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间

  奈特下楼,一路跑到车的位置,打开后备箱,仔细查看。

屋里,Jin拿着地图,摊开,又掏出路上随手捡的收音机,打开。

“滋滋滋……”

一堆杂音,Jin一把丢给岚彻,“帮我调下。”

岚彻不知道这两个卖的什么关子,反正照做就是了,然后就开始捣鼓收音机,按按钮,拍了半天,又开又关,弄了半天。

“这里是……”

说人话了,岚彻把收音机放桌上,坐旁边等着,现在除了等也没别的办法了。

Jin见收音机见好了,就自己拿过来调,捣鼓半天,总算是接到了自己需要的东西。

“接下来,插播一条新闻,由于近日来各地民众暴乱,为了区分开各省各市,中央决定将一些省区合并,统一编号,以下便是新的调整……”

两人对视一眼,拿着笔,听着收音机,看着地图,划分出新的地区。

“xx省,xx市,……,……,……,包括xx市,分为华北区,其中,xx市,xx市,……,……,……,分为华北1区,剩下的全部是华北2区。”

“接着是华南区,xx市,xx市,xx省,……,……,和林市全部划为华南1区,而xx省,……,……,xx市,划为华南2区,这是华南区的部分。”

“然后是…………”

两人对照地图一合计。

“感情这是要自成一派了。”岚彻道。

“别吵吵。”收音机还没念完。

“……”

“最后,在每个区域我们都设有撤离点,请在撤离点附近的居民前往避难……”

随后收音机里就开始播报每个撤离点的位置,Jin仔细的在地图上标识,当听到华南1区的撤离点时,Jin不尽一愣。

岚彻也是一脸迷之表情,“这个撤离点不是早就被丧尸一锅端了吗?”怎么春风吹又生了。

“谁知道那群政府的人怎么想。”该听的也听到了,Jin把收音机关上,收好,“阿三怎么还不来。”

闻言,岚彻便径直走向楼梯,“我去看看吧。”

Jin点头,岚彻边下楼,他边把东西收好,起身去查看棂予的状况。

就在岚彻和Jin分开后,奈特早已关上后备箱,武器和汽油都还有,车上预备的粮食也还充足,一些常用的医疗用品也还健在,天已经完全暗下来了,但莫恩说的关键人物还没见到。

奈特转身打算回去,正抬脚,一股寒意就朝着奈特袭来,奈特一个寒颤,立马回头看着远处,没人,但刚刚那感觉却真是存在,好像有什么东西在窥探他。

他不敢多久,得赶紧回去和Jin商量,谁知一回头:

“你咋还在这?”

“卧槽!”奈特被眼前的岚彻吓个半死,“吓死我。”心有余悸道,“大哥,你来了就不能吱个声啊?”

“我看你在发呆,以为你在想事情,于是就没问。”岚彻说道。

这个解释也不错,“你这没问,差点把我吓出心肌梗。”

岚彻噗嗤一笑,“走吧。”说罢转身。

奈特点头跟在后面,上楼梯时,奈特又往后面看了一眼,直觉应该不会错,但是……

“看吧,我就说你在发呆。”走在前面的岚彻回头,又看到奈特回望。

奈特回头,“滚,你才发呆。”然后跟在他后面,看着眼前的人,奈特又有些疑惑,就在刚刚岚彻叫自己之前,那种感觉都在,岚彻一出声,那种感觉就销声匿迹了。

“啧。”奈特下意识的发声。

“怎么了?”岚彻回头。

“我在想小月叫我们小心,我们应该注意什么。”是敌方还是友军,奈特“懊恼”的摇头,一点也想不通。

这副样子,岚彻看在眼里,而眉头也跟着紧皱,揣在口袋里的手也不安分的动了。

“你们两个还要磨皮多久?”Jin亲自走到楼梯口,“赶紧过来,我把计划说一下。”

“哦来了。”奈特先回答道,然后抓着岚彻,岚彻手臂有点吃不消,他看着奈特,“走走走,赶紧的。”

岚彻被奈特拉进客厅,奈特啥都没说,倒是乖巧的做在沙发上,等着Jin发话。

Jin举着地图,“刚刚阿三不在,我把之前收到的信息说一遍……”说罢,就从地图上开始解释听到的信息,然后把拟定的计划也说了一遍,“等棂予那里稳定了,我们就马上离开这里,拿上东西,然后去华南2区的撤离点碰碰运气。”

说完,两人点头,见人听懂了,Jin收起地图。

“那这事就这样定了,等莫恩醒了在跟她说一声。”说着,抬手看了一眼时间,不尽皱眉。

“时间不够了吗?”奈特问道。

Jin摆摆手,然后朝着莫恩的房间走去,剩下两人对视相望。

祁叶简直无语了,两头跑,一个到死不死,一个睡如死猪,外面三个或有或无,就不明白了,好好的怎么倒头就昏了。

眼看着护士拿来一袋血,然后跟她说加上这袋只剩两袋了,问该怎么办,她也想知道该怎么办啊,棂予的身体简直是无底洞,这么多血还填不满她,现在好了,血不够用了。

“就不能用我们的血吗?”祁叶再次问道。

护士摇头,“病人是稀有血型,我们把仅有的这个血型的所有血袋全部都拿来了,但现在应该是不够用。”

“从医院调来也不行吗?”护士又摇头。

祁叶叹了口气,就看到Jin进来。

“怎么样了?”Jin看着棂予,她依旧是血不要钱一样,进去多少,出来一半。

摊手,“还能怎么样,血旺子不够了。”祁叶看着躺床上的人,“真的会有人来吗?”

