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三章 揖别恩师

  转眼间,林木风在灵岩寺过去了六年。

林木风在这太白山上度过了十五个春秋,历经了十五度寒暑。眼前的林木风已是七尺男儿,英俊潇洒,气宇轩昂,玉树临风;那浩然正气,勃勃英气溢形于表,颇有林家遗风。看他那手握木棒,身披长袍,迎风傲立的飒爽雄姿,有光风霁月之像,万物形成确立之势;有号令天下,首领群雄,为人景仰之威。只是脸上的天真还未褪尽,几分孩子气让他显得格外可爱。

这天深夜,林木风练完武功回到房中,久久不能入睡,拿起桌子上的孟轲《尽心》看了起来。他非常崇拜孟子的学说,对孟子的“王道”特别感兴趣,“行仁政而王,莫之能御也”的思想在林木风的头脑中深深扎根;同时“善端”思想已成为林木风的信条,加强“尽情”修养,以培养出了两位师父提出的“浩然正气”。在林木风的心里,就是要在武功和人性修为上达到“天人合一”的理想境界;尽己所能,在武功上打击邪恶,用正气影响他人,这样才不负两位恩师对他的精心培养。

林木风在勾勒着下山后所要做的事情……

林木风在丰富的想象中渐渐进入了梦乡:首先进入梦中的还是他那晚在“母狼”怀中幻现出的三十多人被屠的惨烈场景;再次是一位白发仙人向他指点迷津,似乎很清楚在告诉他以后要做的事情。

在梦幻中这位白发老者面容慈善,态度和蔼,有如亲人般的感觉,但他的话似乎又不容拂逆;还有一个进入他梦境的,是一位从墓穴中冉冉升起来的少女,长发披肩,面容娇艳,眉目含情,楚楚动人。她在向他飘来,投向他的怀抱;他下意识想把她抱住,一忽儿消失在他的怀中,抱了个空……林木风从梦中惊醒了。

他回想着梦境中的一幕幕情景,有惊魂、有惊疑、有惊喜,也许这一切可能与自己有着密切关系。他急于想了解这一切,特别是那惨烈的一幕,已两次进入他的梦中,更让他有种揪心的感觉,他不解、迷蒙、困惑。

林木风早早起来,来到师父智禅大师房中,将梦中所见到的情景述说后问:“师父,你能告诉我过中原因吗?”

智禅大师语气很是温和地道:“孩子,你就要下山了,师父把一切真相告诉你吧!”林木风迫不及待地:“师父,什么真相?您快说吧!”

智禅大师缓缓道来:“孩子,这事的确与你有关,但你要控制好自己的情绪,不要难过。”林木风道:“师父,您说吧,我会把持好自己的。”智禅大师将林木风的家庭背景及身世和盘告诉了林木风。

当林木风知道自己的身世后,悲切地问道:“十五年了,我还不知道父母长什么样,身体怎么样?白幻魅影爷爷,我是该恨还是该爱你呢?”智禅大师安慰道:“孩子,赵抗爷爷虽然是不切情理的举动,可他是受神仙之托将你带上山来的,你当好好报答赵爷爷之恩呢!”

林木风不解地问:“此话怎讲?”智禅大师感叹地道:“孩子,赵爷爷对你的养育之恩尚且不说,他还为你们林家保住了你这根独苗呢!”林木风更加不解了:“师父为何这样说呢?”智禅大师道:“孩子,你母亲虞氏在生产你时因难产而不幸;你父亲林韩成原是皇帝面前的太尉大臣,位列三公,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你父亲刚正不阿,忠贞不二,上辅皇帝,下爱百姓,是当朝有名的忠臣,后被奸臣赵高捏造你父亲‘三大罪状’而被皇帝诛杀全家。你所梦见的凄惨情景,就是你家满门抄斩时的实情。所以说幸得你被白幻魅影赵爷爷带到这里,不然,你也难逃此劫啊,孩子!”

