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我可以多吃点么

  秦慕言家除了书房就还有一间多出来的卧室,本来是给白浅浅睡得,可她不干,非要跟秦慕言睡,就算是让她自己睡,但是第二天一起来还是会看到她在秦慕言的床上睡得正香,按照她的话就是让她自己睡会失眠。

清晨总是凉爽的,太阳还没升起来闹钟就已经响了,秦慕言睁眼伸出手把闹钟关了,又看了看像只八爪鱼抱着自己的白浅浅,叹了口气把她的手拿来,自己起来坐早饭。

换好衣服又洗漱好,把衣服都放到洗衣机里洗,这才走出房间去厨房。

秦慕言每天都会早起来半个小时来把所有事情都弄好,要不是时间会来不及。

秦慕言烧了稀饭,又到小区门口买了茶叶蛋和包子,回到房间把洗好的衣服晾在阳台,才喊白浅浅起床,活脱脱的贤惠有木有?

“浅浅,起床。”秦慕言从柜子里翻出了白浅浅的校服给她放到床上,又在旁边的柜子里拿了袜子。

白浅浅的衣服差不多百分之八十都在秦慕言家,而在自己家那百分之二十恐怕还是不穿的。

迷迷糊糊的揉揉眼,对着落地窗往外看了一眼,“天亮了啊。”然后翻了个身继续睡。

秦慕言哭笑不得,刚刚那算是什么啊,做梦么?

“快起来,这个星期不可以在迟到了,不然又要被罚站了。”说实在的,秦慕言陪着白浅浅可没少被罚站,那是因为迟到的次数太多了啊。

白浅浅这才迷迷糊糊从床上坐起来,头发也是乱的不行,“我衣服呢?”

秦慕言赶紧把找出来的衣服递给她,然后自己出厨房把买来的茶叶蛋和包子拿出来放到桌子上,又盛了稀饭。

白浅浅换好衣服,挠挠自己乱的不行的头发,才走去浴室洗脸刷牙。

对于白浅浅的头发,她也是苦恼到不行,每次一打结就很难梳开,这不又打结了,没办法只能在浴室喊,“秦慕言,梳不开。”

人家都是有困难找警察,白浅浅是有困难找秦慕言。

“是不是昨晚我给你吹干头你又没梳?”秦慕言一进来就看到白浅浅已经气的把梳子扔到地上了,脸上还写满了我要剃光头,我要剃光头。

白浅浅没说话,秦慕言在心里摇摇头然后捡起地上的梳子帮她梳头,没几分钟就好了,一看就是经常帮她梳啊,又给她扎了个马尾辫,才拉着她出去吃饭。

饭桌上白浅浅一手拿着勺子喝稀饭,一手拿着秦慕言刚给她剥好的鸡蛋,咬一口,没吃到蛋黄才开始满足的喝稀饭。

“今天中午不许跟袁媛坐到一块吃饭。”秦慕言拿起包子掰了一小块递到她嘴里。

上个星期白浅浅不知道来了什么心思,天天中午跑去跟袁媛坐一块吃午饭,其实只有他知道那是因为白浅浅又没把午饭吃完,没跟他坐一块正好端去倒掉。

“再不把饭吃完就倒掉,就多吃一份。”秦慕言瞪她,不要以为她心里那点小心思他不知道,怎么说她也是自己养大的。

白浅浅蔫蔫点头,不就是不跟袁媛一起吃午饭嘛,有什么大不了的。

“那我可以多吃点巧克力么?”既然要把饭吃完,怎么着也要多给点巧克力安慰安慰她吧。

秦慕言点点头,随便吃了两口饭,就去房间拿两个人的书包,白浅浅性子懒,他若是不提着书包,只怕是她就敢这么什么都不拿就去学校。

“我吃完了。”拿了桌上的纸擦擦嘴,又从冰箱里拿了酸奶比秦慕言早一步出了门。

白浅浅是不拿钥匙的,她家里的钥匙都在秦慕言那。

锁好了门秦慕言才拉着白浅浅下楼,从楼下车库推出机车,把头盔给白浅浅戴好,才把书包都递给白浅浅让她抱着。

他们学校是在市中心,骑车的话十几分钟就能到,也不用怕会堵车。

到了学校门口秦慕言让她抱着书包先去教室。

“浅浅。”还没走到教学楼的楼梯口,就听见有人在后面喊自己。

“你星期六跟刘薇出去玩为什么不叫我?”袁媛满是怄气的看着白浅浅。

白浅浅是眼睛往旁边看了看,那天只顾着太兴奋貌似忘了。

“我我我……”就在自己不知道说什么的时候突然看到秦慕言,“秦慕言。”

然后就在袁媛转头的时候,白浅浅就已经往楼上跑了。

袁媛咬牙切齿,“白浅浅。”

秦慕言走过来淡淡看她一眼,没说话,往楼上去了。

教学楼有四层,他们高一三班在二楼,这栋教学楼全是高一,高三在学校的最后面,因为要高考的原因,所以需要一个安静一点的环境。

我可以多吃点么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