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四章 凄情惨景

  秦王政三十二年三月清明节前夕的一天下午,一位翩翩少年出现在咸阳窑店,他在毕恭毕敬地向人们打听着林府的位置。可是,没有一人愿意回答这么简单的问题,一句“不知道”后,便像避瘟疫似的唯恐避之不及。

林府,一个显赫了几百年的名门旺族,于六年前的一夜之间,在咸阳的户籍上突然消失,在很长一段时间,人们不知道原因,后来才传闻:一直效忠于嬴政的林家,出了“大奸大恶”之人,而被皇帝下令满门抄斩,并且不准为其收尸。三十多具尸首熏得窑店附近臭不可闻,无人敢近前。

六年来,无人敢提及“林府”,生怕沾上晦气。所以,即便是林府的唯一传人——林木风回到老家问及林府,也无人敢回答他。当然,人们并不知道这位英俊少年是林府什么人,而是觉得他好生奇怪——为何偏偏打听起林府来?

林木风好生纳闷,师父智禅大师明明告诉他林府就在窑店附近,为何每个人都说不知道呢?天色已晚,举目无亲的林木风只得夜宿在一处破旧的庙宇里。

进得门来,发现此庙供奉着太上老君。为何会被荒废呢?林木风来到神像前,向太上老君神像叩了三拜。因林木风五岁时,在太白山老君庙见过这位爷爷,而且误食了他仅有的一颗“四世还魂丹”,当时的情景还历历在目。林木风顿时有了亲切感,好像见到了久别的亲人,口中喃喃地道:“爷爷,您怎么在这里?”

庙里仅有一支烛光,摇曳昏暗。林木风仿佛听到了回答:“孩子,爷爷特地在这里等着你啊!”林木风惊疑地道:“您知道我会来这里吗?”太上老君道:“你这不来了吗?”林木风以恳求的口吻道:“爷爷,那天我因为实在太饿了,偷吃了您的仙丹,求您别怪我,好吗?”太上老君道:“孩子,那粒仙丹本来就是为你准备的啊,爷爷怎会怪罪你呢?”林木风娇气地道:“爷爷,您真好!”

虽然白幻魅影把武功和心智神传给了林木风,但他毕竟还只是个十五岁的少年,撒娇是孩子的天性。说到一个“饿”字,此时的林木风的确感到有些饿了。因为他到现在戌时还没吃中、晚餐呢!在他心中,太上老君就是亲人。便娇情地对太上老君道:“爷爷,我好饿啊!”太上老君道:“孩子,香案上有斋供,你拿去吃吧!”太上老君手指香案,一碗热气腾腾的斋供便立即出现在香案上。林木风迫不及待地拿着斋供大吃起来,虽然无菜,但他吃得很香。

林木风边吃边听太上老君唠叨:“孩子,今后你要学会照顾自己,而且凡事要学会动脑子去探求真相,明辨是非,解决问题,不要轻信他人,凭自己的臆断……”太上老君的话还没有说完,一大碗斋供已进入林木风的腹中。林木风道:“爷爷,我定会谨记您的教诲,做一个分辨是非,伸张正义,顶天立地的好男儿。”

这时,烛光已灭,庙宇里一片黑暗。吃饱了的林木风已昏昏欲睡,他实在太累了:一大早起来与师兄们一场“恶战”,又跑了几百里路,下午又打听自家的住址,直到现在才休息。他进入了梦乡。在睡梦中,太上老君为他指点了“林府”的方位。这一觉,他睡得好香、好沉。

第二天清早起来,林木风发觉自己原来是睡在一块荒草地上,哪有什么庙宇、太上老君神像?但昨天空腹的他,并不觉得有什么饥饿之感。看来,晚餐还是真的。这里本来就没什么庙宇,而是太上老君变化而成的。

