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入学考的奇怪事件

  人的体内分为两个灵魂,光明和黑暗,光明为昼,黑暗为暗,然而灵魂的归属决定了异能的属性,光属于守护,黑暗属于毁灭,相比,属于黑暗的毁灭比守护要强大的多。

在广旷无涯的宇宙中,那许许多多的光粒子便是光明的原型,而那望不到边的夜空,则是黑暗的初型。它们便是宇宙的主宰,然而,能掌控这两个灵魂的人,便是那阴年阴月阴日生的女孩子,她的体内便是两个灵魂的归属,绝对的神阴体质,这两个灵魂会随着时间而变化,白天为光明,夜晚为黑暗,等这两个灵魂融合之际,便是天地变化之际…………

那么我就是那个人吗?那个体内有两个灵魂的人吗?雪墨姐不会是我的另一半?我是属于光明的吗?雪墨姐又会不会是黑暗呢?

一连串的问题,每一个都是一道未解的谜,搞得夏雪华头都大了。

————————————凌晨——————————

朦朦胧胧的白雾,如气体化散发,云雾萦绕,似云海,似仙画。清晨,万籁俱寂,东边的地平线泛起的一丝丝亮光,小心翼翼地浸润着浅蓝色的天幕,新的一天从远方渐渐地移了过来。

夏雪华拉开窗帘,阳光透了进来,深吸了一口气,清新的空气贯穿着整个毛孔,金色的阳光照耀在夏雪华水晶般的脸庞上,散发迷人的光泽,小腹中央,似乎有七彩光芒在闪动,风,吹起墨发,在空气中肆意飞舞,就像一位从天而降的仙子,不食人间烟火。夏雪华眼睛忽然一亮,黑羽成了美眸的最好衬托,袅袅飘飘,好似下一秒就飞走了。

天那!我升星了!从五星巅峰升到七星期中了!天那!就这么睡了一觉就升了两星耶!太棒了!不过,要是说只要睡了一觉就这么快升到两星,鬼才相信呢!肯定是雪墨姐“拿”来的。

雪华孩纸,这一次你还真猜对了,就是夏雪墨姐姐“拿”的,而且拿到的还是价格不小的东西( ̄▽ ̄),中阶升星丹,只有中阶炼药师才炼的出来的,要是夏雪华吃进去的时候流转灵力,肯定不止升两星这么简单,一想到这些,夏雪华突然想撞墙。(╥﹏╥)

不想了,还是赶快去学校吧,第一天迟到那可就惨了!!!夏雪华立马走去灵范一中学校的路上,身穿浅紫色的校服,踏着白色的凉鞋,墨发干练的扎起马尾,看起来充满活力与自信。

来到灵范一中学校,校门口围着大片大片的人,大多数是家人陪伴的,夏雪华不禁眼眸一暗,爸,妈,对不起,女儿恐怕不会再回去了。

看着黑压压的一群人,夏雪华嘴角勾起了一丝诡异的笑容,脚下涌出气压,往门口飞去。这一飞,无疑成了焦点。

“有人在天上飞呀。”路人A(浅笑:看看我取的名字有多好☆*:。。;;;;;;。 o(≧▽≦)o 。。;;;;;;。:*☆)

“切~有什么好惊讶的,不就是飞行系的么?”路人B

“可她没有翅膀呀!”(注:飞行系都必须要有一对翅膀)路人C

“可是他好像插队的。”{浅笑:好佩服你关注的重点}路人D

………………【后可自由脑补】…………………………

夏雪华不管众人的议论和守门人的惊讶目光,平平淡淡的说:“第一百五十七号、夏雪华。”守门人反应过来,收回自己的目光,细细打量着面前的女子,白皙的如水晶般晶莹剔透的肌肤,看上去是那样的嫩滑细腻,蓝色的眼眸似波澜不惊的海洋,似乎没有什么事情能把这双眸再次惊醒。浅紫色的校服如紫藤花一般,衬托出贵族的气质,马尾就像鞭子一般,看起来是那样的洒脱。十分的美丽!

