如一。告辞!”

赵高起身答礼道:“林大人请放心,下官说到做到!大人慢走。”赵高将林韩成送到门外。

狗是改变不了吃屎的,而赵高却是一只贪婪、疯狂了的狗!

第十九章 力主正义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