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具

  地图上,位于林市右下方的X市,聚人杰地灵,出了不少有名的大人物,其中一位,岚风集团总裁,岚勇。

岚勇十年前丧妻,独自一人把唯一的儿子拉扯大。那时候,尽管丧妻,但他还是把关于儿子的所有消息全部封锁,不让儿子过早的暴露于世。

毕竟自己的工作风险很大,表面上是制药厂,但同时也在贩毒和走私军火,跟一些政府高层打交道,涉足黑白两道,稍不注意,就是万劫不复。

此时,X市。莫恩已经进城了,在岚彻和Jin的指引下,她一路开到岚彻家门口。

“嗯……这真的不是最高人民法院?”摇下车窗,棂予看了一眼。

“等我下去开门。”说罢,岚彻拉开车门下去了。

他走到门口,看了一眼左边的墙,用手擦了擦上面的灰,几秒后,门开了。

“嚓——”

伴随着门轴缺油发出的声响,岚彻上车,指挥着莫恩前行。

“框框,我上次来你家可不是这样的。”Jin转头说道。

“上次是上次。”岚彻敷衍。

“所以你刚才杵那干啥?”祁叶好奇。

“虹膜扫描啊,不然怎么开门。”岚彻看了她一眼。

“我日,这么高档。”奈特有些惊讶。

七拐八拐,从大门进到一片树林,然后穿过水潭,过桥,下坡,依旧没到。

“诶不是,媳妇,你家真的不是开公园的?”棂予吐槽,“这么大。”

确实,开车的莫恩也感觉到了,去岚彻家就感觉从学校大门口到宿舍的感觉,估计他家占地面积不比学校小,跟紫禁城一半,故宫的三分之一,捅破天际。

“闭到,听话。”岚彻捏她脸。

“呸。”

终于看到岚彻家府邸了,不容易不容易,六人下车,岚彻拿着不知从那里摸出来的门卡,上前开门。

然后那个智障对着五人,做出了个“请”的手势。

“码的智障。”Jin看了他一眼。

“的智障。”接着是寝室长祁叶。

“智障。”老司机莫恩。

“障。”棂予。

“句号。”最后是奈特,“其实你可以把扫描的虹膜换成咸鱼的。”说完,拍了拍他的肩。

“老子……”岚彻想说啥。

“嗯,你,干啥?”进去的棂予转头问道。

“算了。”

进家后,第一感觉就是大,当岚彻打开门后,大厅的灯全部都亮了,楼上不知道还有几层。

一楼很空旷,地面呈圆形,墙壁是白色的,天花板有投影仪,连接楼上的楼梯扶手有金属花边,中间地面陷下,像一个舞池,周围一圈摆满了高档沙发。

棂予抬头,“好空的感觉。”

“嗒!”

岚彻打了一个响指。

突然,大厅变成了一个水下世界,各种水生物在六人身边游动,非常的真实,伸出手,可以看到“鱼”从手中“穿过”,然后游开。

“投影?”Jin看着这些,问道。

岚彻点头,“我爸弄的,从国外买来的全息,一般都是舞会上用。”

全息?!“我艹?!全息投影?有钱!”奈特大吃一鲸。

“嗒!”

又打了一下响指,瞬间,海底变成了草原。

“嗒!”

又是一下,草原再次变成了外太空。

“所以,你的身份到底是谁?”祁叶看着岚彻。

问出了一个大家都很好奇的问题。

岚彻看着这一帮人,叹了一口气,随便找了个地坐着,“岚风集团老大,岚勇知道不?”

众人点头。

“他我爸。”岚彻翻出了一盒烟,在众人的惊讶中,点上一支烟,“我爸表面上是制药厂的老板,但其实他还贩毒,走私军火什么的。”

Jin从岚彻手里拿过烟盒,也点上烟。

“我妈在我六岁的时候因为仇家来寻仇,她为了保护我,然后被一枪打中头,死了。”说着,指了指自己的头,“我爸为了不让我被发现,把所有关于我的消息全部封锁,就连我妈的葬礼,我也只是在车里等着,没见上我妈最后一面。”弹了弹烟蒂,岚彻继续道。

“后来我慢慢的长大,我爸也没管过我,我的生日,学校开家长会,我妈的忌日,我生病,我爸几乎都没出现过几次,有些时候他回来,没过多久就走了,有些时候他回来会一身伤,有些时候管家会接我去医院看他。”顿了顿,岚彻把烟掐掉,看了一眼时间,“呀,丧尸爆发的第二天居然是我生日。”

“不会吧,今天你生日。”棂予赶忙掏出手机,确实,手机日历提醒今天是岚彻的十七岁生日。

“生日快乐。”Jin说道,“恭喜和我一样大了。”

“生快。”奈特拍了拍他的肩。

“生日快乐。”莫恩看着他。

“生日快乐。”祁叶说。

“媳妇生快。”棂予抱了抱岚彻。

岚彻回抱着棂予,“生日明天再说,先睡觉。”

然后带着众人上楼,“这楼有四层,每一层都可以吃饭,都设有卫生间,全楼层覆盖WIFI,顶楼有花园,房子后面有游泳池,我一般住二楼。”

来到二楼,总算看到了厨房,客厅,饭桌,沙发,和居住房没什么两样。

“这边是卧室,一共有六间,除了我爸妈的那一间。”岚彻指了指,“其他都可以用。”

“那三楼是用来干啥的?”奈特问。

“三楼相当于书房,我爸偶尔回来办公用的。”岚彻抬头看着第三层。

“能洗澡不?”祁叶问。

“可以,卫生间每层都有,一层两个。”岚彻指着另外一边。

“行,那准备一下,待会洗澡睡觉。”棂予拉着两个女生,走进一间卧室。

三个女生进卧室后关门,Jin和奈特则顺势坐沙发上休息,岚彻往他的卧室走去。

没过多久,就看到岚彻一脸迷之表情的走出来,手里捏着个什么东西,然后也坐沙发上,手中的东西朝茶几上一丢。

“咋了?看到啥了?”奈特拿起岚彻丢的东西。

是个信封,已经被岚彻打开,里面有一张卡和一封信,显然信岚彻已经看了,里面的卡被一层白纸包着。

奈特撕开白纸,让卡重见光明,然后,就听到:

“我艹!黑卡?!”奈特叫了出来。

一旁的Jin伸头过来,一看,“黑卡!”

岚彻一脸懵逼,“咋了?”然后看到岚彻手里的卡,“哦,环球黑卡啊,原来我爸信里说的礼物是这个。”

啥?礼物?生日礼物?!

奈特赶紧把卡还给岚彻,“这卡你收好,要知道,这玩意比你爸的名字还有用。”

“哦。”然而岚彻一脸满不在乎。

Jin抽出信,看了一眼,然后放好,“你爸都是这样跟你过生日?”

岚彻点头,“要么打电话,要么就是把东西放我房间,但一般不会写信。”

Jin想了想,“好吧,那今天就先这样吧,有什么事明天再说。”说完他起身,“你爸妈的房间是那个?”

岚彻抬手。

“哦,那我睡这间。”然后朝房间走去。

“那是我的。”岚彻看了一眼。

“不怕,我们三一起。”奈特邀着岚彻。

等三个女生洗完澡,已经是三点多了,把校服丢垃圾桶里,棂予几个非常自觉的从卧室衣柜里那衣服穿。

卧室的床是正方形的,长宽大概是两米,够三人睡,把手机闹钟关掉,扔一边,关灯睡觉。

第五具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