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不许再挠门了

  秦慕言失宠了,虽然他从来就没有被宠幸过。

自从吃过晚饭白浅浅就一直对毛球爱不释手,要不是秦慕言在,怕是都要亲上去了啊。

“宝宝,明天要上课。”秦慕言整理好厨房走出来,虽然现在不是很晚,但是对于白浅浅能早睡一分那她第二天的起床气就会稍微少那么一点点。

白浅浅没看他继续跟毛球玩,“我知道。”

毛球被白浅浅摸着毛正舒服这呢,慢慢抬眼看了下秦慕言,满脸写着别烦。

“要早点睡。”秦慕言走过来把她手上的毛球抱到自己怀里,“明天再玩。”

“你烦。”白浅浅瞪着他,其实才玩了一会啊,下午买回来的时候玩了一会然后就让写作业,这好不容易吃过饭才玩一会为什么又让去睡觉了啊。

毛球也瞪着他,它现在还不想睡觉啊,之前在沙发上睡了一下午了都。

“乖。”秦慕言把毛球抱到今天下午在墙角临时弄得窝里,然后就去阳台收衣服。

高二的学业对于白浅浅来说算不得上重,最起码秦慕言不会逼着她作业乱七八糟的题,她只要把老师布置的作业写完就好了。

因为毛球被秦慕言强行抱回了窝,白浅浅只好心不甘情不愿的走回房间洗澡睡觉,头发吃晚饭之前已经洗好了,所以就不用那么麻烦了。

天气已经冷起来了,白浅浅也就那么随便洗了洗就出来了,从浴室出来更冷啊,立马上床缩到被子里才暖和那么一点点。

南方跟北方不一样,用不着那么早就开暖气,北方已经零下摄氏度的时候南方还在零上啊。

“洗好了。”秦慕言推门进来,刚刚他把衣服折好放起来的时候又出去看了看毛球,还是挺乖得,自己趴在窝里。

白浅浅从被子里露出头来,“毛球会不会冷?”

“不会。”秦慕言走到床边坐下,“我有从柜子里找了条不用的毯子给它。”好留着晚上冷的时候盖。

“那就好。”白浅浅揉了揉自己的脸,为什么之前不困,一到床上就困了。

秦慕言觉得好笑,“困了就睡。”然后起身去柜子里翻出睡衣走去浴室。

白浅浅眨眨眼,但是越眨越困,最后直接侧了个身子睡着了,秦慕言出来的时候看到白浅浅整个人侧着身子然后缩到一块去了。

把门从里面锁住,然后关了灯这才上床睡觉。

客厅墙角的毛球小黑豆眼睁的大大的,这么早它怎么睡得着,于是就从窝里爬起来,走到秦慕言卧室前挠门。

秦慕言这才刚躺下就听见有东西挠门,本不想搭理,但是挠的太让人心烦,没办法只能从床上起身去开门。

“毛球。”一打开门毛球就用自己那小黑豆眼看着他,它自己太无聊。

秦慕言蹲下身抱起它,“不许挠门了知不知道?”然后抱着它走到毛球的窝。

开门的要是白浅浅说不定还能懂它想表示什么,但是开门的是秦慕言,它就只能老老实实的回窝睡觉了。

好歹这次毛球乖了,自己乖乖的趴在窝里,慢慢慢慢也就睡了啊。

不许再挠门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