林木风按照太上老君指示的方位朝林府走去。在他身后,人们纷纷猜疑:这人是谁?为何一个人朝“林府”而去?这么多年无人敢去的地方竟敢一个人前往?他是不是得了失心病?但看他的衣着、气度并不像有病之人。他与林家到底有何关系?有何渊源?莫非……

是的,人们并没有猜错,他就是十五年前林家那半夜失踪的孩子——林木风。真是皇天有眼,为忠良留下了后代,为江湖留下了英豪,为百姓留下了期盼,为国家留下了栋梁。

林木风独自一人来到了林府。前坪已是荒草茵茵,根本看不到人活动过的痕迹;两只石狮和台阶已长满绿苔,“林府”两字脱落成“八寸”字样;大门油漆已有驳落,两只张着血盆大口的铜狮门环已锈迹斑斑。

推开大门,一股巨大的霉味和尸体腐臭味扑鼻而来;呈现在眼前的景象更加惨不忍睹:一只只硕大的老鼠在一具具尸骨旁打斗嬉闹;一条条巨蛇在裹着尸体骨骼的衣服内爬进爬出;大如蚕茧的蛆虫在尸脑的七孔中爬出爬进;一团团苍蝇在围着只剩下臭味的骨架和沾着臭味的衣服嗡嗡地叫着;地上的鲜血早已渗透地下,成为了一片片红土……屋内家实已是厚厚的一层霉和灰尘,有些已被老鼠咬坏或腐蚀,一触即碎;屋顶上的瓦片已被老鼠翻了过遍,形成了筛子似的“天窗”。偌大的林府大院,俨然成为了蛇、鼠、蛆虫和苍蝇、蚊子的天堂,都“养”得“膘肥体壮”。见此情景,林木风当即昏了过去。这时,鼠、蛇、虫等都往林木风身上爬来,两只硕大的老鼠开始啃他的手指……在痛痒中,林木风被惊醒过来。幸得他小时候就百毒不侵,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如此惨状,当然是大阴谋家赵高精心设计的“产品”,无道昏君的杰作。

惊醒后的林木风陷入了极度悲伤之中,在他脑中产生的第一个念头,就是要先找到父亲的尸骨。已换成了家服的林韩成,让林木风难以确认。头脑聪明的他认为可以从三个方面去辨认:首先还是在衣服上,虽然换成了家服,但父亲毕竟是主人,应该比下人们的衣服质地要好;其次是身高,当与儿子的身高相差无几;再就是位置,父亲生前为太尉,事前未得到任何消息,应该不会出门“相迎”,被杀时可能在厅内。据此三点,倒在厅堂中的遗骸当是父亲了。

林木风跪在父亲的尸骨边伤心痛哭起来:“父亲啊,十五岁的孩儿没有一天在您的身边,既没有尽孝于堂前,又未能呈欢于膝下,是孩儿之大罪。本可叙天伦之乐,行儿子之孝,无奈始皇昏庸,奸人当道,一代忠臣枉死刀下,成为冤魂,与孩儿阴阳两隔。父亲啊,孩儿一定诛贼擒魔,为父伸冤!今儿将您安葬,让您能安心地去极乐世界。”

就在此时,林韩成的头颅泛出绿色,上颔骨边流出了殷红的鲜血,这就更加证实了是林韩成的尸骨。林木风强忍悲伤,将父亲安葬于后山之中。按照同样的方法,将郑氏和魏氏两位姨娘予以安葬,其他人便按男性和女性分别予以安葬。

林家在窑店百余年深得人心,这样世代为官的大户人家不仅不以势欺人,而且每当逢年过节要对当地贫困人家给予施舍。在林家被满门抄斩后,不少人放声痛哭,有些人家还为林家立了牌位,也有人去林府收尸,被当时看守的官兵压了回去。

曾有一位名叫李仲叔的中年男子,带领几个后生从林府的后墙翻过去,为林府掩埋尸体,在刚偷偷搬出一具尸体时,就被看守的官兵发现。这些官兵狠狠地将他们毒打了一顿。从此,再没有人敢去林府了。而官兵仅守了两天就被林府之“鬼”吓跑了。所以,当林木风问及林府时,没有人敢告诉他。

