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五章 冤魂不散

  在林府被满门抄斩后的六年时间里,偌大的林府成了“鬼府”,无论白昼,还是黑夜,林府成了鬼怪的天堂。不敢你艺有多高,胆有多大,无人敢近前,人们到了谈“府”色变的地步。在窑店,白天须两人同行,酉时之后,人们便关门不出了,成为了一处名副其实的“鬼域”。

在林府满门抄斩的当天,原本是春天难得一见的阳光明媚之日,可是,就在刽子手们第一刀落下之时,突然天空乌云滚滚,狂风大作。顷刻之间,电闪雷鸣,大雨倾盆,整个咸阳被乌云笼罩着,就像进入了黑暗的空间隧道……

人们纷纷议论:出现如此天象,肯定有人遭受了天大的冤屈。

是啊!林家自秦孝公起,几代人为秦嬴家流血流汗,从林庄伟、林岚枫、林海深到林韩成,哪一个不是秦嬴家的真实追随者?哪一个不是在秦王朝的功劳簿上有浓墨重彩的一笔?特别是林海深还是你秦始皇的救命恩人。到了今天,你秦始皇倒成了杀害恩人全家的屠夫。林韩成秉承历代祖训,把秦嬴家当作自己的家,对你秦嬴政如此忠心耿耿,可悲的是林韩成到脑袋落地时,还不知道是因何而死。那些从不干预林韩成政务的夫人、管家、奴仆等人,根本没有触犯到你秦嬴政哪条律法啊,又何以当诛?这三十六条活鲜鲜的生命,顷刻间,成了冤死之魂,这不是天大的冤屈吗?你秦嬴家将天理难容!

秦始皇处斩林家的诏令灭绝人性,刽子手们的面目狰狞可憎,林府满门抄斩的惨状可想而知。在林家被满门抄斩之时,刽子手们手起刀落,一些不会武功的人像被宰杀鸡鸭一般立刻成了刀下冤魂;那些家丁、护院虽然奋起反抗,但哪敌得过京畿重兵?林韩成由于近乎愚忠,看到府中一个个被杀,还在幻想向廷尉问明原由。廷尉非常清楚林韩成的武功,唯恐敌之不过,便假装告诉林韩成实情;林韩成对廷尉放松了戒备,廷尉趁机挥刀向林韩成斩去。林韩成还没有来得及开口,刀却已进入了他的胸膛。三十六条生命的鲜血流入谷水,整个谷水流域立刻泛起一片殷红。廷尉在“屠府”后,留下大队卫兵守候在林府,恐窑店百姓前来替林府收尸。

入夜,往日灯火辉煌、热闹非凡的林府已成死寂,没有了半点生气,唯一能闻到的是浓郁的血腥味,看到的是恐怖的凄惨状,只有后院福堂那微弱的灯光还在摇曳。被林府终年供奉的女娲娘娘和林家先祖也没能保全林家。

子时,风,还在疯狂地刮着,掠过林府周围的树木,发出一阵阵凄厉的呜呜声;雨,还在沥沥地下着,滴在林府的屋面和树叶上,似在扣动着人们悲伤的心弦。这时,林府大厅似乎有了响动,如在搬几弄椅一般;又似乎有人在哭泣:“我对不起你们,是你们的罪人,让大家遭此天大的冤杀,求你们原谅。”

门外守卫的士兵听到大院里发出了声音,一个叫张忠的士兵对别一个士兵刘辅说:“是不是还留有活口?难道还没有杀死的人?”刘辅回答道:“不可能吧?我们一一进行了验证,明明都已诛杀。”张忠道:“你听,好像还有人在说话呢!”刘辅侧身听去,的确似有人语声。刘辅道:“我们进去看看,怎么样?”“他们都是被冤杀的,是不是有冤魂在发泄怨气?”张忠答非所问。刘辅道:“我们还是去检查一下吧!,如果真有漏掉的,廷尉怪罪下来,我们可要吃不了兜着走。”张忠天生就胆子小,要他守卫林府本就非常不情愿,但迫于压力,实在没办法。这时,刘辅要他去府中再查验尸首,打死他也不敢去。便对刘辅道:“我不去,要去,你自己去吧!”刘辅道:“那我们多叫几个人进去,死人总敌不过活人吧?”张忠道:“你去与队长说说吧,不过至少要在十人以上。”

