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间

  “给我找全世界最好的医生!”

岚彻拿着手机吼道,电话那头的人沉默了几秒。

“知道了。”

“啧!”岚彻恼火的放下电话。

棂予处在卧室里一片腥味。

“到底怎么回事?!”Jin帮忙打下手,“怎么变成这样了?”

“我怎么知道!我进来的时候就已经成这样了!”祁叶拿着毛巾擦掉棂予脸上的血。

此时的棂予整个就像血人,鱼鳃一闭一合,努力呼吸着空气;右眼睁开,左眼紧闭,睁开的眼睛变得像动物一样,蓝色兽瞳紧盯着天花板,同时在冒着血泪;鱼鳞溢出血丝,鳞片强行闭合伤口;之前跟腌菜一样鱼鳍也打开,不停的摆动。

莫恩也是一脸懵逼,她没料到棂予会变成这样。

不管众人怎么努力,棂予的血就是止不住,就算岚彻要求以最快的速度找来最好的医生,那到老巢也是三小时后,三小时的时间,棂予能不能挺到那会都还是个未知数。

“咸鱼可能挺不住了……”奈特看着棂予。

“闭嘴!”莫恩吼道,“幺儿不会有事的!”然后用搜刮来的止血药给棂予敷上。

…………

奈特说的是实话,以棂予现在的状况,出血比回血的量大,除非马上输血抵消掉出血量,不然棂予就真的可以等死了。

“咳…咳…咳…”

棂予被血呛到了,这一激动,又冒出了不少红。

时间过得异常的慢,卧室里莫恩和祁叶帮棂予处理着莫名冒血的身体,Jin和奈特帮忙端盆换水。

莫恩帮棂予擦掉右手上的血,迎着上下摆动不安分的鱼鳍。

“嗷!”莫恩突然缩手。

“怎么了?”祁叶赶忙问道。

“我被…鱼鳍划到了……?”莫恩看着手上的划痕。

鱼鳍像是胜者一样,“不屑”的“看着”的莫恩,莫恩拿创可贴封住伤口。

莫恩看着棂予……

“幺儿吸毒了……”缓缓道。

“什么?!”Jin盯着莫恩。

“看这个样子,应该是Morphine。”莫恩没停止帮棂予止血。

“怎么可能!?为啥?”祁叶更吃鲸。

“高强度的止痛和麻醉。”奈特说道。

“所以也就是说他变成这样有一部分原因是因为毒瘾犯了。”Jin缓缓道。

“嗯。”

静……

没人停下手上的活,该干嘛干嘛,也没人在追究这个问题,

“止不住了……”祁叶拿毛巾捂着出血的地方,绝望的看着血人。

“瞎说什么实话,她还欠我钱没还,不能死!”莫恩不信,像棂予这种爱作死的,肯定挂不了。

奈特伸手探了探棂予脖子上的生命回路,“感觉比之前越弱了。”

“滚!”莫恩回头吼奈特一字,“谁敢说她挂我就让谁原地爆炸!说到做到。”

Jin拍拍奈特肩膀,让他少说几句,奈特无奈的把盆里的水出去换掉,Jin接过岚彻从客厅那来的止血药,撕开后交给莫恩。

…………

半响,棂予貌似有了好转,死瞪着的眼睛至少安分的闭上了,流血了也大概变小了,估计是没多少血可流了,棂予停止了抽搐,鱼鳍也不在嚣张。

奈特再次伸手,几秒后,朝着Jin摇摇头。

莫恩不知道第多少次洗毛巾后,用毛巾把棂予肩上的血擦掉,然后看着她。

即使莫恩在怎么逼自己,让自己“知道”棂予不会死,但以现在的情形看,棂予大概是真的撑不住了。

一片死寂,棂予再次流血,但众人有些无动于衷,不知道该怎么办,不知道病因就不能对症下药大概就是指现在,就算在聪明,对于没有接触过的领域,依旧是个智障。

………………

“呼呼呼呼呼——”

……

“嗯?”Jin转头看着客厅。

回头,奈特在看着自己,两人通过眼神,几秒钟后,Jin抓着岚彻出去了。

“莫恩去找个干净的房间,阿三和ADC负责把咸鱼搬进去,我和框框一会就回来!”

莫恩懂了,跟在Jin两人后面走出房间。

“发生了啥?”祁叶不知道突然这么急。

“照做就是了。”然后重新调整担架,“来搭把手。”

两人把棂予抬到担架上,莫恩在房门口等着两人,等把棂予安顿好,岚彻就带着一票子人进来,这群人全部穿着白大褂,提着工具箱。

“岚少爷,麻烦退出去,一会会有大型设备搬进来。”一个带头的人朝着Jin几人一脸作死的说道,“有些设备碰不得。”

“嚯?”Jin斜眼看着,“你最好态度放好一点。”拔枪,指着他,“对吧,兄弟们?”

“哗!”

“哗!”

“哗!”

