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章

  咖啡厅————

坐在沙发上的白念慈忽的笑了,“朴灿烈,我是不是应该提醒你一下,今天是几号呢?”白念慈是一个很漂亮的女人,不笑的时候,脸上隐隐约约的会有一股仙气,就像是不食人间的仙子,但一旦笑起来,便成为了让人人都为之倾倒的娇 媚美人,妖娆万分,风情万种,世界都为之失色。

朴灿烈怔了怔,不知是为白念慈的突然转变的态度,还是为白念慈说的话。边伯贤看向白念慈,眼里闪过了一丝玩味,吴世勋则是静静地注视着窗外的景,眼睛晦涩不明。

天,像琢磨得非常光滑的蓝宝石,又像织得很精致的蓝缎子。蓝莹莹的天空陪衬着雪白的云,煞是好看。京都难得一见的晴天。

说实话,白念慈很讨厌这样的天气,阳光,明明很温暖,却偏偏碍人眼,而且还是在这样一点人情味都没有的京都。

白念慈皱着眉看了看身边的朴灿烈,“为什么非要跟来?你知道他喜静。”“同样都是朋友,我为什么不能来?”“嗤!他会气的活过来的!”

流动的蔚蓝,分了一半,城的两端,白云好淡,河的左岸是一座墓园,偌大的墓园却只葬着一个人,白念慈和朴灿烈走在唯一的小路上,“哒哒哒”的走路声在园子里回荡,几棵树上的鸟被惊动的飞起来,带着翅膀的扇动声,即使在这样好的天气里,听起来也难免让人汗毛竖立。

忽然,脚步声戛然而止,白念慈转过身子对着朴灿烈“你在这里等一下,我有话跟他说。”还没等朴灿烈反应过来,就朝目的地走去。朴灿烈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最终也只是叹了口气,静默的站在原地。

白念慈一步一步的朝着那个‘人’走去,褐色高跟鞋定在原地“说实话,最没有资格来看你的人应该是我吧。”说完这句话,白念慈就一直站在那里,没有再说话,直到一滴泪的滑落。

泪水在轻盈的调子里降落无声,同这灯火辉煌满城的物质生活格格不入,像是从水泥地上开出一朵啼血的玫瑰,凄艳而妖艳,带着令人疼惜的孤单。

“为什么!你这个不讲信用的人,明明说好要带我一起走的,却偏偏躺在这里。”白念慈看着墓碑上的照片,声音嘶哑的吐出一句平静的话,平静的就像是在跟对面的人问好,可是那嘶哑的声音和滑落的眼泪出卖了她。“姓鹿的,说好要给我的明天呢?”

从墓园出来,白念慈和朴灿烈便回到了朴宅,车上的白念慈一言不发,而朴灿烈也紧闭着嘴,不出一声,忽然朴灿烈的手机响了起来,打破了沉默的车厢。“喂。。。嗯,知道了”朴灿烈过了好一会儿,才挂掉电话,抬头从后视镜看了看白念慈“父亲和母亲明日将从英国回来。”“是吗?朴华威要回来了?看来我也要自由了。”白念慈说的话几句讽刺意味,刺的朴灿烈皱了皱眉头。

第四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