守门人被女子的绝世倾城的容颜惊呆了,好容易才清醒过来,有些抱歉的说道:“对不起,需要排队。”守门人话音刚落,夏雪华的眼眸立马从波澜不惊变的凌厉吓人,好似女皇在杀人,笑着杀人。狂妄中带着些霸气,还有一些嗜血的华丽。

守门人被这眼神看得心里发寒,身体似乎被死神禁锢住了,不止的颤抖着,不一会儿,才战战兢兢的说:“请……请。”

夏雪华殷红的嘴唇勾起了满意的笑容,这才收回了目光,走进学校,守门人看着夏雪华的背影,心里又再次想到了那个恐怖的眼神,不禁一阵后怕,这个人,恐怕以后的实力能掌控整个世界,不!是整个宇宙!看来,灵界大陆又要翻起一阵腥风血雨!

古人云:“知己知彼,方能百战百胜。”夏雪华不到几分钟便掌控了入学考的所有信息。

入学考分为入选试、挑选试、双人试、四人试、团体试和复活试这六个部分,最先开始的是入选试,第一轮就在今天,举行十六场比赛,每场比赛都会有轮空一人。很幸运,夏雪华第一场就轮空了。

不过,夏雪华比没有像想象中的那么紧张,反而,夏雪华则是在比赛场外睡觉!

第二场,夏雪华刚从睡梦中醒来,却依然还在半梦半醒的状态,走路是走一步晃三下,似乎下一秒就掉了下去。夏雪华修长的手臂伸入抽签箱,白色的小纸条上写着:“七号”。

而此时,在人群中一位女子走上比赛场,看着夏雪华,映入眼帘的便是夏雪华蓝色的慵懒美眸,令人嫉妒的倾城倾国的绝世容貌,褐色的眼睛忽闪忽闪过一丝嫉妒。

“我叫墨菲。雷电系。六星初期”夏雪华看着这位名叫“墨菲”的女子,莫非?墨菲?名字怎么这么奇怪呀?夏雪华轻轻一跃,便轻轻落落的稳稳的落在比赛场内,清风淡雅的一笑,语气轻轻袅袅的,似云雾一般:“夏雪华,至于什么系的,你自己慢慢体会吧。”

此话一落地,立马被人说成藐视墨菲、不知好歹的,夏雪华又添了一句:“五星巅峰。”

气氛立马寂静了几秒,又爆发出无尽的笑声,充满了不屑,就连墨菲也勾起不屑的笑容,谁都知道,五星和六星的差别,即便你是巅峰,他是初期,但是按灵力的多少,五星也是输掉,而且是毫无胜算的输掉,夏雪华依旧笑着,不会因为众人讥讽的笑容而折煞一点一点。

“开始吧。”夏雪华依旧平淡,悠悠的说道,裁判这才缓过来,拿起口哨,吹了起来。

墨菲褐色的眼睛忽闪过闪电般的蓝色,嘴角勾起一丝诡计般的笑容,充满了满满的不屑,说:“夏雪华,我就让你看看什么才叫做真正的实力,接招吧!”说完,墨菲的手心发出“滋滋”的声音,一颗通体蓝色的闪电的球,朝夏雪华飞去。

夏雪华笑着,并没有在脸上找到一丝的慌乱,看上去是那样的清风云淡,当那颗闪电球快要触碰到夏雪华的时候,她的身影恍恍惚惚的看不清了,闪电球就飞到一旁的结界上,“轰”的一声,狂风飞来,迷雾罩笼整个结界,墨菲嘴角上扬,以为自己赢定了。当迷雾散去时,却丝毫不见夏雪华的身影。

“怎么回事?怎么不见了?”墨菲吼道,心里不禁紧张起来,她不会死了吧!我杀死的!不!!!墨菲原本就是一个贫穷家庭,钱本来就不多,如今又杀了人,足以让家里倾家荡产。

“刚才不是很希望我死嘛?怎么又悲痛起来了?”轻轻悠悠的语气从墨菲背后传来,墨菲扭头一看,夏雪华安然无恙的站在她的后面,白皙的脸庞上淡雅的笑容依旧展演,美丽如初。墨菲松了一口气,再次看向夏雪华,说:“你竟然没有被我的雷球打下去,命真大呀!”