“肯定有,只是不到时候。”Jin肯定道。

“那万一来的人不是怎么办?”祁叶又问。

“你见莫恩什么时候坑过你?这一路上,说啥啥都成,绝对没事的。”拍拍祁叶的肩膀,“辛苦你了。”

祁叶翻了个白眼,“好吧,那就暂时这样吧。”

莫恩说,棂予还有大概三到四小时的时间,Jin把时间定为三个半小时,然后一票人就坐在客厅等着,等待传说中的“救世主”出现。

Jin泡的茶已经换了四次了,奈特和岚彻玩牌已经互相把对方的脸贴满纸条,刚刚祁叶出来,非常无奈的告诉众人,血还剩半袋,莫恩不知道什么时候醒,小队再次陷入僵局。

正当祁叶出来,打算告诉众人,半袋血还剩三分之一时,莫恩醒了。

“那人还没来啊。”莫恩说了一句陈述语,接着她走过去,坐在沙发上,“岚彻,你包里的是啥?”

岚彻的左手口袋鼓起,一个模糊的长方形,他下意识的抓着口袋,“没什么。”

“那拿出来看看呗。”莫恩依旧执着。

Jin看着岚彻的口袋,又见莫恩穷追不舍,“你就拿出来给她瞅瞅。”

岚彻背脊有些发凉,这东西如果拿出来,可能小队会出现分歧,但现在一堆人盯着自己,就连平时只喜欢狙击枪的祁叶也来凑热闹。

“算了。”纸包不住火,接着岚彻从口袋里把东西拿出来,放桌上。

黑色的,长方体,有手掌长,有个微微凸出镜头,镜头斜上角闪着绿光,尾部还有USB连接口。

“监视器?”Jin拿起来看了一眼。

岚彻点头,“我再去找阿三的时候无意中看到的,这玩意就放在沙发底下。”

“沙发底下?”祁叶疑惑,“那不应该被你看到啊。”

“说出来你们可能不信,这玩意它震动了。”岚彻无奈的解释,毕竟一开始他还以为是手机。

震动?

“好迷的高科技。”奈特说出了大家的心声。

莫恩拿起监视器,倒腾了一会,“居然没有螺丝孔。”又看了看,“震动的话会不会是它内存满了?”

岚彻摇头。

“那就看看这里面录了些啥吧。”Jin说道。

闻言,岚彻就去找数据线,奈特把客厅的电视打开,等数据线弄来,Jin就开始调试,设置完一堆东西后,电视上出现了文档,打开文档,映入眼帘的文件让五人咋舌。

“卧槽……”

将近一百个视频,最早的视频是一年前的,最晚的就是六人小队,莫恩和Jin皆在对方的眼睛里看到了:

“真相。”

棂予的房间里,一位医生默默的听着外面发生的一切。

“来看看有没有什么不为人知的勾当吧。”Jin说道。

医生抓起柜子上的药瓶,朝着地上就是一下。

“啪——”

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棂予的房间,完全没人去管已经开始播放的视频,接着就听到一声破音的惨叫。

“啊!!!”

医生对着棂予右肩的伤猛地就是一拳,旁边的两个小护士完全被吓蒙逼。

“卧槽这个龟孙!”Jin第一个冲进来,“棂予!”

只见棂予肩膀的血拦都拦不住。

“她怎么了!?”莫恩几步走到棂予床前,看到棂予的状况,突然懵逼。

不应该啊,按理说棂予应该不会出什么太大的问题,怎么现在又……

五个人全部挤进房间,而外面有人把连接电视和监视器的数据线拔掉,又摸出一个U盘,插进监视器,几下的功夫,监视器就由绿光变成红光,那人重新把监视器连上电视,然后调好。

“我…我也不知道啊。”医生百口莫辩,“刚刚病人突然挥手,然后就把医疗柜上的药瓶打碎了,接着她伤口就裂了。”

“是吗?”岚彻转头问着护士。

“我…我…我…”护士不自然的看着医生。

另一个护士完全说不出话。

她们在医生的眼神威胁下,什么都不能说。

莫恩看到,碎掉的药瓶在棂予的左手处,而且旁边的柜子上除了碎掉的药瓶,其他玻璃材质的药瓶都没事,再说,左手动,为啥右手出事?

“嚯?”莫恩盯着医生,“那你倒是说说为啥其他的药瓶没事?”她指着其他的药瓶问道,“还有,左手作死为啥右手背锅?”

听她这么一说,其他几个才反应过来。

“这…这个……这是因为……”医生的大脑迅速思考,应该用什么理由搪塞过去。

“叮——咚——”

这时,门铃响了。

第三间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