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章 往事:

  经过一轮永无止境的体育测试,10班终于迎来了又一个周末,然后历经长途跋涉,林洛到家了。

其实吧,林洛一直觉得每次回家都比去学校方便,为啥嘞,主要是去学校要转车,还要等很久的车,但回家就不一样了,回家只需要等大概十分钟的车,然后在车上颠簸大概四十分钟,然后在走半小时就到家了,所以回家好方便的说。

回到店里,苗筱正在准备关门了。

“猫姐,今天这么早?”才五点过,林洛把书包放下,给她帮忙。

苗筱又擦完一张桌子,把它归为原位,“今天开门没看黄历,生意不太好。”说着,把手中的抹布丢给林洛,示意她把剩下的桌子擦了。

“噢,那估计是中,高生准备月考了吧,没时间闲逛了。”林洛把桌子擦了,把凳子放好。

苗筱走到宠物的那边,抱起两只猫猫,从后门走上楼,开门,把猫猫放进去。

“汪!”

这时,守家的海豹从客厅冲出来,在门前又蹦又跳的,一副“你不放我出去就咬烂沙发”的觉悟。

“汪汪汪!”

拦不住了,那就只好放,“好了好了,我放你下楼。”确实,关它一天了,平常都是把它拴在咖啡厅的,主要是今天苗筱在厕所打死一只小强,所以就把海豹关家里捉蟑螂……

“汪汪汪…汪汪……”

链子一解开,海豹一路飞奔,直接冲下楼,然后看到林洛,就扑过去。

“汪!”

“卧槽!”林洛完全搞不清楚状况,就看到一坨东西飞过来,然后她光荣的被花式残血吊打,“嗷……有点痛……”左手上臂内侧还撞到桌子了。

“汪!”

海豹一阵狂舔林洛,表示自己绝对没认错人。

“好了好了,等我先起来再舔。”林洛想起来,问题是这只金毛寻回犬就是不让开。

“汪!汪汪汪……”

又蹦又跳,还顺便踩了林洛几脚。

“咱们好好说话吗……”林洛实在招架不住。

……

终于经过林洛不懈努力,这只有些发福的金毛总算从林洛身上让开了,而林洛撸起袖子一看左手,果然,之前撞到的地方已经泛红了,不出意外明后几天估计就变紫变青。

所以之前手上的活先交给苗筱,现在林洛要被这只有些发福的金毛拽着去溜达,没错,不是林洛拉它,而是它拽着林洛。

然后苗筱把剩下的工作完成,帮林洛把书包拿上楼,“早知道就不放海豹下来的,到头来还是我来弄。”她愤愤不平的把操作台擦干净,把各种容器摆好,然后锁前门锁后门,上楼。

在看另一边,拽着林洛的海豹终于有些累了,力道变小了,一人一狗总算看起来像散步了,哪像之前,一副要去干架的气势。

半小时后,一人一狗总算回家了,此时苗筱刚把饭煮好,然后在洗菜,林洛把海豹的链子放好,就来帮苗筱的忙。

晚饭过后,一如既往的还是苗筱负责逗猫林洛负责洗碗,弄完后,林洛跟苗筱打声招呼就只身一人钻进电脑室了。

把电脑打开,边玩手机边等它开机。这时,之前加的那个人见林洛上线了,就马上跑来。

“嗨”

“有事?”林洛对陌生人还是很淡定,不过要是她知道这个陌生人是之前的那个眼瞎的木懿晨的话,估计已经拉黑了。

“没事”

“噢,那掰掰”电脑也打开了,林洛懒得废话。

“聊下嘛”

电脑一切准备就绪,开机时间半分钟左右,“没空”林洛还有漫画要看,还有番要追,没心思跟这种人聊天。

“我发现你长得我一个朋友,真的”

把网页打开,在搜索栏输入漫画的名字,然后猛戳Enter键,进去漫画界面,打开漫画,“我承认之前是故意撞你的,行了吧”然后等图片加载。

“不是这个问题,你的性格很像我以前的一个朋友”

翻页,等图片加载,不过话说,这个网速还是很快的,一会就加载好了,“噢”

“不过后来她因为一些事情就离开了,然后我一直联系不上她”

更新的漫画大概有五六部,更新的一章大概是二十四页左右,现在林洛看的更新的这章已经看到一半多了,快要接近尾声,“节哀”

“额…她叫林辰雨,跟你一个姓,你认识不?”

“滴答……”

鼠标轻点那个红色的叉叉,关闭漫画窗口,林洛揉了揉太阳穴,然后林洛同时也关掉了木懿晨的聊天窗口,“居然是他,法克,想想之前……”

……

“之前借你的‘友情’现在还你了。”

丢下这句话林辰雨转身离开,当时正是十二月,天上正飘雪米,雪米落在林辰雨头上,她穿着冬季校服,头也不回的离开了,留他一个人呆在那里。

等他回过神来,林辰雨已经不在了。

此时,路边的一件黑色凯迪拉克,缓缓发动,开离。

“这样真的好吗?”后排的人看着窗外正在急速移动的人,“我们又不是打不过她……”

“小勋。”驾驶位上的李明鸢摇摇头,示意她不要再说了。

见此,李明勋也只好闭嘴,看着同排的林辰雨。

林辰雨把棕色的美瞳取下来,把头上的短假发取下来,冬季校服脱了,换上自己的衣服,“早知道刚开始就不戴美瞳了,眼睛好难受来着。”她不停的用手扇眼睛。

李明鸢见前面有个红灯就放慢车速,停在指定的区域,“木木,你真的想好了?”

