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间

  棂予几乎是悬着的被一行人互送下楼,她一脸懵逼的看着架着自己的Jin和奈,刚想伸脚下楼梯,就感觉身体不受控制的往下跌。

  两人见状,连忙施力把她提起来。

  “躺了快一星期了,就别逞能了。”Jin说道。

  一星期?!

  “我不是记得阿爸被抓了吗?”还是说都是自己YY出来的。

  “这个就说来话长了。”一旁的助手说道。

  诶?这个声音,好熟,貌似在哪听过……棂予打量着走在前面的助手。

  跟着他们下楼,棂予慢慢捋清最开始发生的事,她只记得找回了老妈,然后和爸比被逮住了,接着被逮到了一个不知名的地方,有个女的给她打了一针,打到一半就不打了,然后还有啥……

  “咕~咕~咕~”

  ……

  “噗!”Jin转头瞄了眼棂予,“那个谁,帮我们咸鱼弄点饲料来。”

  “hhhhhhhh……”

  “23333333333……”

  “……”

  “笑什么笑,有什么好笑的。”棂予说道。

  “好笑啊。”莫恩扭头。

  “滚。”棂予没啥力气说话。

  “噫~”

  就这样,棂予被抬到二楼,祁叶和莫恩带她进房间换衣服,那些医护人员已经把医疗器械撤离,等着岚彻说接下来应该怎么做,站在一旁的助手看着那些医护人员,若有所思。

  棂予出来了,此时的她除了饿和脱力,其他都没啥事情,被祁叶扶出来,一把丢到沙发上。

  “哎哟!”棂予的脸撞在沙发靠背上,翻过身,“就不能轻点吗,我可是病人诶。”

  祁叶朝她竖了个中指,然后帮她找吃的去了,莫恩坐在沙发上,等着助手给棂予解释。

  助手组织好语言,清了清嗓子,“除了碰水会现以外,缺水和暴怒也会出现鱼鳞的症状。”

  棂予满头问号,“嗯???你们在说啥?”

  “你闭嘴。”随即Jin示意助手继续。

  接着就看到助手拿着桌上一杯水,朝着棂予就泼了过来,棂予瞬间抬手挡着,但还是有水溅到脸上,只见被水溅到的地上逐渐浮现出淡蓝色的鱼鳞。

  “你!”棂予刚想发怒,就被莫恩按下来。

  “安静听。”莫恩淡淡道。

  助手想了想,“如果只是部分区域触水,就不会长出鱼鳍,但如果掉进水里,那大概就会变成鱼摆摆。”顿了顿,“话说你会游泳吗?”

  棂予摇头。

  只听助手叹了一口气,单手扶额,“废了。”

  嗯???废了?棂予一脸不知道什么表情,“我…我又怎么了……”

  不等助手解释,就有人热心的帮棂予更新她的认知,从棂予一开始被买鞋子送袜子的被抓,到后来被注射药剂,接着被救回来,到现在她醒了,一切事情的始末缘由,全部都说出来了。

  “那也就是说之前给棂予打的药就是那剩下半瓶。”祁叶端着吃的说道。

  助手点头,看着一旁正在消化信息的棂予。

  “嗯……”棂予边吃东西边接收认知更新文件包,开始整理,“为什么会拿错?”

  助手一愣,没反应过来。

  “既然你再三确认,但为啥药剂还是错的?”棂予问道。

  “问得好我也不知道。”助手摊手,“就因为拿错,我还白挨了一嘴巴子。”

  “假设。”莫恩开口,“原本那瓶要拿给幺儿的是药剂A,但却拿成了药剂B,但A却写着B的名字,B换成A的名字。”

  “有人在阴我。”棂予看着莫恩。“但为啥要阴我?”