刘辅果真对守卫队长赵虎臣请示:“队长,我们刚才听到了从林府院内发出的东西搬动声和人的说话声,与张忠分析,可能还有活人在呀?”赵虎臣道:“你也听到了?难道还真有生存者?”赵虎臣挠着脑袋考虑如何处置:如果进去,三十六具尸体让他感到害怕;如果不进去,廷尉大人怪罪下来,后果不堪设想。这时,刘辅向他建言道:“队长,我们多带几个人进去吧!”赵虎臣道:“也只好如此了。”便带上刘辅、张忠等人,推开了林府大门。

一股刺鼻的血腥味迎面扑来,横七竖八的可怖尸体让他们有了几分胆怯,特别是张忠总是跟在刘辅身后,不敢独自一人行动,他们再次验证每一具尸体。

这时,天空中划过一道闪电,接着一声闷雷响彻长空。这伙正在用心验证尸首的卫兵,被突如其来的闪电和雷鸣吓得魂飞魄散,一个个打着冷战,半天没有缓过神来,不敢再往前半步。赵虎臣也有几分害怕,但他是为头之人,不得不硬着头皮继续着。

当他们来到厅堂时,又一道闪电划过,就在这一刹那,有人看到“林韩成”正襟危坐在厅中椅子上。一副太尉正在处理军机大事的模样,他双目怒视,脸色煞白,胸口那被刀刺入的部位正在冒着鲜血,从衣襟上往下流。胆小的张忠看到这恐怖的一幕,一声“有鬼”后,就被吓得咽气了。在当廷尉刺死林韩成时,张忠就在身边,唯恐林韩成不死,他还补上一刀。眼前见“林韩成”还在怒视着他,他怎能不被吓死呢?

张忠的惊魂叫声和倒地声,首先传到刘辅的耳朵里,刘辅吓得半天才回过神来。见张忠倒地不起,便伸手去探测他的鼻息,没有了反应。这时的刘辅,身边张忠那最后声嘶力竭喊出“有鬼”声,还在耳边回荡,突然得知他死了,也被吓得没有了生命迹象,又一名卫兵被“林韩成”结束了生命。其他卫兵早已吓得魂不附体,连滚带爬出了林府大院。

“站住!”一声沉闷而威严的命令声传入了赵虎臣的耳朵里。话音还未落去,赵虎臣已瘫软在地上,口中喃喃地道:“太尉饶命!太尉饶命啊!”“林韩成”道:“你们把我杀了也就罢了,还不准他人收尸,是何道理?纵然我林韩成有罪,难道其他人也有罪吗?怎能如此没有人性?”这时的赵虎臣早已吓破了胆,口中只是重复着:“太尉饶命,太尉饶命!”他根本不知道“林韩成”说了些什么。

这一夜,爬出来的卫兵围成一团,没有人敢离开人群,其中有几个卫兵连小解都不敢去,尿在了裤裆里。

好不容易熬到了天亮,卫兵们没有了队长,突然有一人问大家:“队长呢?队长也被吓死了?”有人附和道:“当时好像队长没有被吓死呀,怎么不见了队长呢?”一个胆子较大的卫兵道:“我们进去找找队长吧,没有了队长我们怎么办?谁来为头?”其他人纷纷回应道:“要去你去,我们可不敢再去了。”这胆大之人也不敢再勉强了。真要一个人进去,他也没有这个胆量。

突然,有一人高声道:“队长出来了,队长出来了!” 卫兵们抬头向里望去,只见赵虎臣摇摇晃晃、颤颤巍巍地走了出来,口中还在不停地重复着:“太尉饶命,太尉饶命!”;两眼直呆呆的,没有半点表情。卫兵们喊着队长,但赵虎臣没有丁点反应。猛然间,他向身边一名卫兵跪去,口中还是不停地道:“太尉饶命,太尉饶命……”这卫兵被赵虎臣突如其来的举动吓坏了,一声“啊”后,也失去了理智,向咸阳城方向的大道上狂奔而去……

