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谁让你起不来的

  等到白浅浅睡醒的时候天已经黑了,秦慕言也已经帮她写完作业了。

其实秦慕言答应帮她写作业完全是因为白浅浅用自己一学期的巧克力打赌,说只要秦慕言帮她做作业,她学期末的时候就保证不垫底。

迷迷糊糊的从床上坐起来,白浅浅掀开被子下了床,其实是因为闻到香味了啊。

“秦慕言,我饿了。”一出了秦慕言的房间,白浅浅就冲着在厨房做饭的秦慕言喊道。

秦慕言把头从厨房里伸出来,“再等会就吃饭,茶几上有饼干,你先吃两块垫垫。”

他们所住的小区都是套间,四室一厅的,一个厨房,每个卧室都有浴室,亲爸爸甚至把其中一间卧室改成了书房。

拖沓着拖鞋,白浅浅走到沙发上坐好,拿了遥控器打开电视调到自己喜欢的台,这才拿起茶几上的饼干吃起来。

秦慕言和白浅浅都在市中心的高中读高一,每天秦慕言骑着机车带她去,速度快,所以每天稍微晚点起也没什么问题。

“洗手吃饭。”秦慕言家客厅的餐厅是通着的,所以就在离厨房门的不远处立了饭桌。

白浅浅乖乖把手里没吃完的饼干放回去,然后去厨房洗手。

秦慕言会做饭还是从小到大练出来的呢,再加上白浅浅又挑食,所以他的厨艺虽不及饭店的大厨,但是随随便便就做出一桌白浅浅爱吃的菜完全不在话下啊。

白浅浅从厨房洗了手出来,甩甩手上的水珠,就直接到餐桌坐了下来。

“晚上不许再熬夜看动漫了。”秦慕言帮她盛了米饭放到她面前。

“我没有。”白浅浅撇撇嘴,然后夹了一筷子香菇到自己碗里。“我只是不小心才会起来晚。”

白浅浅想咬他,不就那天看动漫被他逮到,再加上第二天又起来晚了,用得着天天吃饭的时候说么,听的她耳朵都要长茧子了。

“听到没有。”秦慕言凶巴巴,又给她盛了排骨汤放到她面前。

白浅浅点点头,表示自己听到了。

“阿姨下午打电话来说今天晚上不回来了,说是要和叔叔去s省一个星期,让你在家乖乖的。”秦慕言坐下帮她剥虾,他知道白浅浅不会剥,但又极爱吃虾,所以只能自己动手给她剥了。

“知道了。”白浅浅一边扒拉饭一边吃他递过来的虾。

“马上就要期末考试了,你别忘了答应过我什么?”秦慕言瞪她一眼,马上都要放假了,天天还爱这么玩,要是没考好,怕是白阿姨又要揍她。

又把汤喝了两口,才慢慢说,“要是没考及格,就一个学期不吃巧克力。”

不就是巧克力嘛,大不了偷偷吃,反正学校里也有人送她。

吃过饭,白浅浅在看电视,秦慕言在厨房刷碗,本来秦慕言也想着让她帮忙刷碗的,但是看了一眼白浅浅那十指不沾阳春水的手,摇摇头还是算了吧,别到时候把碗都弄掉地上去了,白浅浅又是个没脑子的,肯定又会伸手去捡,到时候划到手,心疼的又是他。

“秦慕言,我要喝酸奶。”看着电视都还不消停,还要指使秦慕言

帮她拿这拿那。

还在刷碗的秦慕言听到她喊,就甩了甩手上的水珠去帮她拿酸奶。

“小心点吃。”帮她把酸奶盖揭掉递给她。

白浅浅瞥他一眼,又不是三岁小孩子,还用你说。

不,白浅浅就是三岁小孩子,经常吃东西不小心弄到身上,还好是天越来越热穿的少,要是冬天说不准秦慕言都要喂她吃。

秦慕言的爸爸是一家D省上市公司的行政经理一两个月才会回来,妈妈在市中心开了一家服装店,平时也挺要忙到挺晚所以也很少回来。

白浅浅的爸爸和妈妈都是公务员,那经常一两个星期不回来都是正常的,所以白浅浅也算得上是从小学开始就在秦慕言家吃喝拉撒睡,就连衣服都是秦慕言帮她洗,她倒也不会觉得不好意思,其实是都已经习惯了啊,要不是老师经常说什么男女有别,她都要让秦慕言帮着洗澡了啊。

洗了碗又把厨房整理好秦慕言才出来,看了看客厅墙上的钟,已经快八点了,想着明天上学,要是不让白浅浅早睡的话,只怕是明早有喊不起来,“去洗澡,然后睡觉。”可能是习惯,秦慕言的口吻满是命令。

白浅浅把喝完的酸奶盒扔到垃圾桶,看了他一眼,“才八点。”所以还很早。

“谁让你天天起不来。”秦慕言道出事实,每个星期都要迟到那么两天,这都快要期末考试了,再迟到老师就要请家长了啊。

“知道啦。”白浅浅嘟嘟囔囔,这才从沙发上起身。

见着白浅浅去卧室洗澡了,秦慕言这才出了自己家门,走到对面开白浅浅家门,他就知道又没锁,把白浅浅把书包找出来,又检查了里面没少东西才拎着出了门,顺带拿出钥匙锁好了门。

一般白浅浅都是只有周末才想着要回自己家睡,但还是会经常半夜就跑到对门去敲秦慕言家门,然后跟他一起睡。

谁让你起不来的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