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章

   白念慈抬起手,看着手腕上的Omega手表,这是朴灿烈在她十八岁生日的时候送的,当时的白念慈已经陷入了上流社会的泥潭之中,因此很注重自己的形象,所以对于Omega这个牌子还算是满意的。

  白念慈看着朴灿烈的兰博基尼开进车库,勾起了一丝嘲讽的笑,朴灿烈,让我猜猜,这回你带回的是嫩模呢?还是哪个大明星?

  过了一会儿,楼下传来了嘈杂,白念慈打开房门,缓缓走下。

  “哟!朴大少怎么一个人回来了?您那些小 情 人 呢?”朴灿烈醉醺醺得到在沙发上,旁边站着一个男子,只见那人俊美绝伦,脸如雕刻般五官分明,有棱有角的脸俊美异常。外表看起来好象放荡不拘,但眼里不经意流露出的精光让人不敢小看。一头乌黑茂密的头发,一双剑眉下却是一对细长的桃花眼,充满了多情,让人一不小心就会沦陷进去。高挺的鼻子,厚薄适中的红唇这时却漾着另人目眩的笑容。

  “这不是朴少的好妹妹吗?”白念慈皱着眉头看着那个男人,刚才因为在嘲笑朴灿烈而忽略了他

  “边伯贤,你怎么跟朴灿烈在一起?”白念慈淡漠的看着他“边伯贤,什么时候你跟朴灿烈混到一块去了?”

  “看来未婚妻很关心我呀!如果我说出真情,岂不是要遭到未婚妻的嫌弃?怎么办呢?”边伯贤故作为难的表情,实则眼里充满了玩味。

  “哼!一个货色!”白念慈冷哼了一声,随即挥袖上了楼。只留下边伯贤在大厅照顾朴灿烈。

  白念慈静静窝在路边的咖啡馆,外面下着淅淅沥沥的雨,不大也不小。白念慈也说不清,自己什么时候这么喜欢安静了,明明8岁的时候,自己是那么爱笑,是那么喜欢热闹,是那么喜欢童话故事。现在的白念慈除了公式化的笑容,脸上不会出现一丝波动,永远都是冷着脸,静默的像一尊雕像。

  因为下着那么尴尬的雨,路上的人跑的跑,打伞的打伞,来的匆匆,走得也匆匆。突然一段记忆就那么陌生的闯进白念慈的脑海里。

  “小慈,快睡吧!”“不,我不!爸爸给我讲个故事我就睡!”“你这孩子!唉,就讲最后一个了!”小白念慈笑嘻嘻的点点头。

  “在森林里有一位老爷爷住着。。。。。。”

  “爸爸,那个小鹿最后好了吗?”“嗯!托我家小慈的福,小鹿的腿已经痊愈了!”“真好!”

  那段与父亲的记忆又纷沓而来,白念慈揉了揉眉心,那段记忆就像一块石头一直压着她,有时白念慈就在想,会不会有一天,自己会带着那个秘密死去,可是。。。。。。白念慈双手握紧,泛着白的手冒出一根根青筋,‘她是不会就这么放过朴家的!她要让整个朴家为他陪葬!’

  正在这时,白念慈所在的位置上出现了一片阴影,淡淡的咖啡香味夹杂着几缕烟丝味传来过来,竟然该死的好闻!

  “念慈。。。好久不见”那声音温柔的不像话,却令白念慈如坠入渊谷一般。

第二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