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七章 凄凉悲歌

  吴卓兵怀着愧疚和赎罪的心理,协助林木风料理着林府大院的事务。

毕竟两人的力量有限,吴卓兵便重资请来窑店附近的几个劳动力,帮助打理一切。当然,也有一些不计报酬的好心人前来帮忙。首先,他们将林家三十六人的牌位立了起来,包括林韩成的贴身士卫林剑波。

第二天上午,林木风对吴卓兵道:“吴叔,因父亲等人的骨骸六年未葬,给周围百姓造成了恐慌;同时,这些冤魂在人间游荡了这么多年,一时难以入土为安。我想请来法师好好地为父亲等人的亡灵超度。”

吴卓兵高兴地道:“贤侄,你与你的父亲一样,是个很有孝心和善心的人。林家有你这样的后人,吴叔甚为欣慰。作为林家的后人,理当如此,也好让这些屈死的冤魂有个归宿了。”林木风道:“我这就去灵岩寺把师兄们请来。”吴卓兵关切地道:“此去灵岩寺路途遥远,这几天又没有好好休息,恐你体力不支啊!”吴卓兵尚不知林木风武功有多高深。关怀之情溢于言表。

难得这位一时糊涂的“吴叔”能真的悔改,林木风自然高兴吴叔的回心转意。林木风真心地道:“吴叔,不要紧的,我与师兄们晚上便能回来,您就准备好一切吧!”

吴卓兵用疑惑的眼光望着林木风:“这么远的路程晚上能够回来?”“师兄们也有上好的武功,赶这等路程并非难事。”林木风自信地道。“那你一路上要多加小心啊!”吴卓兵还是关切地嘱咐他。林木风道:“吴叔,您就放心吧,我去了!”

林木风施展上乘轻功,向灵岩寺疾驰而去……

吴卓兵望着林木风远去的背影,高兴得合不拢嘴:“林家有如此后生,也是林家的造化了,林大人应该瞑目了。”他高兴地立即吩咐请来的帮手一边做灵牌,一边置备香烛纸钱和法事所需一切用品;另外安排人手清扫后栋家祠和准备法事灵堂。

吴卓兵自良心发现后,对林木风有了忠诚之意,对林家也有了尽责之心,一切安排得井井有条,妥妥当当。

林木风将轻功提升到极至,不到三个时辰便来到了林岩寺。首先拜见了师父智禅大师,林木风双脚还未下跪,就已泪如泉涌:“师父,原来我家在六年前就遭到了天大变故,您为何不早点告诉我啊?等我回到家里时,呈现在眼前的只有骷髅和僵尸,他们冤结难解,冤魂难散,成为了人人恐惧的厉鬼啊,师父!”

智禅大师安慰道:“孩子,不是不告诉你,而是不能告诉你啊!那时,你年纪尚小,如果让你知道了,你还有心习文练武吗?能有今天的成就吗?你们林家惨案,在你师父白幻魅影去世时就发生了。那时,你的功力与你将要经历的事情所需具备的能力相差很远。所以,必须将事情瞒着你,让你能潜心学习,提升自己。”

林木风悲切地道:“师父,我父亲和林家上下三十余口,就这样枉死了吗?我该怎么办啊?”智禅大师手弄佛珠,开导道:“首先安葬好尸骸,超度好亡灵,让他们魂归地府,有安魂之所,不再让乡邻感到恐慌。再把林家重新修缮。林家遭此劫难之后,今后会有一个辉煌的未来,加上你的超常智慧和天赋异禀,在武林界、社会上,你将会有一番大的作为。现在武林已有浩劫征兆,江湖不久就会有一场血雨腥风。师父希望你苦练成锋锷,铁肩担重任,还百姓一个太平世界。”林木风擦干眼泪,欣然应道:“师父,木风一定谨记教导,不忘血耻,为百姓社稷出力。”