“多谢夸奖。”夏雪华说完,步伐如鬼魅一般变化多端,说:“你打完了,该我了。”墨菲后背一阵冷风卷起,夏雪华七彩灵力流转,白色的冰龙卷快速把墨菲卷进去,风中只回荡墨菲的叫声“啊~~”

“比赛结束,夏雪华学员,请收回龙卷。”裁判对夏雪华说,夏雪华却不听,轻蔑的一笑,说:“这龙卷我收不回去。”裁判立马冷下脸来,翠绿的灵力立马束缚住旋转的冰龙卷,藤条就像锁一样死死的锁住龙卷,夏雪华轻轻一笑,随意挥了一下手,冰龙卷就消失了一样,消失在空气中,裁判宣布:“这一场,夏雪华获胜!”话音刚落,全场一片哗然。

而主角却格外宁静,仿佛这一场本来就是我赢的样子,慢慢悠悠的走下比赛场,留意的看了一眼裁判,嘴唇动了动,在比赛场下看着裁判。(注:夏雪华孩纸用的是传音。以下都是他俩的对话内容。)

“你叫什么?木系的。”

“我叫……叫王思乔,夏雪华同学。”

“看来我猜的没错,你是上一届学员呀,那你应该叫我夏雪华学妹了。”

“是……是,夏雪华学妹。”

“王学长别那么见外呀,叫我雪华学妹就行了。”

“哦,雪华学妹好,你刚才用的冰龙卷是……。”

“王学长还是别知道的太多好一点,也别怀疑我的修为,我是冰系的,木系一阶五星巅峰。”

王思乔惊讶的看着夏雪华,忽然觉得她太恐怖了,只要几眼就可以看清人的修为,还有她好像是冰系的,那龙卷风🌪;;;;;;;;;又是怎么回事?太奇怪了!

王思乔定了定神,说:“下一场比赛开始。请八号上场。”上来的是一个身形粗犷的男子与身体娇小的女生,“请双方退三步,宣布自己的名字、属性、修为。”

“萧若璇,空间系,六星中期。”

“黄豪,力量系猩猩,六星中期。”

黄豪听见萧若璇是空间系的时候,脸上的表情忽然僵硬了,夏雪华的目光也转移到这个叫萧若璇的,空间系吗?有趣!我倒要看看你怎么对付这个“猩猩”。

“开始!”王思乔一口令下,便飞到夏雪华身边,说:“雪华学妹,你觉得谁会赢?”夏雪华纤细的手指指向萧若璇的方向,说:“必然是她。”

“就这么确定?一点也不考虑那个力量系的。”王思乔挑着眉说,夏雪华心不在焉的说着:“我说能赢,她就能赢,哪来那么多废话呀,还有,你吵到我睡觉了。”

王思乔看着早已睡觉的夏雪华,并没有发现自己的眼睛变得温柔,在阳光下的夏雪华格外的美丽,当金色的阳光洒落,只见秀丽清纯、娇羞可人的少女那晶莹剔透的雪肌玉肤闪烁着象牙般的光晕,线条柔美的雪白肌肤婉如一朵出水芙蓉、凝脂雪莲,绝色娇美的芳靥晕红如火,风情万千的清纯美眸含羞紧闭,又黑又长的睫毛紧掩着那一双剪水秋瞳轻颤,白皙娇美的挺直玉颈下一双柔弱浑圆的细削香肩,精致而白皙的锁骨散发着性感的诱惑,浅紫色的校服衬托着少女玲珑有致的曲线,墨发升进衣服里,却让人还想再往下看。

“看什么看,要不然把你眼珠挖出来。”夏雪华恶言恶语的说,“还是看比赛吧。”在夏雪华睡觉的期间,比赛进行到一半了,萧若璇依旧站在那儿,黑色的校服(注:校服的颜色表示异能的能力,由于夏雪华孩纸是无异能,所以采用紫色的校服,全异能(就是包括三个以上,包括三个的异能)才可以穿紫色校服的,灵范一中学校只有一位身穿紫色校服的人。在比赛场上格外引人注目,猎猎生风,萧若璇说话了:“走下去,还能饶你一条生路。”在看黄豪,土黄色的校服上已经染上了鲜红,特别刺眼。

