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二章 文武双修

  在灵岩寺的六年时光里,智禅大师没有忘记至交好友白幻魅影临终时的嘱托,把林木风当成了亲孙子、乖徒弟,悉数将自己近百年的武功传授给了林木风。

因为两位恩师的特别关照,小小年纪的林木风在功力上几乎是白幻魅影的化身,武功上秉承了两位百岁恩师的衣钵。无论硬功、软功,还是轻功,两位恩师的心法已烂记于心,林木风的天赋异禀,加上白幻魅影的苦心培养和智禅大师的悉心指点,已可位列当今武林出类拔萃的高手了,所欠缺的就是灵活运用和临场经验。

林木风还没有去江湖历练,与七女峰强盗一战,是在师父白幻魅影的庇护和指点下对敌的。每当想起那一战,林木风记忆犹新,而且追悔莫及。如果没有师父的舍命相护,去世的不是师父,而是他自己了,他恨自己害师父丧命,更恨强盗灭绝人性。当然,这世界上没有假设。对师父去世的伤感,加上白幻魅影的附体,林木风已是一个大人的意识和思维了。遵照白幻魅影临终时“练武习文”的教诲和智禅大师循循善诱教导,林木风习文用心、练武用功,修身求严,这位十来岁的小伙子可谓文韬武略了,更难能可贵的是有了自己的思想。

每当东方露出鱼肚白时,林木风就来到后山练武,他把两位爷爷师父教授的武功融会贯通,融为一体,渐渐地成为了自己的东西。

一天早晨,林木风将武功练了一遍后,再将自己的心得熔为一炉,达到了无物无我,包藏天地,如入混沌渺茫、恍惚杳溟、洪蒙未判的空灵境界;一灵独觉、奇幻频生、妙趣叠起,灵感如泉涌,心灵净化无尘,人格完美无缺,智慧升华无界,五眼六通,神功异能如决堤之水,得到源源开发,似三魂出窍,七魄脱壳,成就为纯阳之躯。此时的林木风已达到了天人合一、物我一体的无上境地,感觉整个灵体就在无穷无尽宇宙苍穹之中。精满不畏寒、气足不思餐、神旺不需眠,如沐浴在春风里,心澄目清,充满正气、充满力量、充满智慧。

这种境界是多少武林人士梦寐以求的,有些人穷尽一生也无法达到如此境界。林木风兴奋不已,此时的他有如神仙般的感觉,好像已拥有了整个世界、整个宇宙。这是两位师父培育的结果,是林木风苦练的结晶。

他好想把这一消息告诉白幻魅影,但他这位恩师早已与他融为一体,已在为他高兴。林木风清楚地知道,这只是他成功的第一步,后面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必须不断升造,不断提高,超越自我。

当林木风还沉浸在自我欣赏、深沉考虑之时,山下传来了师兄们吃早餐的叫唤声。他回到了现实中,飞速跑下山来,把这一情况告诉了智禅大师。智禅大师听了他绘声绘色的描述后,心里异常欣慰:“孩子,两位师父的心血没有白费,你知道这种境界叫什么吗?”林木风摇了摇头道:“不知道,请师父告诉徒儿吧!”智禅大师道:“孩子,这叫‘气化神灵’,这是练气的最高境界。多亏了你白幻魅影爷爷把百年功力全部传给你了。好多武林人士至死也达不到这种境地啊!”

林木风心中无限感激地道:“爷爷用心良苦,木风矢志不忘,一定谨遵爷爷教诲,把武功用在正途上。”智禅大师道:“孩子,学无止境,你不能就此满足,还要勤学苦练。外面有许多我们意想不到的事情,会遇到不少武林高手,所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满足是最愚蠢的想法,要时刻提高自我,超越自我。”林木风应声道:“师父,木风是不会满足于现状,我会把您的教诲当作座右铭!”智禅大师高兴地道:“孩子,早餐去吧!”

智禅大师的话勾起了林木风不少思想:师父之恩何以为报?武学境界究竟是一个怎样的世界?我又怎样才能超越自我?其实,在林木风心中还有一个最大的疑问——我是否有父母?如果有,容貌怎样?现在生活如何?以前他多次想向白幻魅影问这个问题,而当时白幻魅影对他百般疼爱,不想让老人家伤心。现在,他多么渴望能在智禅大师这儿找到答案。但智禅大师总是以“到时再告诉你”而拒绝。唉,我林木风到底有无父母?是狼孩,还是虎崽?总不是石头缝里冒出来,或地底下钻出来的吧?总该有个答案吧?唉,别想那么多了,反正不久就要下山了,到时候再去问师父,总该告诉我了吧……

夜色已经深沉,四周虫儿蝍蝍,远处不时传来阵阵虎啸狼嗥。林木风达到了物我皆忘的境地,他感觉到自己在苍穹中飘逸,在宇宙间遨游。仙女在嬉戏打闹,蛟龙搅荡着海水,虾兵蟹将在水中对阵;而人世间却是一片凄惨悲凉,厮杀声、啼哭声、金戈铁马声混成一片;有人沿街乞讨,也有人住在华美的宫殿里寻欢作乐,好一幅人间“众生相”。

