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弟弟妹妹带我回家。

  新的一天开始了,初阳升起,晨风微微吹来,一颗颗晶莹透亮的露珠顺着叶子滑下来,欢快地跳跃着。绿油油的小草在柔和的晨光爱抚下苏醒了,在雨露的洗刷下显得更加绿了。

绿色树叶在风中轻轻摇曳,粉色花瓣在肆意飞舞,一位绝色少女穿着浅紫色的校服,发丝如网一样交错着,就像黑纱一样,网络般延长。那女孩有一双晶亮的眸子,明净清澈,灿若繁星,不知她想到了什么,对着自己兴奋的一笑,眼睛弯的像月牙儿一样,仿佛那灵韵也溢了出来。一颦一笑之间,高贵的神色自然流露,让人不得不惊叹于她清雅灵秀的光芒。

七色樱花飞扬,幻化成最美丽的风景,少女勾唇如妖,似一幅最漂亮的仙画,少女笑靥如画,蓝色是海洋的眼睛深不见底,清楚的映出了一幅画面:几个穿着灵范一中学校校服的高中生围成一圈,似乎在打人?少女走了过去,两位身穿灵范一中学校校服的学生,样子十分的娇小。少女心中立马冒出怒火来,今天不教训他们的 话,我就不叫夏雪华!

夏雪华拍着一个人的肩膀,那个人扭过头,夏雪华一个踢腿过去,正中那人下怀,一下子倒在地上,夏雪华对其余的人笑着,笑着有些寒意,说:“对不起呀,不小心伤到狗了,你们还不走呀?”最后一句就像来自地狱死神的警告。

“你给我记着,我们会回来的。”那些人的警告在夏雪华耳朵里显得格外苍白无力,夏雪华毫不在意的耸了耸肩,纤白的手扶起地上的两人,关心的问:“没事吧?”

“姐姐,没事。”一个长相甜美的女孩说到,又说:“我叫夏洛言,再读灵范一中学校初中部三年级的,他是我的弟弟,叫夏沐夜,读初中部二年级的,对了,姐姐,你叫什么?”

夏雪华看着夏洛言,心里有些哭笑不得,这小家伙嘴皮子溜的太快了吧,但还是回答了:“我叫夏雪华,还在入学考,如果我考上的话,应该是读高中部一年级吧,不和你们说了,我要去考试了。”夏洛言忽然惊呼一声,惊讶的说:“天那!你……你竟然穿紫色校服,你……你是全异能?”

夏雪华此时已经听不见夏洛言的话了,她直奔学校,一眼就看到了王思乔,不料王思乔先看见了自己,眼睛里满是惊讶,奇怪?昨天还没有这样的表情呀?夏雪华疑惑的走过去,手在王思乔眼前晃来晃去,王思乔突然抓住夏雪华的手,问:“雪华,你身上的紫色校服是谁给你的?”

夏雪华疑惑王思乔这个奇怪的问题,但还是说了出来:“这件衣服是校长寄给我的,有问题么?我觉得很好看呀”王思乔皱起眉,心里面想,校长这个老头子到底想干什么?

“我先去比赛了,再见。”夏雪华走向比赛场,王思乔叹了一口气,眼睛里有他看不到的柔情,宣布到:“请双方说出自己的姓名,异能,修为。”夏雪华勾唇一笑,如妖精般充满着极致的魅惑,恍若从天堂中走出来的天使,瞬间勾走现场男人的心。

“夏雪华,冰系,五星巅峰。”

“卓冰影,水系,六星中期。”

夏雪华仔细的打量着面前的人,卓冰影也看着夏雪华,场面一下静了下来,突然卓冰影身形顿了一下,语气略为颤抖的说:“你……你是全异能的?你竟然穿着紫色校服,怪不得你昨天能打败墨菲,怪不得。”夏雪华唇上扬了一个弧度,语气似乎被渲染了无尽的冰冷之意,使人心底一颤。

“她是全异能么?不是说全异能只有校长能赐的么?”

“肯定是假的。”

“当然是假的,谁听说过灵范一中还有另一个紫色校服全异能的。”

夏雪华唇角的弧度越来越上扬,充斥着无尽的寒冷,连在场的温度都降了好几个度,卓冰影身体一抖,冷空气从她的背后传来,吹得卓冰影一阵头皮发麻。“很抱歉呀,各位,我的这件衣服的确是校长给的,还有一点,我不是全异能,而是无异能。语气冷静的有一些的恐怖。

全场寂静,连一个蚊子都没了声音。夏雪华把那双蓝色的眼睛转移到卓冰影身上,就如一块万年不化的寒冰一般,说出来的语气更是让人掉下万年冰窖里一样:“开始吧。”平淡的,听不出来她在愤怒。卓冰影挺直了腰板,站起了身,冰霜般的美丽面貌,犹如冰山上那一朵傲然的雪莲,黑发飘扬,给整个冰霜舔添了几分凌厉,似那刺骨的飒飒北风。

