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二具

  “……你们觉得,丧尸是怎么来的?”

“诶?”面对Jin的问题,奈特有些懵逼。

“不是说,试验失败的实验体在运输过程中搞丢了吗?”祁叶问。

Jin不否定,“这个说法放在那些普通的丧尸那行得通,但那些没关好的二狗子怎么解释?”

没人回话,Jin又道,“普通人只要碰了跟丧尸有关的东西都会变异,比如我们一刀两个甚至好几个的那种渣渣,那那些需要几人合力才能弄死的,应该不只是被感染那么简单了吧。”

“那些二狗子跟普通丧尸简直天差地别,有些还是结合体,打一次打不死。”Jin想到了之前在研究所遇到的,“所以丧尸爆发的初衷到底是什么。”

“丧尸爆发的,真正目的……”岚彻欲言又止。

“丧尸应该算超自然生物了吧?”奈特说道。

“嗯,人为改造出非人类。”Jin回他。

“嗯……你们觉得丧尸有没灵魂?”祁叶问道。

三人沉默了一会。

“没有,我觉得应该是靠着本能在行动。”奈特解释道。

“人最初的本能就是靠各种吃活下去吧,排除厌世。”Jin接着说,“吃东西,找同类,吃东西,找同类……”

“所以那些二狗子就像领头羊,带领着他们。”岚彻也跟着插嘴。

“像某种仪式,祈祷,寻找,欲望,贪婪。”奈特笑道。

仪式?

祁叶貌似被点醒,“话说,远古的时候有活人祭祀,祈求上神的恩泽,赐予他们某样东西。”

“那他们想要什么?”岚彻疑惑了。

丧尸,灵魂,祭祀,祈求,上神……

那大概只有——

“永生。”

两人同时说出口。

说出这个词,一瞬,剩下三人脸上只剩下难(放)以(尼)置(玛)信(屁)的神情。莫恩靠在门框上,和Jin对视一眼,看来英雄所见略同啊。

“啊,你醒了。”祁叶起身走过去,扶着莫恩坐沙发上。

莫恩坐好,等着他们的反应。

“怎么可能,这……根本不可能好吧。”岚彻推了推眼镜,“没有所谓的永生,就连时间亦是如此。”

“灯塔水母第一个表示不服并蜇了一下你。”莫恩一句话怼死。

“灯塔水母什么鬼?”祁叶没听懂,“你咋不海绵宝宝?”

“你怎么不问问神奇的海螺呢?”莫恩反问。

“灯塔水母只是理论上的不死,只是可能可以永生,其实就相当于不断更新,重置,每天每时每刻都在重复,使它可以一直保持新生的状态。”百科全书Jin上线。

“那为什么不研究灯塔水母,说不定还能找到派大星。”祁叶再次抛出问题。

“成本太大。”Jin说道,“而且,也许不够那么多人。”

“人多?什么鬼?”岚彻问。

“噗嗤,野心真大。”奈特也懂了。

“等下,想要永生的人不止一个!?”岚彻弄懂了。

Jin冷笑,“来自社会各界的高层,真是让人害怕。”

岚彻打了个激灵,想到了一个人。

“但我觉得他们的目的应该不止这么点,可能还要违背下生命的准则。”莫恩隐晦一笑。

“哦?此话怎讲?”Jin看着她笑,有些害怕她接下来说的。

“给你们几个关键词:耶稣受难日,裹尸布,木乃伊,自己猜吧。”说完,莫恩就不说话了。

几人很好奇莫恩什么时候改行卖药了。

接着,祁叶瞬间脸色一变,难以置信的看着莫恩,“不会吧……”她已经有答案了。

Jin也是面色严肃,坐在沙发上。

“对,就是你想到的所有结果中最坏的那个。”莫恩突然严肃起来。

岚彻有种不好的预感。

“那你是怎么知道的?”Jin看着她,“像这些东西,以那些科研人员的阶级应该不配知道吧,而且就算知道也不会随意说出来。”

莫恩一笑,她就知道Jin会问,“说出来可能你不信。”

Jin抬手,一个“请”的意思。

“莫恩,G-025号实验体,实验药剂特性是在被动或无意识的情况下,潜意识会根据实际情况和有限信息做出判断,推算出可信度最高的,同时还是即将发生或成立的事件。”莫恩严肃的说道,“其他能力有待开发。”

众人……

“我为啥没听懂。”祁叶一脸懵逼。

“那之前的那些事……”Jin消化完那段话,马上又问。

莫恩摊手,“睡觉做梦,梦醒的时候会过滤掉大部分有用的东西,所以那会没想这么多,现在就不一样了,想忘都忘不了。”

“那你这些东西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Jin换了个坐姿。

“人不都这样吗?做梦,梦到现实和梦境发生一样的事,只是我比较频繁,但又因为我梦醒就忘,所以没当回事。”莫恩不在意的说道。

“为啥会选择你做为实验体?”岚彻问。

“大概被监视了吧,毕竟做梦会演变成即将发生的事,这种体质,想想都怕。”莫恩一脸郁闷。

“真棒。”Jin调侃。

…………

莫恩就像团队中的大脑一样,不停的思考,将有用的信息传给每个人,另一边,卧室里的棂予,还是和最开始一样,一成不变。

在纳米机器人即将消耗完前,棂予受伤的部位周围开始冒出蓝色的东西,蓝色慢慢变大,变成和脸上手上一样的鳞片,接着覆盖伤口,但伤口却怎么也合不起。

我要 !!!

棂予的潜意识叫嚣着,伤口想要强行合上,但少了那样东西,不管怎么尝试都没用。

“呃……”干枯的嘴巴经过了这些天,发出来除了惨叫外,正常的声线。

“眼…睛…好痛……”沙哑的声音,棂予感觉自己右眼有什么东西,但她睁不开眼睛,手也动不了。

外面,祁叶好像听到棂予有动静。

“我去看看咸鱼。”说罢,起身离开,推门走进卧室。

但Jin他们不知道的是,看似正常的检查,下一秒,却从卧室里传来祁叶惊恐的声音。

“棂予!!!”

祁叶的喊声瞬间带动了外面的人。

出事了!

第二十二具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