“看来谁输谁赢已经见分晓了呢。”夏雪华笑着说,蓝色的眼睛含笑的看着萧若璇,就好像在看一个心爱的玩具,萧若璇似乎也注意到夏雪华的目光,当黑色的眼睛与蓝色的眼睛相对视的时候,后者便闪躲开来,萧若璇心里感到奇怪,夏雪华早已洞悉一切的双眼,嘴角勾起诡异的笑容。

黄豪不甘的眼睛早已布满血丝,怒吼一声,土黄色的光芒大发,黄豪的身后竟然出现了一个黄色的大猩猩,眼睛已是鲜红色的,就在这时,萧若璇那俏丽的脸蛋变了脸色,眼睛闪过一丝的慌乱,而也在这时,夏雪华体内的夏雪墨醒来了。

“喂,怎么回事?为什么我感受到了一股浓浓的黑暗气息。”夏雪墨一醒,便叫道,那声音“啧啧”,差点震破夏雪华的耳膜,夏雪华无奈的说:“雪墨姐,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一位学员突然发狂了。”

“让我来看看到底怎么回事?”夏雪墨说完,夏雪华蓝色的眼睛底,流转着浅浅的紫色,淡的几乎难以发现,王思乔因为是裁判,所以去镇定黄豪去了。

王思乔走到黄豪面前,大喊:“黄豪,冷静下来。”黄豪却一直瞪大着双眼,身后的猩猩幻影一直闪动,王思乔皱起了眉,不过现在紧要的是把萧若璇转移下场,扭头对萧若璇吼道:“快走!”萧若璇显然被王思乔的吼声吓到了,心中忽然冒出一股无名火来,哼!你说走我就走,不是很没面子么?这个裁判是把我当逃兵么?我就偏不下去,你能把我咋地?

“该死。”见萧若璇不听他的话,王思乔爆了一口粗,绿色的灵力在空气中格外翠绿,在王思乔的背后,一个通体橙色的灵环散发着淡淡的的光芒,原本绿色的藤条间掺杂着一丝的橙色丝线,夏雪墨感到奇怪,问:“雪华呀,这个环是什么呀?”

夏雪华说:“雪墨姐,这叫灵环,是从猎杀灵兽得来的,分为十一种级别,分别是红、橙、黄、绿、青、蓝、紫、灰、银、金、彩这十一种,每一个灵环都会赋予异能一个新的升华,也就是一个新的悟理。思乔学长的橙色灵环赋予他的新的悟理是……”。

“束缚”。夏雪华话音刚落,那个藤条便束缚住了那只黄色的大猩猩,夏雪墨有些新奇的问:“伊?你怎么会知道这么多?难道你这么快就勾搭上了一个,刚才还听你叫“学长”这么亲密,有猫腻。”夏雪华被夏雪墨说的脸扑扑红的,看起来像一颗熟透的红苹果。说:“刚才我和一位女的比赛,下手重了一点,思乔学长就使用了自己的异能,木系,而且还是一阶五星巅峰,用藤条锁住了我的冰龙卷,所以我猜思乔学长的橙色灵环代表着的是束缚。”

在夏雪华与夏雪墨聊天的时候,王思乔已经把那只大猩猩给镇定住了,大猩猩的鲜红双眸也暗了下来,王思乔松了口气,宣布道:“比赛继续,比完赛的人可以回去了。”刚说完,夏雪华就想往校门走,大猩猩突然躁动不安了起来,往刚想下比赛场的萧若璇扑去,萧若璇明显吓了一跳,赶忙用空间转移到了安全的地方。

“嗷嗷嗷”大猩猩痛苦的嚎叫着,方向忽然转了向,往夏雪华扑去,王思乔心里竟然慌了神,说实话,他不信一见钟情,但夏雪华却给了王思乔这种感觉,夏雪华原本就迷糊,意识到大猩猩朝她扑来的时候,已经晚了,大猩猩已经朝她扑了过来。

“雪华,小心。”王思乔大叫一声,藤条如蛇一般紧紧缠绕着大猩猩,让他暂时无法动弹,夏雪华反应过来,已经是在王思乔怀里了,王思乔明显受到了严重的影响,嘴角还有血在流动,夏雪华顿时火了,我靠!你个大猩猩,竟然惹到我了,死定了!