要是说卓冰影是冰山上那一朵孤傲的雪莲,那么夏雪华便是从地狱里用血液孕育出来的曼珠沙华,那血色的彼岸,可以瞬间染红那洁白无瑕的雪莲。夏雪华唇角上扬,血红色的嘴唇魅惑天下,她笑得却是那般清风徐来,淡淡微雅,原本可以变成白天那淡雅的茉莉,却要成为那夜晚魅惑的彼岸。

“来吧。”夏雪华说着,卓冰影身上深蓝色校服猎猎生风(注:蓝色的校服有分为浅蓝色的和深蓝色的,浅蓝色是代表着冰雪,冰系,另一个是深蓝色的,代表着是水流,水系。)夏雪华不禁蹙起了眉,明明是水系,为什么我感觉到她身上一股极寒的气息。这时,夏雪墨出来撇了卓冰影一眼,紫色的眼眸里满是戏谑,淡淡的说着:“真不容易呀,能心甘情愿的把自己交给恶魔,获得力量,水化冰,哼!”

夏雪华的蓝色眼眸一下子凝重起来了,能把水化成冰的人实在不多,夏雪华问夏雪墨:“雪墨姐,你说如果她没有把自己交给恶魔,能把水化成冰吗?”夏雪墨勾唇一笑,嫣然的如世间最美丽的景物。夏雪墨沉思了一会儿,说:“可以,就怪她体内的恶魔不懂得好好利用这件身体了。”夏雪华脸上华丽丽的掉下三条黑线,雪墨姐,你是在怪别人呀?还是在夸你自己呀?

卓冰影身上蔓延着冰寒之气,却能够看见冰内那水在流动,卓冰影嘴角勾起了一丝不屑的笑容,说:“夏雪华,你还是赶快说一下你的临终遗言吧!”确定了夏雪华是一个无异能是的废物,心里不禁对她产生了蔑视,完全忘记了夏雪华竟然没有异能,那么她又是怎么能使出冰系的灵力呢?

夏雪华笑着是那么的优雅迷人,不会被卓冰影的话语折煞一分一毫,她在笑,她在笑卓冰影自不量力,她在笑卓冰影的愚昧无知,她在笑卓冰影的天真与自负!临终遗言?哼!可笑!我,夏雪华,已经不是当年那个软弱无能的废物了。“卓冰影同学,话可不要说的太满呀,这句话,应该是我讲给你听的才是呀!”卓冰影面色一冷,幽兰般颜色的瞳闪着凌厉的杀意,身边冰锥旋转,直刺夏雪华。

夏雪华轻蔑地笑着,身影如鬼魅般闪动,看不清她的身影,卓冰影幽兰颜色的瞳孔几似怒意窜了出来,就像一火苗,“腾 腾”的往上长,卓冰影耳边传来一抹温热,一根冰针从背后刺去,夏雪华那绝美的脸蛋沾染上了血色,看起来更加迷人,像是从地狱血池走出来的女修罗!

“我认输!”夏雪华大声喊道,众人一片哗然,夏雪华丝毫不在意,淡唇薄和张合说出几个字:“记住我说的话。”卓冰影那双幽兰颜色的眼睛涌出一股难以表明的情绪,说:“你原本可以赢的,为什么?”

“因为我不想让人看到命运悲惨的一面,我不相信命运,所以我不会让人再次重新经历我当初经历过的事,仅此而已。”夏雪华蓝色的瞳孔似乎在笑,衬托着那个笑盈盈的脸蛋,仿佛她在脆弱的活着,却能够保持着坚韧的心,夏雪华,她才是空谷里那一朵神秘的幽兰泉水。

夏雪华跳下台,王思乔过来奇怪的问道:“雪华学妹,这场比赛你原本可以赢的。”作为入学考的裁判,王思乔有着洞悉一切的能力,所以他才能看透夏雪华是故意的,可这有为了什么?真是让人难以琢磨,夏雪华瞟了王思乔一眼,或许是瞟了她身后的卓冰影一眼,轻轻的说:“如果你想看看我真正的实力,那么你就到后天的复活赛上看吧。”

“雪华?你为什么要认输呀?这场比赛你明明能赢呀?”王思乔一遍又一遍的问道,夏雪华看了王思乔一眼,蓝色的眸子依旧美丽,夏雪华笑靥如妖,立马勾住了王思乔的魂,但夏雪华说出去的话却是冷漠至极,令人心寒:“思乔学长为免也管的太多啦了吧?”王思乔暗了暗眸,对呀!为什么我要管这么多呀?自己又不是雪华什么人?可心里就是很难受呀!

夏雪华看着陷入死循环思想的王思乔,忽然纤细的手指弹了一下王思乔的脑门,笑着说:“想什么呢?我刚才是开玩笑的,走了。”说完,边跑道到校门口去,夏雪墨这时忽然跑出来了,说:“怎么了?刚才那小子貌似喜欢你哟,华儿。”

“雪墨姐你想太多了,学长是在担心我,以朋友的形式,OK?”夏雪华无奈的对夏雪墨说,雪墨姐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八卦了,真是一刻都不得安宁呀!不管了,好好准备一下后天的复活试吧!努力修炼!