林辰雨点头,“不就是背锅咯嘛,没事,误会就误会吧。”

李明鸢轻叹一口气,“难为你了。”红灯现在一闪一闪的,然后变成绿色,李明鸢发动车子。

“什么背不背锅啊,不就是比人多嘛,她们多有屁用,还不是打不过我们。”李明勋就是不服,凭什么所有人都相信那个碧池的片面之辞。

林辰雨撇了她一眼,“除非你想阎灏宸被另外一帮人找到然后吊起来打。”

李明勋还想说什么,但是毕竟关系到阎灏宸,说远一点就是跟林辰雨有关,想想还是算了,“切!”

李明鸢把车停在师大一个小区外面,然后陪着两人走进小区,一直往里面走,然后上楼,六楼。

从门外的垫子下面拿出一把钥匙,然后开门。门开后,又把要是放回原位,把门拉开,屋子里面光线很暗,窗子被窗帘封的严严实实,微弱的光穿过窗帘照进屋子里,可以让人勉强看清。

屋子是两室一厅的格局,地上全部都是垃圾:玻璃渣,水果刀,死去的金鱼,衣服,书本,饭菜……墙上有些许血迹,脱落的沙发套子上有一个显眼的血手印……

李明勋捡起课本,上面的名字是“程灏炎”,林辰雨走到副卧室,打开门,卧室床上有一个小不点在睡觉,不大的阳台上正坐着一个女生,她双脚悬空,手撑在台子上,头发凌乱。

“宸宸?”林辰雨走进去,而李明勋和李明鸢则在外面。

女生转头,看到是林辰雨,就从台子上下来,走过来拉着林辰雨的手,“你没事吧?”开口第一句就问林辰雨。

林辰雨摇头,“事情很顺利,如你所料。”然后她把事情大概说了一下。

阎灏宸听到她说,扯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微笑,“抱歉,我妈妈她……”

“我知道我知道,没事的。”林辰雨非常无所谓的耸耸肩,“反正我也答应了你妈妈,既然答应了,那就得遵守。”

“哎……”阎灏宸有些无奈,走到床边叫醒床上的小不点,然后走出卧室,叫李明鸢,“麻烦你了,鸢姐,带我弟去火车站吧。”

李明鸢点头,然后她抱起小不点,下楼,李明勋本来想留下来陪林辰雨两人,但阎灏宸阻止了,她怕李明鸢一个人应付不过来,叫她跟着李明鸢。

等两人都走了,阎灏宸拿出书包,简单收拾了东西,看时间差不多了,就扯着林辰雨一起去吃东西。纵使林辰雨一百个理由不想去,但阎灏宸还是生拉硬拽的硬是把她拖下馆子。

两人到了一个和阎灏宸很熟的老板家的馆子,老板一见人来,很是热情的招呼两人坐起,然后倒茶,问吃什么。

“炒两个我平常吃的菜,再加一个汤,可以吧?”问林辰雨。

林辰雨点头,“随你,我什么都可以。”

老板应声退下,然后将一桶饭抬上来就去炒菜了。

林辰雨喝了一口茶,“苦荞?”

阎灏宸点头,自己也喝了一口。

“你和老板很熟嘛。”放下茶杯,林辰雨问道。

“是啊,在你之前,我经常帮老板的女儿补习小学知识,所以熟也很正常。”添上茶水,然后帮林辰雨也添上。

“这样啊……”看着杯中的倒影,“话说你那混蛋老爹咋样了?被打死没?”

“谁知道呢。”

两人边吃东西边闲聊,等吃完东西天就已经黑了,结账时老板非常热情的给这顿饭打九折,然后不放心阎灏宸的林辰雨就送她回家。

路上要经过一个小巷子,巷子里的灯很早就坏了,早得在林辰雨认识阎灏宸之前就没亮过,一般都是借助高楼上居民区的灯光看清路,本以为会很顺利,谁知就快穿过小巷时,突然有人跳出来了。

“你回来了?”

一听声音不对,林辰雨马上把阎灏宸护在身后,从那人的影子就可以看出他高林辰雨一个头,此时林辰雨正盘算着怎么摆脱这个大麻烦。

“嘻!去死吧!”

不好!把阎灏宸推到一边,林辰雨凭着居民区的灯光一把握住那人手上的东西,顺势朝上一撇,另一只手直接砸向那人的手腕处,使他手上的东西和手脱离。

“MD!”

那人见势不对,马上抬起膝盖,朝林辰雨顶去。

林辰雨也不示弱,单手挡下膝盖,然后一手握拳使劲一打,往后一推那人随之倒地;见状,林辰雨直接骑在那人的身上,两脚踩住那人的手,然后就是左右各一圈。

那人连忙硬是吃痛的将手抽回,抓住林辰雨的领子,然后迎头撞上去。

“呃……”

就在林辰雨分心时,那人又是一脚将她踹开,然后一瘸一拐的走向阎灏宸,此时的她正急忙的打电话。

“嘿嘿!”

只见那人的手就快抓住阎灏宸,一只手抓住他的头发顺势将头撞向阎灏宸身后的墙,末了,林辰雨就像丢垃圾一样把那人扔在地上;不用猜都知道,那人的鼻子基本已经废了,林辰雨上去就是一脚。

“叫你狂!狂啊!劳资打得你妈都不认识你!来啊!

然后就是左脚右脚的换着踹……

“哈…哈…哈…哈…叫你狂……”

听着林辰雨大口喘着粗气,阎灏宸直接就呆了,她完全没想到林辰雨居然把一个男生打得不省人事。

“咚——”

就在阎灏宸看呆的时候,林辰雨突然倒下。

“木木!”

第三十章 往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