夏雪华怒火中烧,挣脱了王思乔的怀抱,嘴角勾起诡异的笑容,夏雪华就是越生气越冷静,她早就摸清了大猩猩的修为:因为狂化从六星中期到了七星初期,还不是夏雪华的对手,不过王思乔一阶五星巅峰的能力为什么没有打赢它?这个夏雪华并没有多想。

夏雪华笑着,笑着寒意,空气也在霎那间降低了好几个度,地上,冰花开放,永不凋零,美丽的,也是残忍的,就如冰雪纷飞样华丽,冰花花瓣扬起,似在优雅的跳舞,单调却又不增看点,又隐藏着难以看透的危险,比赛场上似乎都被蓝色笼罩,散发着淡淡的寒意。冰雪飞扬,又在刹那之间绽放,华丽的光芒迷了双眼,冰花如刃,把大猩猩割成了碎片,在比赛场的黄豪也因为灵力消耗过度而晕倒了。

“思乔学长,麻烦你把这个人带去医护室去吧。”夏雪华说完,往校门走去,随之而去的是那残留的冰雪,夏雪华随意的一瞄周围,就看见了萧若璇那苍白的脸,和周围的人,夏雪墨可惜的说:“这个女的异能不错,就是缺乏实战经验,也不看看我家雪华,这丰富的经验,一看就是我教出来的。”

夏雪华只笑笑,脑子里却会想着雪墨姐那是对自己的残酷魔鬼训练,还让当时只有三星中期的我去打四星中期的灵兽,幸好我命大,活生生的把那个凶猛的灵兽掐死了。

“等等,学妹。”从背后传来一阵阴冷的声音,使夏雪华背后一阵冷风飕飕,夏雪华扭过头一看,一位面容俊美的男子正树立在夏雪华的背后,鲜红的嘴唇好似被血染过,白皙的皮肤没有一点儿血色,身穿着幽红色的校服,高挑的身材,化若妖精,十足的充满着魅惑。

人妖!这是夏雪华心里说的,这货怎么比女人还要美,虽然他的整个人诠释着的是红色,但却看出来了从地狱走出来的妖精,一点儿也不骚包!“学长,有事?”夏雪华尽量不让他看见抽搐的嘴角,说。

那个人说:“雪华学妹,你可以叫我空影学长,我叫血空影。”夏雪华理了理自己的情绪,因为她感觉自己三观要崩溃了,微笑着说:“空影学长,有什么事么?”

“没事,想邀请你去吃饭而已。”血空影笑着,犹如毒药一般令人神迷,夏雪华呆了呆,微唇刚想说“好”,雪墨姐的声音出现了:“雪华,不能去。”夏雪华宛如被泼了冷水一般,立马清醒过来,礼貌的微笑:“不了学长,我还有事,就不去了,谢谢学长的好意。”说完,疾步走出校门。

“雪墨姐,刚才怎么回事?我好像被什么东西控制了一样?”夏雪华刚逃离了学校,问到,夏雪墨幽紫的瞳孔泛着凌厉的杀意,语气冰冷的说:“你被下了迷魂蛊。”

“迷魂蛊?那是个什么东西?”夏雪华好奇的问到,夏雪墨瞟了夏雪华一眼,淡淡的说:“有些事,最好不要知道太多?”

夏雪华“哼”了一声,什么嘛?不说就不说,我才不好奇呢。

此时夏雪墨忧心仲仲,在这个世界里也有迷魂蛊?难道也有人穿越到这儿了?希望不会是他,千万不要是他!!!

入学考的奇怪事件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