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六章 荒宅鬼域

  林府的确有鬼……

一段时间后,腐烂的尸体经风一刮,发出一阵阵恶臭,被老鼠咬得七零八落的尸体,经雨水冲刷流入河中,泛起层层油污。到了夏季,三十六具尸体,变成了三十副骷髅。难闻的尸臭和有鬼的传闻,使得没有一人胆敢前来收尸掩埋。

到后来,有鬼的传闻更加活灵活现,越传越神了,让人们不得不相信真有其事了。

一群僵尸在林府院内游走,生前所穿的衣服,在一副副骨架的支撑下荡荡摆摆,有的僵尸干脆抖落身上的衣服,变成一副骷髅。老鼠尾随在他们的后面,蚊子环绕在他们的周围,苍蝇盘旋在他们的头顶,毒蛇、蟑螂、蜈蚣、臭虫……陪伴在他们左右。他们在林府大院中哭泣、怒骂、嬉闹、傻笑……林府,白天是人间地狱,晚上是鬼域天堂。

现在,林府的僵尸和骷髅没有贵贱之分、高低之别了,几乎一律平等,只有“林韩成”与“林得福”还有主仆之尊。“林得福”毕竟在林府为仆数十年,就是变成了一堆白骨骷髅、一具僵尸,只要不离开林府,就得要为林府尽忠,这是林得福生前立下的誓言。现在他还在林府院内,“林得福”还是“林韩成”的“管家仆人”。还有两具僵尸对“林韩成”也很敬畏,这就是“刘氏”和“刘威敏”,他们还在履行生前诺言“将当牛做马报答老爷”。

其他骷髅和僵尸都是平等的,有的为了发泄生前的不公而与“林得福”发生争吵;有的为了报复“刘威敏”恃强凌弱而械斗;有的为了泄愤生前怨恨而争执……骷髅骨骼的相互撞击声和僵尸张牙舞爪的狰狞相,在林府交织、躜动;也有骷髅和僵尸大胆着生前不能大胆的爱情。刘氏的丫环红梅在生前曾与花匠小张在花园多次暗送秋波,情窦暗结,碍于刘氏的面,不敢越雷池半步。死后,小张成为了骷髅,红梅成了僵尸。几个月来,“小张”与“红梅”已无所顾忌地在花园凉亭频频相见。

常常可以看到骷髅和僵尸拥抱在一起,有时骷髅干脆钻进僵尸的罗裙,发出恐怖的笑声。他们认为生前不能同床,变鬼也要呈欢。在这鬼的世界里,无所谓羞耻和礼仪了,完全可以过自己想过的生活。

“林韩成”也不再是他们的“老爷”了,更不是执掌大秦帝国兵马的“太尉大人”;“林得福”这“管家”当然也无法对他们进行管束了。

在鬼域林府里,更多的是悲愤和怨恨——悲自己的身死,愤秦始皇的残暴,怨林韩成的愚忠,恨老天无眼!因而这里的哀嚎声和吵闹声,多于嬉闹声和浪笑声。有些骷髅因长期哀怨,其颜色由白而变成白、绿相间之色;有些僵尸将怨恨发泄在自己身上,认为是自己命苦,便将死前穿在身上的衣服撕成了碎条。头发是黑的,衣服是彩条、腿下露出白骨,让人更加恐怖、害怕。

时间一长,一些骷髅和僵尸开始责难和怪罪“林韩成”,特别是他生前的贴身侍卫林剑波,他的冤魂比任何人的怨气更大,他是最不该死的人之一。年仅二十岁的他,仅仅跟随了林韩成不到两年,就平白无故地做了刀下冤魂,他怎么也想不通。