他在与大千世界沟通、交融。遨游一周后,回到了原点。这时,一只母狼来到了林木风身边,他好久没有闻到这熟悉的声音和味道了。狼舌在他的脸上舔来舔去,舐犊深情可见一斑。林木风本来就是“百兽之子”,他见百兽深意,百兽见他情浓。这太白山的每一处都是他的“家”,哪里都有他的亲人。

如果说林木风真要离开太白山,会像当年白幻魅影一样不忍不舍。林木风与狼抱坐在一起,他依偎在“母亲”的怀里,亲切、幸福之感由然而生,这种久别的感觉让他渐渐进入了梦乡。

在林木风潜意识里,幻现出惊人一幕——一户人家三十多人被杀的惨烈场景,但又很模糊。他感觉到害怕,但更多的是伤心,便放声大哭起来。

“狼母”舔着他的泪水。林木风被自己的哭声和“狼母”舔痒惊醒了。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梦中那惊人的一幕还浮现在眼前,情不自禁地抱着“狼母”放声大哭起来。“狼母”一边为他舔泪,一边低嚎着,好像在安慰孩子。

人与动物尚能如此,可是人与人之间呢?难道只有杀伐才能解决问题吗?难道就不能和平相处吗?林木风的心久久难以平静。这一夜,林木风是在“狼母”的怀里度过的。

天快亮了,林木风依依不舍地让“狼母”离去,好久,好久,林木风的心才静下来。又开始了练功,他要超越自我,让武功再进一层。

林木风凝心静气,让真气循环一大周天后,把两位师父传授的硬功心法练习了三遍。突然,他感觉到肌体在膨胀,骨骼在增大,血脉在偾张,浑身有一股宏大的力量在向上散发,耳边只听到身体四周的树枝在沙沙作响,枝断叶落,在周围一丈范围内形成了一个巨大的球状气场。

突然,一只灰色的野兔窜来,径向气场撞去。“乓”的一声,野兔被撞飞好几丈远,脑浆并溢,倒在地上。周围的小石头、土块都被气场“清理”干净了。林木风嘘气停下,觉得自己的功力又前进了一层,他把这种功力自命为“混元金钢”。因为这武功混合了两位恩师的武学精华,以气功为铺垫,有如刀枪不入、外力莫侵,一道无形钢铁般球状气场。林木风为自己能将恩师的功力化为己用,并能自我提升而高兴。

回到灵岩寺,他把过去一天的事情全部告诉了智禅大师。智禅大师对他的幻觉没有过多的解释,因为现在还不是告诉他的时候,只对他练就的新的武功大加赞赏,并鼓励他道:“木风,你这是一个很好的开始,希望你进一步用功,把你师父和我所传授的很好地结合起来,创造出属于自己的东西。”林木风道:“师父,徒儿记住了您的教诲,一定超越自我,创造辉煌。”智禅大师欣喜地道:“所谓超越自我,就是永不停留。这样,你就能战胜任何敌人,战胜自己,达到无上境界。”林木风自信地道:“孩儿定不负师父所望。”

林木风心想,师父所严格要求的,就是我毕生所追求的,一定要做让师父满意的徒弟。他认为就目前而言,在轻功上还要再进一层。虽然现在已能做到轻于燕、快于猴,但还没有发挥到极至,还有很大的空间。

这天晚上,林木风如猴子般爬跳到灵岩寺顶,练习着两位恩师传授的轻功心法。他把心法与猿、猴、猩敏捷的蹿跳动动作和壁虎、蜥蜴、蛇的爬行动作联系起来,再行练习。其结果只达到快、敏、准的效果,再难以向高层次发展。他为此而苦闷,难道我的轻功就只能如此了吗?在五年前就基本达到这程度了啊!这不是他想要的结果,林木风静下心来重新思考。

清新的晚风徐徐吹来,加上“气化神灵”驭气术,使他的心灵达到了极为罕见的虚幻境地……

这时,老子李耳的《道德经》对他起了莫大的作用,特别是那句“有无相生,难易相成,长短相形,高下相盈,音声相和,前后相随。恒也。”对他更有启迪,便将其融入轻功练习之中。忽然,他的身体离开了屋顶,能在空中飘浮,用意念能控制自己的重力了。此时,还只能上下浮动,并不能左右横移,但这已是一种质的飞跃了。

于是,他又想起了庄子庄周的《逍遥游》“日月出矣,而爝火不熄,其于光也,不亦难乎?时雨降矣,而犹浸灌,其于泽也……”,他把“气化神灵”勤加苦练,无限放大,使其达到日月之光芒,时雨之能量。渐渐地便能左右移动了。

有了基础,只要坚持不懈,假以时日,便能达到目的了。在以后的时间里,他把轻功作为了“主修课”。经过几个月的努力,林木风的轻功达到了可以自由飞翔的地步,他为其命名为“凌云虚步”,意为可以凌云驾雾,任意迈步。

在灵岩寺几年岁月中,林木风始终没有忘记文武兼修,白天习文,晚上练武,从未间断。智禅大师也常为他讲解修身之法、做人之道,使他的人格、人品有了质的飞跃。

几年下来,林木风无论在武功,还是为人上,达到了武林中少有人及的地步。

第二十二章 文武双修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