除了岚彻,全员拔枪。

“选吧。”Jin说道。

见到Jin已经如此“客气”,这些人也不好再说什么,只得在五个人的注视下为棂予做检查,帮她戴好医疗设备。

好歹这堆医生也是见过大风大浪的人,看到棂予的变化除了窃窃私语,都不敢大声嚷嚷,等这一系列全部弄完,棂予总算平稳了,之前那个带头的走过来,对着众人说道。

“各位少爷小姐……”话还没说完。

“这里的,都是少爷,包括床上的那位。”莫恩发话。

“哦哦哦哦……”带头的连忙改口,“各位少爷们,根据我们的检查,床上的那位少爷,在一天前注射过类似Morphine的东西,在我们为她处理伤口的时候,我们发现她中度脱水,同时还发现,她体内多了一种物质。”

岚彻点头,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带头的翻了翻报告,“这种东西,至今为止。”推了推鼻子上的眼镜,“我只在鱼类体内见到过。”

鱼……

“什么意思?”岚彻看着他。

“字面意思。”带头的漫不经心的回答。

“真·咸鱼。”Jin说道。

“所以?”莫恩等着他们的解决方案。

带头人叹了一口气,“我们也束手无策,不知道是把这东西打进她体内,也不知道打进去的是什么,除了能给她吊着一口气,我们什么也做不成。”

一群人,再次陷入僵局。

本以为有了医生,就可以找到能让棂予恢复的方法,就算不能恢复,好歹能先醒过来也好啊,但最后的希望也灭了,棂予死不死只是时间问题,这一口气能吊多久谁都不知道,谁能保证老巢不被攻破,弹尽粮绝迟早要来。

五人坐在沙发上,棂予处在的房间一堆人进进出出,时时监控着她的状况。

“现在怎么办?”见众人都不说话,祁叶问出了她最关心的问题。

没人回她。

祁叶摊手,靠在沙发上。

一堆人就坐在那里,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天有些暗,又到了一天中吃晚饭的时间,但没人动,全都坐在沙发上。

片刻。

“好了好了。”果然还是得有人当出头鸟,“时间也不早了,咱们也不能这么耗着,该吃东西了。”Jin站起来对着众人说道。

祁叶很赞成,自顾自的拿着从冰箱里找到的食材就进厨房了,随手拿了个锅,开火烧水,东西随便切了几下,然后一锅乱炖,接着又把饭给煮了。

过了一会,就见她端着一堆东西出来,然后又拿碗拿筷,一窝蜂放在面前的茶几上,Jin率先拿起碗筷,除了他和祁叶,其他人几乎都不动。

“吃饭!”Jin看着其他三个人。

莫恩不是不吃,一想到棂予的状况,就没心思吃,本来当初应该是自己中枪的,但要不是棂予,可能自己已经挂了。

“多大的人了,吃个饭还要人悠着。”Jin拿着碗盛饭,然后塞到那三个手里,“不吃饭难不成吃屎吗,真是的……”

三人拿着碗,Jin和祁叶已经开始吃东西了,莫恩看着手里的饭,最终还是动筷了,见莫恩吃东西,奈特也拿起筷子,除了岚彻,都在吃东西。

时间慢慢过去,祁叶弄的一锅乱炖这快见底了,莫恩帮祁叶把碗筷收到看不到的地方,其他人就坐在沙发上,已经下午六七点了,棂予所处的房间进出的人变多。

奈特和Jin交换了一下眼神,Jin起身,岚彻也打算起来,被奈特一把拉住。

“框框,我有点事情要问下你。”强化后的奈特握力大到Jin也不能轻易的掰开,更何况是岚彻。

Jin走进房间,“情况怎么样?”

看到仪器上面的数值显示得都很低,Jin叹了一口气,看着床上要死不活的棂予,瞬间感觉希望渺茫,就在他叹气后,数值又降了几位。

“不是很乐观,她的血会随着呼吸有规律的流出,出血严重,我们带的备用O型血不够用了,虽然正在联系,但不知道能不能来得及。”

听完,Jin无奈,吩咐看护人几句后,走出了房间,走没几步,就听到一声惨叫。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Jin亿脸懵逼,“What the fuck ?!”刚刚不都是好好的吗?

客厅里,岚彻瞬间挣脱了奈特的爪子,几步飞到了房间,祁叶和莫恩顾不上碎一地的碗盘,一路跑回客厅。

“这么回事?”岚彻一到房间里,抓着医护人员问道。

“我,我也不清楚啊,明明之前都还好好的……”医生甲躺着也被肛。

“病人心率变低,血压变低!”一个守着仪器的护士说道。

刚到房门口的莫恩正好听到了这句。

“准备心脏起搏器和肾上腺素!马上抢救。”医生甲喊道。

“痛——!!!”

又是一声惨叫,棂予一个打挺做起来,眼睛瞪得跟太阳一样圆,然后又躺回去。

“棂予!”岚彻冲到床前。

“病人心率处于危险值!”

莫恩看着一旁的仪器,棂予的生命体征越变越低,但岚彻却有些失控。

“嘀——”

心电表变成直线。

“棂予!!!”岚彻瞬间暴走。

“啪!”

莫恩一巴掌抽到他脸上,“把他拉出去,小奇帮我按住幺儿。”拿起心脏起搏器,“老子要给她加个buff。”

第一间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