“林剑波”多次哭丧着脸来到“林韩成”跟前:“林韩成,你为何狠心将我推向死亡?我还只有二十岁啊,我不想死!”“林剑波”不像生前一样对“林韩成”毕恭毕敬,而是直呼其名。“林韩成”愧疚地说:“剑波,不曾想秦始皇这样反脸无情,不曾想赵高这样阴险歹毒,不曾想朝中这样无正义之人。你的确死得很冤,因事前无一点征兆,我也死得不明不白啊,至今还不明白究竟是何原因。剑波,如果有来生,我林韩成一定做你的侍卫!”说完,“林韩成”向“林剑波”跪了下去。

“林剑波”也跪了下去,两副骷髅两对而跪:“太尉大人,像您这样刚正耿直之人也遭此厄运,他秦始皇太不识好歹了,任赵高这样的奸佞危害朝政,秦嬴家的天下将危在旦夕,这样的太尉不做也罢!刚才是我气昏了头,对您不敬,祈能原谅!”“林剑波”对“林韩成”恭敬起来了,因为他知道生前的林韩成的确是个大忠臣、大善人。今日的结果,最应该怨恨的不是我林剑波而是他林韩成。“林剑波”道:“太尉大人,是我错怪您了,人世间难得有你这样的好人,鬼域界恐怕也难有您这样的好鬼了。”

这时,僵尸林得福也走了过来,见到“林韩成”与“林剑波”跪在一起,也跟着跪了下来,他称“林剑波”为“林大人”:“林大人,我家老爷生前可是个难得的好人啊,他待我们这些下人就像亲人一样。你这次冤死,可不能全怪老爷啊!”

“林剑波”称“林得福”为爷爷:“爷爷,我知道,我与太尉大人朝夕相处一年多,深知太尉大人的为人,待我如子侄一般,我不会怪他的,只怨我命该如此。”

这时,附近好奇的骷髅和僵尸看到他们跪在一起,不知在做什么,便围上来凑热闹。有几具女僵尸见“林剑波”一副嫩滑的骷髅,都想伸手触摸他,还口出污言,嘻嘻哈哈地去调戏他。这时,“林得福”一声呵斥:“还不快滚!”“林得福”还有几分生前的威严,这些僵尸生前对林得福有些敬畏。在他的斥责下,她们便不情愿地飘然离去。

远处传来两具僵尸哀怨的哭声,仔细一听,是从林韩成生前妻子郑氏和魏氏房间传出来的。那天,她们就被杀死在自己的房间里。两人都是大家闺秀,死后还有几分矜持,不愿和其他骷髅和僵尸混在一起,所以一直在自己的卧室里闭门不出。生前的林韩成冷落了两位妻子,现在的“林韩成”忽视了两位“妻子”,难怪她们有哀怨、要哭泣。

“林韩成”闻到哭声,摇曳着骷髅,首先来到“妻子郑氏”的房间,他下跪在“妻子郑氏”前。只听到“郑氏”的哭泣声更大,罗裙里的僵尸在颤抖,显然是伤心到了极点。两人生前自结婚以来,同房共枕的次数屈指可数,难怪“郑氏”怨声道:“林韩成,我恨你!亏你如此忠心秦嬴家,而疏远你的亲人,你的夫人、妻子。现在却落得如此下场,你这是罪有应得、报应不爽,我们跟着你倒霉了!”事实已证明了一切,“林韩成”还能说什么呢?他唯一能做的就是紧紧的搂着“郑氏”,向“妻子”赎生前之“罪”。

这时,“魏氏”的哭声传到了“林韩成”的耳朵里。他告慰“郑氏”后,来到了“妻子魏氏”的房间,同样的责骂声让“林韩成”无地自容,生前的愚忠和冷遇妻子的“罪责”让他有了负罪感。他抱住“魏氏”放声痛哭。“林韩成”用哭声替代了生前对两位“妻子”的“负疚”。