这时,林木风再也控制不了自己的情感,“哇”的一声痛哭了起来,十五岁的林木风毕竟还是个少年呢!是啊,听到家中出现如此悲惨的情况,谁还能抑制得了自己的情感呢?智禅大师慈祥地道:“孩子,哭吧,哭出来会好受些。”

林木风伤心地哭了一通后,咬牙切齿地道:“此仇不报,枉为人子!师父,你放我下山去吧!我要诛赵贼、杀嬴政,为我们林家三十余条人命雪恨!”智禅大师宽慰道:“孩子,固然嬴政可恨,赵高可恶,但好男儿应以天下为己任,不要被仇恨泯灭了心智,还有更多、更大的事情等着你去完成,不能凭一时冲动,逞匹夫之勇。‘心志统气’‘内圣外王’方能成大器、办大事。师父希望你能成为顶天立地的英雄男儿,而不只是报私仇、泄私愤,心无大志的庸人。”林木风听了智禅大师之言后半天不语。虽然师父说的很有道理,但还是一时转不过弯来。

林木风在襁褓之中就离开了林家,对祖父、对父母、对林家,并无丁点印象;但毕竟血浓于水,内心还是难以接受这样的事实。

师徒俩相对无言,静坐片刻后,林木风才挤出了“师父,我要下山”的话。智禅大师道:“好吧!孩子,师父答应过你,你已满十五岁了,是下山的时候了。收拾一下,明天下山去吧!”林木风连忙躬身施礼道:“多谢师父恩准!”

这一夜,林木风几乎是在失眠中度过的。他想起了智禅大师白天所说的一切,想起了林家显赫的先祖、忠诚的父亲,却遭此悲惨的结局;想起自己出生“食母”、长大失父、山中成人、“百兽亲情”、师父授艺,可悲乎?可喜乎?我林木风自己也说不清、道不明。明天就要下山了,十五年来,对这太白山上的一草一木有了深厚的感情,对这里的兽禽有了无限的亲情,真舍不得离开“他们”啊!特别是养育了我十五年的两位“爷爷师父”和亲如兄弟的师兄们,他们是我的亲人,更不忍离开他们啊!

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在羽翼的庇护下,永远只是一只不能高飞的雏鸟;是雄鹰,就得展翅翱翔。我是林木风,就应该去寻找属于自己的世界!

清晨,林木风拜别智禅大师,多年的情感如泉水喷涌,挥泪道:“感激爷爷的养育之恩,徒儿会常来看您的。木风就此拜别!”智禅大师扶起林木风:“孩子,所要说的两位师父都给你说过了,去闯自己的世界吧!”林木风与智禅大师挥泪相别。当他与师兄们告别时,可今天的灵岩寺与往常清静了许多,只有几个做杂役的师兄在家。林木风没去了解原因,一心只想下山去。和在寺的几个师兄告别后,往曾与白幻魅影共度了九年时光的崖洞奔去,他要在白幻魅影坟前与师父爷爷叩头道别。

当林木风穿过原始森林时,突然一伙蒙面人围了上来,其人数不少于二十人,有人从树上跳下来,飞舞棍棒,向他头部直劈下来;有人在他腰部前促后截;有人用木棍直扫他的下部……

这时的林木风,已不是六年前在勉镇大战七女峰强盗时的林木风了,他处变不惊,临危不乱。当棍棒就要接近他时,一个“猴子摘桃”,人已在一丈多高的树上,避开了众人来自各方的攻击。如果林木风只想逃走,只要施展上乘轻功,这些人是无法拦住他的。

林木风心想,刚刚下山就遭到敌人如此强势攻击,正好试试自己到底有多大“胃口”,能应付多少敌人。他从树上跳下来,先是以避让为主,被动应对敌人的猛攻。他在看清对方的棍法和路数,再对症下药各个击破。正因为怀有这样的想法,加上应敌经验不足,使他处于处处挨打的被动局面。好在他有上乘真气护体,不至于受伤。同时林木风还想,面对这么多的敌人,也正好趁机对自己所具备的武功全部测试一次。

因为林木风的侠骨柔肠,没有想要置敌人于死地,所有力道都以打倒或击伤对方为目的。他首先运用白幻魅影传授给他的霹雳开山掌,一掌向快靠近的敌人拍去,敌人没料到他会弃棍用掌,被这一掌振飞六、七尺远,幸被一株古树拦住,才不至于倒地。在他拍出霹雳开山掌的同时,其余敌人正在向他攻来,不少棍棒击在他的身上。此时的林木风有了疼痛难忍之感,他立即运用“蟒蛇钻洞”的功夫,爬出包围圈二丈多远。

