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双剑荆棘花与冰主

  “我们要不要先离开?这里的主人如果知道我们没有经过允许闯到这里来……”

“来不及了。”哲林耳朵一动,已经听到了不远处的动静,“他们回来了。” 他赶紧拉着李珂躲到了院子里的一颗树后。

“嘎吱”地一声,原本只是虚掩的房门被打开来,淡漠却磁性的嗓音响起,李珂猜想这肯定是个长相不错的青年男子,听声音就令人好感倍增。

“上次周祭之后,星域各路势力已经虎视眈眈地锁定了塔林格勒,我们不知道守得住守不住……”

“祭主你不要太过担心,当初王上授下恩泽委任我族守住这块土地,千百年来,上至年迈老妪,下至三岁小儿,我族对王的忠心从未改变,哪里会有贪生怕死之辈!”

粗犷的男声适时地响起,语气中的激昂愤慨显露无疑。

“我担心的不是这个,我怕殿下万一暴露身份会被各方加害,到时只怕辜负王上的托付。”

李珂和哲林侧耳听得入迷,突然没有了声音,接着脖子前就横着一把十分锋利的刀。

“你们是谁?说,是怎么潜伏到这里的!” 横在眼前的刀已经割破了李珂的脖颈,她觉得脖子一痛,也不在乎自己是不是在流血,赶紧赔笑地说:“我是被一条蛇带过来的,真的,你看,它就在那儿???”

原来立在那里的蛇哪儿还有踪影,早就跑的远远的了,这个叛徒!亏她和哲林还来帮它!

“它跑了……不过没有关系,它的孩子在这里,喏,就是那里!”

年轻的男子执一把带有诡异问路的长刀,手指骨骼清晰且白皙修长,一阵微风袭来吹开他的长发,藏在发下的双眼显露,淡漠的眼神并没有什么特别的,但是双眸的颜色竟是一灰一白!想来这就是另一个大汉所说的祭主了。

他连李珂指的地方都不愿意看上一眼。

李珂不甘心地闭上眼睛。自己今天只怕是要莫名其妙地死在这里了,看哲林被压制得动弹不得,她早就歇了自己能逃走的想法。要杀要剐她也认了,虽然她还不知道自己的爸爸是不是平安,也不知道林威远方过得怎么样,还有远在帝王星的婉月、丁哥……

“你是谁,和冰主是什么关系?”男子问的话莫名其妙,李珂睁开眼,一脸迷茫地看着他。

突然,她看到了男子手臂上雕刻的图案。两把刀交叉,一蓝一红,荆棘花藤缠绕其上,和曾经见过的神秘图案何其相似,只不过不同的是一把是刀一把是剑。

她不由自主地念出脑中响起来那句话:“柔美的荆棘花绽放在最绝望之地,古老的神将诞生在生机勃勃的土地。”

刚才还拿着刀的两人突然收起手中的刀一膝下跪,李珂也被眼前突然的形式反转惊讶得目瞪口呆,哲林赶紧拉起李珂朝门外跑去。

“殿下请留步!我等刚才冒犯殿下还请殿下见谅。”李珂和哲林快要跑出院子的门了,结果门自动地合上了,两人惊魂未定面面相觑,只好转身面对身后还在单膝跪着的两人。

“你们说的殿下是谁?”哲林十分地奇怪。

被称为祭主的男人目光深沉地注视着李珂,随后缓缓地说道:“殿下,冥冥之中自有定数,一定是王上的保佑让您能够来到这里。”

李珂见所有人看向自己,心里忐忑不已地问道:“你没事吧?我出生二十几年可从没有听说过自己还有这样的称呼,你们一定是搞错了,这都是误会,我保证不告诉别人这里发生的事情,可以放我们走吗?”

“不会错的,能念出那句话的人除了殿下没有别人了!况且您已经得到了冰主的认可!这绝对不会错!”

“那句话是我从朋友给我的东西里知道的,还有,冰主是谁?”

“不会错的,这句话只有殿下能看到,还有这个标志是王上当年的战旗,因为殿下使剑所以王上特意将殿下的战旗改为双剑荆棘花!冰主是当年臣服在王上手下的冰精灵一族的王者!他在您的血液中留下了烙印!”

李珂目瞪口呆,为什么她完全听不懂?

“殿下,现在星域几大势力对王上留下的宝藏虎视眈眈,请您拾起昔日的荣光,带我们走出这片荒原,恢复帝国昔日的壮丽巍峨!”

双剑荆棘花与冰主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