时间很快到了七月十四日,这一天,“林府”比任何一天都要热闹。林家“老鬼”和“新鬼”聚集在“林府大院”。首先是“老鬼”们责怪“林韩成”和“林得福”,为何他们的世界成了一片漆黑?原来,第四栋供奉林家历代先祖家祠的长明灯,因无人添油而油尽灯熄。而“林韩成”等众“新鬼”抱怨“老鬼”们真的瞎了眼,让他们满门抄斩,使全家三十五人成为“新鬼”。“老鬼”也好,“新鬼”也罢,毕竟都是林家之“鬼”,在相互指责之后,气氛有所缓和。老鬼“林海深”问“林韩成”为何会出现这种情况,“林韩成”也无法回答。“林海深”只能狠狠地责骂秦嬴政过河拆桥的无耻行径。

“夫人虞氏”也回到了“林府”,一见到“林韩成”,在简略叙述九年相思之苦后,追问“林韩成”是否有儿子的下落。“林韩成”无颜以对:“十五年来,我一直在抱怨自己,一来没有尽为夫之职,让你饱受怀孕之苦,最终因难产而亡;二来未尽为父之责,儿子失踪十五年,至今杳无音讯。但我坚信,儿子不会无缘无故失踪的。说不定坏事倒成了好事,让我们的孩子劲草木风躲过了劫难。”

“夫人虞氏”见“夫君”如此自责,不忍心地道:“这事也不能全怪你,你有你的大事,,我们有我们的责任。但愿风儿尚在人世,这可是我们林家最后的希望啊!”“林韩成”道:“风儿一定会像劲草一样,不畏疾风暴雨。如果尚在人世,就让我们一起来保佑他吧!” “夫人虞氏”道:“这是当然!”说完,“夫人虞氏”找另外三位生前同侍夫君的妹妹聚旧去了。

夜幕徐徐降落,“林府”过去那些吹拉弹唱的下人,开始准备着晚上的戏场。“林得福”还在充当着“管家”的角色,他把事务安排得井井有条,这些骷髅和僵尸们已习惯也乐意听从他的吩咐。

戏场开始了,有技艺的“优伶”开始登台亮相,只是一副副骷髅和一具具僵尸,没有任何脸部表情,歌喉也似骨头的碰撞声,没有了悠扬婉转的韵律。虽然其中有一人生前曾是“响遏行云”秦青的弟子,但此时的他也无能为力了。可是整个戏场还是传出了优雅的器乐声,“林府”外,不少重回人间的“老妖”“新鬼”不断涌入“林府”,一时间,偌大的“林府”成了魑魅魍魉的乐园。

子时,有俩人结伴要从咸阳去陈仓,刚好经过窑店。他们听到“林府”如此热闹,甚为高兴,便雅兴大发,放下正事不做来欣赏人间难得一闻的“鬼域戏场”。他们被这摄魂的音乐扰得心痒难熬,便三步并作两脚来到了“林府”。为了不惊扰人家,蹑手蹑脚地推开了“林府”大门……

如果俩人稍微用点头脑,就不会有后面的事情发生。因为,当他们推门之时,门环已满是铜苔,院门沾手是灰,更重要的是偌大一个院子没有星点亮光。他们只顾了耳悦,忽略了目视,蒙蔽了心智。推门一看,眼前与外面一样,没有丁点灯光,更没有一丝生气;再近前一步,哪是演戏,而是魔怪翩跹。

此时,这些骷髅和僵尸“新鬼旧妖”看到有生人进来,立即围了上去。而这俩人早已吓得三魂移位,七魄出窍,任由这些阴间异物摆弄戏谑……

第二天早晨,这俩人虽然尚未断气,但已成了活死人,光着身子,摇摇晃晃地将双脚移出“林府”。在咸阳官道上,又出现了两个落魄失魂之人。

六年来,“林府”成了名副其实的人间地狱,再没有人敢从这里经过,也不敢提及这里。

就在林木风回来的前天晚上,这里还是那样的鬼哭神嚎,热闹非凡……

第二十六章 荒宅鬼域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