他运用“气化神灵”,让真气运行小周天,身体顷刻复原如初。他体会到在敌人集中攻击之时,不能只运用招式。但他还想试试柔骨棉花掌的威力。他从树上跳下来,在对准一名敌人击去后,立即跳出包围圈。只见那被击中的敌人软绵绵地坐在了地上,无力动弹。就在此时,幸亏林木风有了第一次经验,避开及时,不然又会棍棒加身,因为周围的敌人已向他挥棍直上。看来这两种掌力劲道虽大,但在应对众多敌人时,必须与其他武功结合使用。

林木风还想测试一下“混元金钢”。在树上,他将真气运行一大周天,形成混元金钢硬功后,跃入敌群之中,在他的身体一丈周围,形成了一个巨大的球状气场。在此范围内人被震倒,棍被震飞,其他敌人近前不得,有如一堵无形铜墙铁壁,把他们生生隔断。林木风就像处在真空中一样,任何人无法近前。

当然,就目前情形看,“混元金钢”只能保护自己,如果不继续提升,巧妙运用,还是不能达到消灭敌人的目的。

林木风还要验证一下“凌云虚步”。他收回“混元金钢”功,敌人压力骤减,一下子,敌人又扑了上来。这时的林木风还没来得及将“混元金钢”功转化为“凌云虚步”,又被迫施展轻功跳到树上。不一会,只见林木风从树上向空中飘逸,若如飞鸟一般自由飞翔,地面的敌人对他无可奈何。

至此,林木风将自己所掌握的主要武功,在对敌过程中都运用了一遍。他深深地感觉到,各式武功之间还没有达到变换灵活、运用自如的境地,有脱节、难兼用的现象。

林木风收敛“凌云虚步”,回到地面,准备用猴蛇功和霹雳开山掌、柔骨棉花掌混合运用,打退敌人。不一会,敌人受伤了好几人。他们便变单个攻击为阵势对抗。一时间,林木风便无可奈何,讨不到半点便宜。但他天生聪颖,头脑灵活,立马跳到树上,运用“气化神灵”,将自身功力提升极至,再运用霹雳开山掌、柔骨棉花掌猛烈攻击敌人,用凌空虚步和猴蛇功巧妙地避敌攻击。一个时辰后,敌人受到了很大伤害,破绽越来越多。几番周折,终于将敌人的阵营突破瓦解。

此时的林木风意欲乘胜打击,可“敌人”突然摘下面罩,林木风哪里料到,出现在他面前的,竟是与他日夜相处了六年之久的师兄们。一位年龄较长的师兄名叫觉慧,来到林木风身边,握着他的手说:“小弟弟,恭喜你尽得师父真传。”说完像哥哥对小弟弟一样热情地拥抱着他。论辈份只有林木风才是智禅大师的弟子,其他“师兄”只能称智禅大师为“师曾祖”了。

觉慧接着道:“是师曾祖吩咐我们一来相送小弟弟,二来考验你的武功,如能将我们击败就放你下山。否则,将你留在寺里,等你练好武功后再说。可喜的是你终于可以下山了。”林木风高兴地道:“多谢各位哥哥手下留情,日后我林木风一定报答哥哥们六年来对我的细心照顾。今天要与各位分手,心里万分不舍,我会常来看望你们的,也请各位哥哥好好照顾师父他老人家。”说完,林木风已是热泪盈眶了。

一位十五岁的少年,自今日起,林木风将独自一人去面对陌生的一切,是吉是凶都难以预料。想起师父和这些哥哥们的悉心照顾,他怎能不泪如雨下?师兄们异口同声地道:“弟弟,别难过,我们永远是你的哥哥。”林木风哭得更伤心了,觉慧安慰道:“别哭了,今后有什么困难,你就来灵岩寺吧,哥哥们为你做主。”觉慧为他擦去眼泪,接着道:“木风,从刚才我们试探你的武功看,虽然都是上乘功夫,但缺乏连贯性和灵活性;同时,对敌人还不够狠,希望你今后更加勤奋,练就更高的武功,达到更高的境界。对真正危害人们的敌人绝不能讲仁慈,要坚决消灭。”林木风道:“弟弟记下了,你们回去吧,替我好好照顾师父!”林木风与师兄们挥泪道别。

林木风回到崖洞,在师父白幻魅影坟前拜别后,向咸阳老家疾驰而去……

第二十三章 揖别恩师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