“雪华姐,我们在这儿。”夏雪华感到背后有人在叫她,扭过头一看,原来是早上遇见的两个小家伙:夏洛言和夏沐夜,正朝着自己招手呢,夏雪华轻轻一笑,连太阳都黯淡失色,天空都没了色彩,走了过去,夏洛言一下子扑向夏雪华怀里,肆意的吸取着夏雪华与生俱来的幽香,说:“雪华姐,我好想你哟,你怎么认输比赛了?你明明可以赢的。”

夏雪华挑眉,说:“为什么这么确定我能赢呀?她是六星我五星,明明就不可以赢的呀。”夏洛言心里立马得意洋洋了,说:“那是因为我会……”夏沐夜突然星河般的眸子变得凌厉,像是甩飞刀一样看向夏洛言,夏洛言话语嘎然而止,马上不说话了。

夏雪华觉得好笑,这两个小家伙到底谁是姐姐,谁是弟弟呀?夏雪华忍住想要笑的冲动,说:“洛言小妹妹,你叫我干什么?”夏洛言笑盈盈的说:“雪华姐,你叫我小洛就好了,我连同我的弟弟邀请你道我家去吃饭好么?以报早上的恩。”夏雪华看向夏沐夜,见夏沐夜一脸别扭的样子,真是可爱呀。

“好吧!”夏雪华答应下来了,夏洛言连忙带路去了,中午的阳光格外耀眼,飘飘然的紫藤花洒落,带着一股泌人的香味,这一路上,只有夏洛言在一直叽叽喳喳的,其余的都是安静的走着,夏沐夜一直都在安静的走着,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恐怕谁也不相信这两个人是姐弟吧?好安静呀,夏雪华闭眼享受着安静的一切,自己有多少次没有经历过如此安静又祥和的场面了?

不知道过了多少个拐弯,也不知道走了多少条了十字路口,夏雪华忽然觉得这条路好熟悉呀,不知什么时候走过?夏洛言忽然停了下来,用手挠着脑袋,说:“咦?我是不是走错了路呀?”夏沐夜不禁扶额,自己的这个姐姐实在是太不靠谱了,连回家的路都能忘记。夏沐夜刚想指路,夏雪华纤细的手指只向一方,那正是回家的方向,夏雪华说:“是不是在那儿呀?”夏洛言一拍自己的脑袋,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说:“对呀,就是在那儿呀。”

夏洛言她们来到了一所房子,并不算朴素,也并不算华丽,就是那种平凡人家的住所,带着所谓的温馨与和谐,一股熟悉感愈发愈强烈,夏雪华蓝色的眸子里多了一丝奢望与苦涩,夏洛言打开门,说:“爸妈,我和沐夜回来了。”

“知道了。”房内传出一阵熟悉的声音,夏雪华身形猛然一颤,蓝色的眼眸蒙上了一层薄薄的水雾,一位身穿白色连衣的女子走了出来,星眸如繁星般耀眼,白皙的皮肤水嫩细腻,长长的睫毛微微卷曲,像一只蝴蝶的翅膀,更加衬托着她出尘脱俗的气质。

夏雪华正好与这位女子相对视,熟悉的脸庞,熟悉的气质,渐渐唤起夏雪华沉埋已久的记忆,那位女子的反应更加的大,女子星眸水雾浓生,一颗晶莹剔透的泪珠滑落,哽咽的说:“真的是你么?雪华。”

夏雪华粉唇微微张合,说:“妈,我回来了。”没有想到,原本以为再也回不来的家现在回来了,心里众多情绪如泉水般奔涌而出,最后化为蓝色眸子中的几滴眼泪,白月笑了起来,宛如芙蓉般令人怜惜,夏雪华立马抱住了白月。

夏洛言问着夏沐夜:“沐夜,这是怎么一回事呀?”夏沐夜瞟了夏洛言一眼,说的第一句话就是:“你傻呀,怎么看雪华姐就是我们的亲生姐姐呀。”

“什么?雪华姐是我们的亲生姐姐。”夏洛言听到这个令人惊讶的消息,不禁瞪大了双眼,世界怎么这么小呀!世界怎么这么狗血呀!

“皓平,快下来呀。”白月激动的连说话都开始颤抖,楼梯上,一位俊朗的男子一身简约的白衬衫,墨发翩翩起舞,修长的双腿用一件深蓝色牛仔裤来衬托,黑色的眸子一眼就看见了站在白月身旁的夏雪华,熟悉的面孔、熟悉的语言,以及那双熟悉的蓝色眼眸。夏皓平嘴唇动了动,也和白月一样,激动的说不出话来。

真的是雪华?天呐!真的是雪华?雪华回来了!大哥,雪华回来了!

很快,夏雪华就跟洛言与沐夜熟悉起来了,在正午,阳光十分亮眼,薄薄的金纱镀在了夏雪华牛奶般的肌肤上,殷红的唇上勾勒出完美的弧度。也许,一家人就这样吃吃饭、聊聊天,才是自己想要的生活。世间就是这么奇妙,自己竟被自己的弟弟妹妹带回家来了。

弟弟妹妹带我回家。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