林木风稍自停顿后道:“师父,徒儿有一事相求,请师父答应!”智禅大师道:“孩子,你说吧,师父答应你!”林木风恳求地道:“祈求师父能让师兄们随徒儿下山,超度冤魂!”智禅大师欣然答应道:“好,师父答应便是。”智禅大师掐算了时辰后,对林木风道:“现在天色尚早,就让师兄们与你即时下山去吧!”林木风高兴地道:“多谢师父成全,徒儿这就请师兄们去!”智禅大师挥手道:“孩子,去吧!”林木风拜别师父,领着十个师兄,飞快地回转窑店林府。

戌时时分,一行十一人便来到了林府。吴卓兵不曾料到林木风会回来得这么快,高兴地道:“贤侄,辛苦了,你们先用餐吧!”林木风非常感激地道:“吴叔,侄儿得好好感谢您啊!幸有您帮侄儿打点,才不至于手忙脚乱。”

十一人用过晚餐,林木风对众师兄道:“各位师哥,让你们辛苦了!”众师兄道:“木风,你这么说就见外了,我们一起生活了那么长时间,就如亲兄弟一般,今师弟家有难,师兄们理当尽力啊!”林木风诚恳地道:“师弟先行谢谢各位师兄了!”说完施大礼膜拜。这时,在林木风身边的一位师兄连忙将他扶起:“师弟,你这是干什么?都是兄弟,我们受得起吗?”

林木风非常伤感地道:“为什么人与人之间会有这么大的差别?有人千方百计去陷害他人,而有些人施恩而不图报。林家遭此大难,全因奸佞所害,他日我林木风必将手刃此贼!”众师兄道:“师弟,我们永远是亲兄弟,日后有用得着师兄们的地方,我们一定赴汤蹈火,在所不惜!”林木风再次感激地道:“师弟先行谢过了,今后肯定会有劳烦师兄之处。”

这时,吴卓兵也来到了餐几旁坐下,向众师傅行礼后,对林木风道:“贤侄,这法事做几天为宜?”林木风把目光转向各位师兄:“依师兄们之见呢?”一位年龄较长的师兄道:“依这场法事的特殊性而言,必须做七七四十九天。因为死去的时间太久,如果所用时间太短,恐有些亡魂变成了孤魂野鬼,难以招回。倘若冤魂招不回来,人间就将多一大祸害。师兄们以为呢?”众人认为大师兄说得很有道理,便一齐赞成做四十九天法事。

吴卓兵安排请来的帮手做好了五块灵牌:林韩成一块,郑氏、魏氏夫人各一块,林得福一块,其他人合为一块,但此块灵牌将林剑波的名字排在前面。林木风非常感谢吴卓兵想得周到。

法事灵堂就设在女娲娘娘殿和家祠的前坪,灵堂上书:“三十六冤魂超度法事”,两侧书对联:“父无辜,‘卅五’谓何罪,竟遭歹毒屠戮;天有眼,四代侍秦嬴,岂容奸佞横行”。在牌位前方摆放着鸡、鱼、肉三牲,酒及香烛、纸钱;下方用木头做着赵高向三十六亡灵下跪相。一切准备就绪,只等举行祭祀。

第二天巳时,祭祀仪式开始,十位灵岩寺僧人身穿僧袍,手持器物,开始着三十六位亡灵的超度法事。他们虔诚地祷告,让亡灵超度,亡魂归位。

师兄尽职尽责在做着各项功课,林木风跪在灵位前,默默地诉说着对不起父亲、对不起林家的陈词。当然,林木风对生父并没有印象,只是责怪自己没有尽到为人之子的责任。但这又能怪谁呢?如果没有白幻魅影的半夜盗婴,说不定林家又多一具冤魂。

师兄们在超度中的凄凉音调和悲壮唱曲,再度激起了林木风的悲切之感,凄惘之心由然而生,禁不住哭道:“父亲,儿子一定发奋图强,做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儿,擒凶追恶,重振林家雄风,以报父亲生身之恩!”

