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间

  岚彻冲出房子,抓住岚勇,来不及喘气,“你刚说的什么?”

  岚勇没说话,只是他带来的人一个劲的分开他和岚彻,方式极其粗鲁,完全不顾他是少爷的身份。

  岚彻被推开,Jin和奈特上前接住他,他看着岚勇走远,想追上去,但感觉无能为力。

  把岚彻带回老巢,随便收拾了一下,七个人围在客厅。

  “你妈不是死了吗?”Jin说道。

  岚彻点头。

  “但刚刚你爸说……”Jin没说完,但刚刚岚勇说的大家都听到了。

  “那万一只是希望他去祭拜一下他妈呢。”棂予坐一旁。

  莫恩听她说完,“但这种事情,在这种环境下,突然说出来,难道不觉得意思变了吗?”

  “所以吧,估计只是一个衣冠冢。”子夜插嘴,“你爹骗了所有人,也包括你。”

  “但是,为什么……”祁叶就不明白了。

  岚彻沉默。

  “除非那群人给了他好处,一个无法拒绝,可以让他倾尽所有的好处。”Jin说道。

  “所以那公司到底叫什么?”奈特说到,“总不可能一直那群人那群人的叫吧。”

  子夜努力回想,这个公司的logo不会轻易出现,但他记得他曾经在一份废弃很久的文件上见到过这个公司的名字,好像是一串英文单词,然后音译过来的名字,“嗯……”

  都在等着子夜,等他想起来,不然连自己的敌人都不知道,怎么百战不殆?

  “Crazy!CrazyPeople!”子夜想起来了,“科瑞泽,或者叫CP也行。”

  “疯狂的人们吗?”Jin翻译出了意思,“这已经超出疯狂的范围了吧,大魔王要毁灭世界了。”

  那现在的局面大概就是:大魔王不满足现阶段人类的文明,打算自己搞个新世界出来,自己称王称霸,但底层人民不服大魔王的管制,现在正准备揭竿而起。

  “诶话说你怎么还没走?”祁叶才想起来,这里还有一个人。

  “我?”子夜指着自己。

  “嗯嗯。”祁叶点头。

  子夜轻笑,“我怕丧尸啊。”

  “那我们也怕啊。”祁叶说道。

  “但人多力量大啊。”子夜接着说道。

  “没毛病。”奈特对于这理由表示服气。

  莫恩看着子夜,“我是不是曾经说过要弄坏坑我们的杂修来着。”

  “诶?”子夜有些措手不及,“怎么了?”

  莫恩笑而不语,突然抽出不知道在哪捡回来的“疯狗”,刀尖抵在子夜脖子上,“没什么,就是恐吓一下你。”

  看着莫恩人畜无害的表情,子夜不知怎么得有些方张,“好,好的,恐吓信我收到了。”指了指刀,“有话能好好说吗?”

  “当然可以。”莫恩眯眼笑道,收回了刀。

  刀离开脖子后,子夜瞬间感觉到空气的清新,天那么蓝,草那么青,“所以你们还想知道什么。”

  “你是怎么进入科瑞泽的?”对于这点,莫恩非常的好奇。

  子夜有些尴尬的撩了撩头发,“在我跑路的时候,突然被人捞上一辆车,然后……”

  “然后你就成司机了。”棂予接嘴道。

  “边去!”子夜懒得管她,“然后我就被带到一个房间,大概吧,接着那人就跟我说,她会帮我进入避难所,过段时间就会让我去见朋友;然后我就到了她说的避难所,也就是科瑞泽,她当时一把我丢进去就把人扔到了一个相对危险的位置。”

  “危险?”莫恩问。

  “对,其实科瑞泽除了实验领域的分类,还有两个大分类:实践组和理论组。”停了一下,又继续说道,“理论组负责对于实践组的成果提出相对的理论问题和检验成果,同时还需要将实验的计划整理出来。”

  “没看出危险啊。”莫恩说。

  “有一次吧,我参与了一项实验计划,然后吧,实验没成功,虽然我的过失不大,但负责和我们对接的一个实践组的组员因为实验事故挂了,接着两个组就群殴起来了。”子夜无奈。

  “所以吃得开只是因为你口才好,脑子溜。”莫恩好像知道了什么。

  “差不多是这个意思。”子夜说完了。

  “那这跟他们三个有什么直接关系吗?”Jin就不明白了。

  子夜摇头,“我不是特别清楚,但莫恩的月之女神计划貌似是在很早以前就决定了的,而迪奥应该是正好碰到那个时间点,倒是棂予的实验让我有些疑惑。”

  “怎么说?”莫恩问道。

  因为之前莫恩推断棂予应该是巧合,但那会已知消息不多,现在收集的信息差不多都拼好了,这件事看着就有些奇怪。

  “还记不记得我之前说过的那个人。”见众人点头,“听声音应该是个女的,在我被带离时,我听到了大西国三个字,还说要迎接什么什么陛下。”说到这,子夜相当于已经把自己找到的消息都抖出来了。

  “大西国?”莫恩想了想,“那是啥?”

