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各方势力

  李珂干笑一声,决定不和这几个人争辩自己的身份问题。

“宝藏是什么?还有那几个大势力会对我不利?”李珂虽然不认为自己是他们口中的殿下,但是事关自己的生命安全,她不得不问个仔细。

祭主和身边的男人互相打了一个眼色:“殿下,此时事关重大,请您移步别处,稍后属下定会为您解释。”

李珂点了点头,跟他到了屋内,而哲林与那个男子被拦在了外面。

“当年王上曾经在国破之时封印了我国多年来的底蕴,只有拥有王魂的殿下才能打开!那些虎视眈眈地大势力手中只有宝藏的蛛丝马迹,但是难保他们不会推测出殿下是打开宝藏的关键来!”末了他说语气沉重地说道:“殿下,如今不能后退,只能前进啊!”

“那我现在是不是很不安全?”

见祭主不说话,她又问:“如果我离这里远远的,是不是就可以远离这场风波了?”

祭主痛心疾首地道:“殿下你可知覆巢之下焉有完卵的道理?一单身份暴露将是无穷无尽地追捕。”

李珂觉得自己现在的处境与祭主所描绘的没有差多少。

“那祭主……我现在怎么做能暂时保全自己的生命?还有我的一个朋友米亚你见过吗?”李珂拿出自己与米亚曾经在一起的合照,希望祭主能给她一点线索。

“殿下,您可以称呼属下哀,如今有曾经神勇无比的追风一族将誓死追随您,暂时没有性命之忧,只不过您的朋友……哀没有一点印象。”

李珂有些丧气地把照片收起来,但是她好奇追风一族的来历。

“追风一族是指这里的村落?”

“是的,他们是王上为殿下准备的一支骁勇善战的神兵,追风一族世代都只为在殿下的麾下大展手脚,只可惜,许许多多的人都无法等到殿下……”哀的神情十分感伤,眼眸中透着浓重的缅怀,“本以为这辈子无法等到殿下,已经做好决定与那群人同归于尽,不过终于让大家等到殿下了……”

说到最后,他的眼眶似有热泪滚落。

李珂看着眼前落泪的男人有些局促,她没有想到追风一族会那么执着,但是自己真的不是他们口中声称的殿下啊!

眼下之际,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

林威已经来到了塔林格勒,他按照自己得到的情报驻扎在距离主城不远处的一处宅院内,部下们也分别住在一些重要的区域收集情报,一旦有什么风吹草动,就能够迅速将消息传递过来。

“少主,家族传来密报,二少爷早在半月前就来到了塔林格勒,但之后却不知所踪。”

“嗯。”林泽来的比自己还早,究竟是巧合还是有预谋?半月过去了家族才传来消息,是打算让自己去帮他们找一找这个不省心的第二顺位继承者?

不管计划中途发生了什么意外,他只想看到和自己想象中一样的结局。

*

“噗”的一声,一把长剑从男子的胸前穿过,他双眼瞪大,难以置信地表情凝固在了脸上,一头栽倒了下去。

他倒下去的瞬间,男子扔掉手中的佩剑,不知从哪里拿出一块巾帕,反复仔细地擦净手掌,好像收割一条性命对他来说是十分肮脏的事情。

“主人并不想杀你,但是你实在是太蠢了,居然破坏了计划。”

*

“听说这一带有追风一族现身的消息了?”光脑的投影投射出一个人的背影,声音雌雄莫辩,让人分不出他的性别。

“是的大人,但是属下仔细打探一番,十有八九……是假消息。”这人的面容硬朗,举手投足全然的大将风范,可惜的是脸颊处有一处深深刀疤,不过魅力丝毫不减。

“宁可错杀绝不放过!通知你的手下这几天好好关注塔林格勒里的生面孔,我们谋划那么多年,不能功亏一篑。”

“是。”

随后投影“嗖”地一声化为一道白光流入光脑,刀疤男深深地除了一口气,这位大人总是给他难以描述的压力,每次面对他都会心中胆寒,想到这里,他按了一个墙上的按钮。

很快,身后的门一开。

“城主大人,有何吩咐?”原来刚才卑躬屈膝的刀疤男竟然是塔林格勒的城主斯坦!

“吩咐底下的人,这段时间塔林格勒无论大小的风吹草动都呈报上来。”

“另外,让你那些不安分的属下皮子都给老子绷紧点,要是坏了我的大事,你也准备好自己的墓碑。”

城主府的统领吓得冷汗直冒,连连保证自己的下属会安分守己。

“行了行了,快去做事吧。”

各方势力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