吴卓兵也被这悲凄的气氛所感染,跪在林韩成灵位前哭诉道:“太尉大人,您生前视我吴某为兄弟,是我不识好歹,误上贼船,误入歧途,让林家惨遭灭门,令弟追悔莫及。今已辞官回乡,本想安葬林兄后终老山林。当看到贤侄木风后,又激起了老弟当年雄心,定要辅助贤侄,成就大业。放心吧,兄弟,我一定视木风为子侄,尽心栽培!”

四十九天法事很快结束了,亡灵得到了超度,诸神得到了安置,林家三十六口的牌位得到了安放。林木风与师兄们互道珍重后,送至咸阳官道上。

这段时时间,林木风的确很辛苦,幸亏有吴卓兵的悉心照料。不然林木风纵有盖世神功,也难以承受这心灵上的巨大伤痛。有孝心、识好歹、知礼义的林木风再次拜谢在吴卓兵面前:“吴叔,我木风终生不忘您的大恩大德。从此后,将以子之礼来侍奉您。”吴卓兵连忙将林木风扶起道:“贤侄,吴叔是在赎以前所造之孽,理当为林家尽心竭力。”

林府在吴卓兵的打理下和请来的帮手的辛苦下,过去肆虐的老鼠、虫、蛇基本被消灭,恢复了六年前的洁净;枯萎的花草重新进行了栽种,焕发了新的生机和活力。

这天晚上,吴卓兵和林木风叔侄俩在大厅里边品茶边商谈着今后的打算。吴卓兵道:“林家经过几个月的清理修缮,基本恢复了原貌。不知贤侄今后有何打算?”林木风出于对吴卓兵的尊重,便施礼道:“请吴叔指点。”吴卓兵为林木风对当前形势作了分析:“秦始皇虽然统一了六国,但由于他施行暴政,使得民不聊生,怨声载道;江湖上也是狼烟四起,黑白两道互相残杀,人间魔界互相争斗,仙界妖道互相倾轧,搅得周天不得安宁,百姓又处于水深火热之中了。”

林木风插话道:“难道就没有人出来主持正义吗?”吴卓兵摇头叹息道:“唉,世道不正,此消彼长啊!”林木风不解地问:“难道过去那些名门正派、名人志士都销声匿迹了吗?各门各派除了争强好胜之外,没有谁替百姓着想吗?”林木风接着担心地道:“那现在不是一片混乱局面吗?”吴卓兵道:“现在的情形正如贤侄所说的一样,急需有人振臂高呼,领导群雄消灭邪恶。”林木风叹息道:“奸佞当道,正义难伸,这样的世道,何日才是尽头啊?”

吴卓兵有意想激起林木风的雄心,便道:“林家历代先祖就有胸怀天下,心忧百姓的美德,不知贤侄能否效法先辈站出来除魔卫道?也不枉那些师父们对你的教诲啊!”林木风道:“吴叔,侄儿尚无一点阅历,对社会上之事知之甚少,何以除魔卫道呢?”

听林木风这么一说,吴卓兵认为自己的想法已初见成效。林木风所担心的只是阅历和经验的问题,便极其支持他:“只要贤侄有信心,敢于站出来担此大任就行,其它方面吴叔替你撑腰。” 吴卓兵脸带喜色,继续道:“吴叔跟随你爹几十年,结交了一些江湖豪侠,定当竭力辅助贤侄。”吴卓兵的话的确激起了林木风的少年豪情。

当然林家过去所发生的一切更让林木风成熟了许多。他沉思了一会,对吴卓兵道:“吴叔,你带我出去了解一下外面的情况,如何?”吴卓兵慷慨答道:“好,吴叔一定为你当好这个‘向导’!”

第二天上午,在陕甘官道上,出现了一老一少两位豪侠……

第二十七章 凄凉悲歌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