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缘来是你

  接下来的日子,日复一日的科考,小考,做习题,讲解。感觉教室里各科试卷在飞一样,课桌上的书本,习题册越马越高了,个子矮小一点的都看不到脸了,比如葛晓。都快埋在书堆里了。何卉子在自己课桌上贴着她写的座右铭:加油卉子,你可以的!

上过早自习,葛晓决定去给家里打个电话,她跑到教学楼一楼的公用IC电话亭,插进磁卡拨通了家里的号码。“妈妈,最近还好吗”?“恩,挺好的,你呢,最近学习怎么样,哦对了,你爸爸又出差了,这次去了W城。”“我挺好的,学习我在抓紧,那你给爸爸通电话的时候带我给他问好。”“好的,过段时间我去学校看你,给你带点吃的,好好补补,学习上别太给自己压力,尽力就好。”“好的”!每隔一个星期,葛晓都会打个电话回家,对于她来说家的牵挂是她努力学习的最大动力。

吃过早餐,回到教室准备开始新的一天的课程了,打开课桌,她发现课桌里躺着一个精美的却又陌生的笔记本,那不是她的。她好奇的翻开了第一页,上面画着一直小兔子,兔子的脸上却画着一对粗粗的眉毛,旁边写着四个字“蜡笔小兔”,她立马想到了是谁弄的,画着他口中她的形象的卡通小兔的,只有左溢了。第一页最后一行写下一行小字“以后有什么开心或不开心的,欢迎写下来告诉我,我会过来看的”葛晓吓了一跳,她不想要这个笔记本,但是又不敢还给他,只好偷偷地把它藏在课桌里书堆的最下面,当做什么事都没发生。

学业越来越繁重,压得人都喘不过气了。葛晓被一道数学题折腾了快一上午了,还是没有解出来,她是个很较真的人,不是到实在没法子她是不愿意缴械投降的。她跑到何卉子位子边小声说:“卉子,快帮我,又卡壳了。”“好的,我看看”。接过葛晓的习题本,何卉子仔细的审题。“这么久了,怎么没写过一个字?”是左溢,他站到葛晓的旁边问道。“我……”。葛晓一下子词穷了,她不知道她该怎么回答他,她抬头看他,他的表情很严肃,似乎有点生气。她似乎意识到,左溢应该不止一次翻过那个笔记本,里面确实空空如也。

“你们俩在说什么啊,听不懂。”何卉子一脸的问号,“你真的不记得我了吗”?左溢看着葛晓问道。这下轮到葛晓一脸懵圈了。“你没看笔记本后面的内容吧,你看看,也许你就记得了。”说完,左溢转身就走出了教室。

“什么情况,我的小兔兔。”何卉子一脸坏笑地看着葛晓,“有情况啊!”“才不是你想的那样了,别乱说啦,快帮我解题啦。”

“好啦好啦,这个X轴要这么分段…………。”嘴上说着解题,葛晓却心里特别好奇那个笔记本里的内容,何卉子说的话突然变成了静音,“懂了吗?”好不容易缓过神来,看到何卉子写下的详细的解题思路,葛晓豁然开朗,学霸不愧是学霸,解题解得滴水不漏。

回到座位上,葛晓小心翼翼的拿出那个藏好的笔记本,轻轻地翻到后面。上面密密麻麻写下一段话,还是那个熟悉的漂亮字体:

还记得小学5年级的一天吗,

我骑自行车被剐蹭,摔倒在地上

路上匆匆来往的人群没有人愿意帮一把

突然有个女孩经过,她把我慢慢拉起来

她长得很可爱,梳着高高的马尾

我问她叫什么名字

她轻声说:葛晓

是他,这些文字很快勾起她那段记忆,不过六年的时间让他完全变了一个人,那时候的他还没有她高了,现在的他已比她高了一个头。通过那件事他们相识,知道他们原来是在同一所学校上学,只是不同班。他经常去她班上找她,用他为数不多的零花钱给她买无花果,钻石糖,娃娃头雪糕。那段时间是特别纯真快乐的。突然很长一段时间,他没来找她,直觉告诉她情况不妙,她去他班上找他,得知他转学的消息,“转学半个月啦,好像听说他家里出了情况,爸妈离婚了,这眼看着马上要小升初了,这个节骨眼下转学……。”从那以后她再也没见过他,也没有听到过他的消息,时间的消逝让她也慢慢淡忘这段回忆。

她立马在日记本里写下:当年你不告而别,再见时名字都改了,你好,林益。

左溢看到这行字时,他心里泛酸,是的,他改了名字,因为爸妈的离婚他执意把名字改了,随了妈妈的姓,益字也加了三点水,他之后告诉葛晓因为当时爸爸的离开让他无数个夜晚是哭泣到天亮的,所以这三点水是泪水,让他永远记住那个时刻,他也再也不会原谅那个抛弃他和他妈妈的男人。

左溢在葛晓写的那行字后写下:

跨过那段灰暗岁月,我又回到你身旁,做你的知己,你好葛晓!旁边还画了个笑脸。

左溢心里想的是,为了你我来到H中,我喜欢你,我等我们快快长大。但他不敢写下来,因为他不想影响她的学业。

葛晓突然想起左溢从文理分班和他一班之后老是作弄她,原来是引起她的注意,可没想她压根就没认出来他。就这样,两个从小时候相识的男孩女孩慢慢的重新熟络起来,用笔记本写下心情语录对话也成为了彼此之间一种不用明说的默契和习惯。

缘来是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