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潋滟,波澜再起

  但是此时那把蜕变后的剑却像是有灵性般竖直向下,似一颗定海神针一般狠狠地刺入漩涡的中心,原本按照漩涡的方向旋转的水流此时就像没有了指挥,水流激荡浪花飞溅,互相拍打的水浪从激烈碰撞、抵消再归入沉寂。

李珂对眼前的一幕目瞪口呆,这完全不是她现在所能理解地知识体系能够解决的,她可以分析力的大小,可以分析浪花中的组成,但是却怎么也无法解释那把剑为什么会拥有这样的神力!

此时水面已经缓缓地平静下来,李珂游出水面,四处张望着,那把剑已经安然地插在不远处的池边。

李珂朝着那里游了过去,那些小鱼儿也朝着那方向一同游了过去,好像那里对它们有十分特殊的吸引力。等到距离那把剑三丈远的时候,那些鱼儿却不敢再进一步,就在原地摆动着自己的鱼鳍不愿上前。

李珂十分吃力地爬山了岸,她发现自己根本无法直视那本曾经平凡无奇的剑了,眼前的宝剑就像脱胎换骨了一般,剑身布满了神秘的符咒纹路,剑锋处常常会有一闪而过的水光,剑柄倒是简单得出奇,荆棘花的纹路隐隐若现。

她摸着那把剑,想起了在梦境中见到的那把剑,那把属于赛娜的剑,名作潋滟。

“你是不是潋滟?”李珂叹息,很多线索都指向她的身份,她不愿意细想,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很多事情都是细思极恐,倒不如不想。

“赛娜,我终于又回到了你的手里。”李珂的脑海中响起了一道稚嫩的童音,清脆悦耳如同珍珠落玉盘。

李珂疑惑,为什么所有人都这么肯定。“你怎么知道我是赛娜呢?万一我不是呢?”

“我们出征杀敌同生共死,也早就定过契约。就算你肉身已死,经历百世轮回我也能认出你来,你的灵魂虽然残缺,但你的主魂还在。”

“我的灵魂是残缺的?我觉得我很完整啊!”她从小到大,从不觉得自己缺乏什么,她觉得自己的一些缺点都是很多人所共有的。

“是的,曾经的你是那么完美……但是你的父亲或许有办法解决呢!”

“我的父亲在几年前已经失踪了,恐怕已经遭遇不测。”

“啊……”懊恼的声音十分可爱,“不是那个父亲啦,是曾经的你的父亲——凯撒大帝!”

李珂摇头,觉得不可能,她还是不敢仅仅靠几个人的说法就认定一个完全不认识的陌生人是她的父亲。

“你要找到他,找到他以后你就明白了。”

*

昨天很多来到塔林格勒的外乡人都疯狂了,天际突然出现一道白光,就像传说中的神迹再现,一些信仰神的人竟然就直直朝着那方位跪了下来,只有少数理智的人还能克制住自己朝着那方向飞奔过去的欲望。

威力这么强大的术,要是没有什么才奇怪!

林威他们乍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就已经判断出这是一些书上记载的十分古老的术,但是掌握这东西的人在很久之前就没有多少人,后来不知道什么原因,就慢慢地淡出星域的历史了,而科技再当时已经有颇具规模地发展了。

但是他们对术也仅限于书籍上的记载,这对他们而言十分地神秘,掌管术的祭祀通常在找到继承者后会把自己的所有典籍烧毁,霍格家族那本关于术的书还是因为他们的一位先祖曾经和一位强大的祭祀并肩作战,那人赠与先祖的一份礼物。

那本书的意义价值更高于当中的内容,由此可见对于术,当世的人只怕没有多少人真正了解了,就是因为这样,林威不敢贸然行动,因为好奇心导致的冲动,其后果往往不是所有人可以承受的。

潋滟,波澜再起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