卫兵中有人在说:“看来队长已经被吓疯了,刚才那卫兵肯定是昨晚精神已到了崩溃的边缘,加上队长这突然的行为,也被吓疯了。”另一名卫兵道:“现在我们十五人中已是两死两疯,该怎么办?是留,还是撤?如果留,就得有个为头的。”在剩下的十一人中没有一个人敢出这个头,因为为头之人不仅要管人,也要管吃、管事。如果“林府”出了问题还得担责。

有一人建议道:“如果我们撤回咸阳,肯定廷尉要追究我们擅自离开之责;继续留下,不知‘林府’还会发生什么怪异之事,有可能我们一个个会被吓死或吓疯。我看,不如不当这个受罪的兵了,各自回家。”这时又有一人提出了折中的想法:“我认为今晚还留守一晚,看是否还会有什么事情发生。如果有,我们就各自离去,如果没有,就继续留守。你们看怎么样?”卫兵们认为这样很好,大家便暂时留了下来。

这天晚上,卫兵们不敢如昨晚一样各值一段距离,而是集中在林府的石狮附近。到了晚上虽然风熄了,雨停了,但多了几分恐怖:杜鹃鸟在泣血,猫头鹰在哀嚎,水边的麻蝈在敲梆,山上和草丛中的小虫似在奏乐……它们在为冤死的林家三十六口做着超度亡灵的法事。听到这些合奏的伤感声,结合林府的凄惨场景,也激起了卫兵们的悲悯之心,真想为林家大哭一场,毕竟他们的良心并未泯灭,只是奉上头之令不得已而为之,其中有几人忍不住流下了眼泪。

有一卫兵从心底里发出了拷问:“我们是不是太绝情了,林太尉家死了这么多人,还不让收尸,这是什么道理啊?”有人回答道:“我们也不想啊,但廷尉如此吩咐,能违反吗?违反了,会责罚我们;不违反,在良心上确实过不去。唉,弄得我们两头难啊!”

正在说话间,突然有一条黑影翻墙进入了林府,被坐在正对着林府大门的一名卫兵发现。起初这名卫兵没敢做声,紧接着又有三条黑影越墙而进。看到的卫兵不得不提醒大家:“有人翻墙进了林府。”没有看到的卫兵认为他在吓唬人,其中有一人说:“你在说鬼话吧?谁有这么大胆进去?不想要命了吗?”

这名看到的卫兵还想申辩。这时,只听得林府内传出了悲哀的哭泣声,可这些卫兵没有一个敢于进去的。不管是人,还是鬼,只得任其自然了。其实,这些越墙而入的人是林韩成生前在朝中的好友,他们结伴而来,是想见这位国家忠良、生前好友最后一面。林府的惨状,让他们不禁悲从中来,忍不住放声痛哭起来。但他们不敢去掩埋林家的尸首,只得默默祭奠后匆匆离去。林府又暂时归于平静。

人总有犯睏的时候,这些卫兵当然不是铁打的,一个个昏昏睡去。可是,这些人没有一个不做着噩梦的:有人梦见林府的人一个个从血泊中站起来,吐着长长红舌头、伸着丈长臂膀向他走来;有人梦见林太尉在怒目审问着他:“你为什么要杀我全家?我们究竟犯了什么法?”有人梦见林府的人在高声哭喊:“还我命来!还我命来!”还有人梦见林府三十六人身穿白服,伸出五爪,一齐向他抓来……各式梦境,让他们一个个吓出了一身冷汗。

这时,一只乌鸦发出“呀,呀”哀鸣,从头顶上飞过。这些人被吓得魂魄尽失,霍然站起来,拔腿就跑。他们根本顾不了什么怪罪、责罚,保命要紧!

林府,成为了一座“死府”。不久,窑店便传出了林府闹鬼的传闻。

第二十五章 冤魂不散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