  “传说,那是遗失的亚特兰蒂斯大陆。”子夜解释道。

  !

  众人先是惊讶,接着看向棂予。

  “我们身边的炸弹可真**多。”Jin感叹道。

  奈特苦笑的摇摇头,“我是炸弹一号。”

  “阿炸你好。”棂予说道。

  “好了好了。”Jin招呼众人,“饿的自己找吃去,不吃的就去睡觉。”最后看着子夜,“走,我们去交流一下哲学。”说着就就拉上他,朝卧室走去。

  “那个……”棂予举手,“有人看到我的狗腿子了吗?”

  狗腿?

  “你的刀不是掉在监狱了吗,放心吧找不回来了。”祁叶说道。

  突然,子夜想到了什么,“等下。”说着就下楼了,过会,只见他提着一个袋子,“拿去。”

  棂予接过,打开,自己的装备一个不少,“哪找到的?”

  “顺手捡的。”子夜转身朝着自己的房间走去。

  拿好装备,“你们饿吗?”棂予问。

  莫恩摇头,祁叶点头。

  “吃你的泡面去。”对着祁叶说道,又转头对着莫恩说,“走,睡觉。”

  过了会,吃完东西的祁叶推门进来睡觉,棂予和莫恩已经睡着了,把外衣脱了,祁叶就躺床上了。

  夜深了,这一觉醒来肯定又是第二天大中午,而另一边,科瑞泽总部,楼顶的会议室,几个人围在圆桌边,正在开会。

  “……悬赏已经发出去了吧?”离门最远的男人问。

  “是的,估计过不了多久,实验体就会回到他们改待的地方。”男人左手边的人说道。

  “嗯。”男人满意得点头,接着转动转椅,背对着众人,“还有什么事情要说的?”

  “还有一件事,关于……”

  会议持续了四五个小时,最终才散会,带着男人的指示,其他人继续回到自己的岗位。

  ……

  此时,莫恩预见的未来:

  天是红色的,地上堆满了丧尸的残骸,不远处,摆着一些没见过的东西,莫恩连忙走过去。

  “咯呐!”

  踩到一个东西,低头一看,有点眼熟……居然是棂予的尼泊尔?!但这刀居然碎了?

  没等莫恩细看,突然一阵不知名的风刮过,旁边的土坡上,吹下了一个杯子,杯子一路滚下来,里面还放着一把短刀。

  莫恩正疑惑要不要捡起来,突然感觉有一道视线对着自己,莫恩猛地回头,一只大鸟歪着头,用它那幽绿色的眼睛看着她,莫恩和它的视线对上,在它旁边摆着一套手术刀具,但刀具上有一些红色的不明液体。

  顺着液体看去,一个三分之一米高的圆柱形药剂瓶,瓶子已经破损,但瓶子底部还残留些许红色液体,在瓶子里面,有一颗变形的子弹。

  大鸟看着莫恩,头摆正,展翅。

  “扑愣——”

  一下飞走,莫恩来不及考虑大鸟的飞行轨迹为何那么突兀,就看到天上掉下了三节手指头,没有什么特别得地方,但手指的方向那里却躺着一个人,好像是棂予,莫恩没多想,立即跑过去。

  “幺儿!”莫恩想叫醒她,但在手抬起时看到自己满手的血。

  这个棂予身上的衣服沾有大量的血迹,背上最多,有些血迹已经发黑,莫恩叫不动她,看着这个棂予,感觉有些小,就像小学时期的棂予,一脸稚嫩。

  棂予怀里还抱着一个半米高的方形培养皿,培养皿里放着一个圆球,正方体六个面的中心点都有一个金属条固定着圆球,看着大小,莫恩实在猜不出圆球是啥。

  天色从最开始的红色欲变欲深,正当莫恩想要继续深究时。

  “咔嚓!”

  莫恩回头,远处的天空有些碎裂,还有脱落的现象,接着她听到了熟悉的一声。

  “卧槽!”

  棂予又被踢下了床,而踢她的祁叶,睡眼朦胧的看了棂予一眼,起床上厕所去了。

  莫恩半醒着,准备继续睡的,接着就听到一声巨响:

  “哗啦——”

  “哗啦——”

  “哗啦——”

  “……”

第八间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