  莫恩摇头,“等我回去做个梦再说。”

  助手看时间也差不多了,起身,“好了该说的我也说了,有缘再见吧。”

  “你就这么走?”莫恩看着她。

  “难道你们要留我吃饭?”助手问。

  “要不你跟着医生他们走吧。”岚彻说道。

  助手抬眼,“好啊。”说着就朝医生他们走去。

  一群医生护士也没说什么,把东西该收拾的收拾好,带头人的医生看了一眼跟在队伍后面助手,对着岚彻点点头,得到岚彻的允许后,一群人浩浩荡荡的上楼去停机坪。

  把医疗设备放好,上飞机,系上安全带,医生给助手安排了一个靠门的位置,驾驶员调制好设备,缓缓拉起操作杆,飞机起飞。

  医生看到助手漫不经心的看着窗外,缓缓道,“你就不怕我把你丢下去?”

  “你不敢的。”助手撇了他一眼,笑道,“我的上司比你的上司等级还要高,我脑子里的东西比十个你还重要。”

  “所以这就是你阻止我干掉她的原因?”医生盯着她。

  助手一笑,“我的上司叫我这么做肯定有她的原因,我就是个做事的。”

  见她一脸轻松,医生暗笑,“就算这样,我们总裁也在去别墅的路上了,估计过不了多久你们要留着的实验体就被丧尸撕了吧。”

  助手看他那样,也不慌,“别小看鱼鳞的防御,万一伤的是你们总裁,这事就很尴尬。”

  说完,就不在理医生,继续看向窗外,医生也不自讨无趣的走开了,此时,棂予一行人正在检查岚彻家。

  “我艹。”棂予拿着扳手从刚砸开的墙角里掏出一个窃听器,“这都第几个了。”

  Jin从地上起来,把手里的一把玩意扔进奈特不知道哪弄来的大铁桶,“起码十几个快二十了吧。”

  不远处的岚彻蹲在地上,满脸复杂的看着已经露出线头的窃听器,他都不知道这个家里布满了这么多眼睛和耳朵。

  “三楼你们检查了吗?”祁叶问。

  奈特抬头,“那里不是划给框框和药鬼清理了吗。”

  正说着,就看两人从楼上下来,手里一堆窃听器和监视器,“再说我们吗,我们去四楼看了一下,那里很干净。”子夜把东西丢进铁桶。

  “正巧,一楼的东西最多。”莫恩从一楼上来,“我都拿不完。”

  棂予一脸卧槽,“那得有多少。”

  闻言,Jin拍拍手上的灰,“在准备一个桶把,不让装不下。”接着就跟着莫恩去一楼。

  奈特点头,离开去找桶,子夜拿起一个监视器,找来线,连电视上,准备把里面的东西弄出来看看,但不管换几个,电视屏上都只显示格式错误,或者就闪退。

  棂予把手洗了,浮现鱼鳞的手从桶里拿出一个窃听器,倒腾半天,也没弄出个啥来,倒是有一堆杂音,一旁的子夜试了一会,最后把监视器丢回桶。

  “估计是联动的。”子夜抓着桶的提手,示意棂予把窃听器放进去,“一个毁了其他的也别想用。”

  “你咋知道。”棂予问。

  “不然我就只们说按这些东西的人脑壳大,心大到不怕秘密泄露。”子夜走下楼。

  在棂予和子夜在倒腾的时候,奈特已经拿桶下楼,岚彻的汽油也准备好了,祁叶不打算下去观看。

  一楼大厅外面,岚彻几个把汽油泼在窃听器和监视器上面,见差不多了棂予拿着打火机,扔过去。

  “这样就可以了吧。”棂予看着大火。

  几人围在火边,噼里啪啦的声音不停传出来,确保每个眼睛耳朵都被火舔过,正准备离开。

  “哗啦——”

  “呯!呯!呯!”

  “……”

  玻璃碎了和枪声一同响起。

  “哗啦——”

  玻璃又碎一面,接着就看到祁叶背着巴雷特手上还抓着一把,单手拉着窗帘从二楼冲出来,接着完美落地。

  “小奇!”棂予跑过去。

  祁叶起身,脸上有玻璃碎片划到的伤口。

  “怎么了?有丧尸?!”Jin问道。

  缓了一下,“有个男的闯进来了,还带了一堆人。”

  男的?

第六间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