现在人们看到这位不畏官府和鬼怪的年轻后生,在为林家掩埋尸骨,便纷纷前来帮忙。仅三天时间,林府上下三十六具尸骸全部安葬。当掩埋完最后一具尸骸时,林木风拜谢各位乡亲:“各位乡亲的大恩大德我林木风永生难忘!木风无以为报,请受此一拜吧!今后,各位乡亲如有为难之处,我一定竭尽全力,引泉相报!”这时,乡亲们才恍然大悟:原来,他就是林家失踪十五年的男孩。

一位老大爷走了过来,握着林木风的手,激动地向乡亲们高声道:“林家有后人了!林家有后人了!”大伙既为林家悲戚,又为林家高兴。

也许朝廷早已将林家忘得一干二净,林家骨骸已安葬了十多天,并没有见官府上门询问和责难。但林家有后人的消息不胫而走,很快在窑店传开了,人们纷纷前来看望这位林家少爷,不少好心人为他送来了粮食和蔬菜,一些青壮年男人帮他清扫环境,重建家园。

这天下午,天地一片昏暗,凄冷的北风吹在人们的身上,感到一丝丝寒意;可吹在林木风心上,感到的是一阵阵寒心。他在家中清理着父亲的遗物,仔细端详着父亲经年征战沙场的铠甲。可以想象当年的父亲是何等威风,他仿佛看到了父亲上阵杀敌的塵战画面:在千军万马中,父亲冲锋陷阵,飞舞手中的长戟,将一个个敌人斩杀,没有敌人敢上前对阵;父亲如入无人之境,直取敌首首级,敌军大破,为秦嬴政赢得了战争的胜利、六国的统一……

这时,一位身着便服,年过五旬,但有几分威武和雄浑的人来到了“林府”。看到“林府”一片凄凉衰败的情景,不禁悲从心来——

昔日的林府是何等的热闹。而今,过去的欢声笑语,被呼啸的北风所取代;鸟语花香,被血腥味所替代。他极度悲愤和自责,忍不住放声高喊道:“林将军,您在哪里?不是人的下属吴卓兵,看您来了!”

他脚步踉踉跄跄地朝大厅走去。林木风闻声而出,见到吴卓兵如此模样,生怕他跌倒,连忙上前相扶,小声道:“请问,您是……”吴卓兵不答反问:“有将军灵牌吗?”林木风伤感地回答道:“暂时还没有。您能告诉我是谁吗?”吴卓兵还是不答反问道:“小伙子,你是林家什么人?”林木风恭敬地答道:“林韩成是我父亲。”听到这话,吴卓兵眼中放出了光芒,不敢相信地问道:“你是将军的儿子?是一生下来就失踪了的劲草木风?”吴卓兵欣喜若狂。

林木风感觉他与父亲很熟,忙问道:“您是谁?与我父亲有何关系?”吴卓兵悲喜交集:“孩子,十五年了,终于见到了你!”他有如见到了亲生儿子一般地拥抱着林木风。

林木风恭敬地邀吴卓兵坐下,吴卓兵将全部真相告诉林木风后,自责道:“是你叔叔被‘怨恨’和利益蒙闭了双眼,蒙昧了良心。叔叔有罪于林家,我向你下跪了,求侄儿原谅叔叔!”林木风连忙将吴卓兵扶起:“您千万别这样说,会折煞侄儿的!”

原来,在林家被满门抄斩后,吴卓兵日夜受到良心的谴责和折磨,不愿再与赵高等人为伍,决定辞官回家。他回到老家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来林府为昔日一起并肩战斗了几十年的老朋友、好兄弟收尸入殓,入土为安,好让自己的良心好受一点。不料,今天在林府能见到兄弟失踪多年的亲骨肉。

林木风、吴卓兵叔侄俩相拥而泣。

第二十四章 凄情惨景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