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你是不是咬烂了

  最后还是把白浅浅亲的嘴唇有些红肿受不了喊痛的时候秦慕言才放开她。

秦慕言怎么说也是血气方刚的青少年,每次亲她的时候自己都会有反应,但又不想伤害她,只能忍下来,怎么说都要结了婚以后才要碰她。

“你是不是咬烂了?”白浅浅伸出舌头舔了舔下嘴唇觉得很痛。

“我怎么舍得咬烂。”只是微肿而已,明天早上起来自然就消下去了。

又抱着白浅浅腻歪了一会,秦慕言才想着去端一盆热水来让白浅浅泡泡脚,这样的话睡觉会好些。

“妈,你怎么还在看电视?”秦慕言走出房间就看到他妈在沙发上坐着,毛球也乖乖的趴在她身边。

秦妈妈扭头看了他一眼,“太早,睡不着。”她每天都是快十一点才关店门,等睡觉的时候也要凌晨了,所以这是习惯啊。

耸耸肩没说话秦慕言就去阳台拿了盆去厨房倒热水,是之前他洗碗的时候烧的就想着睡觉之前给白浅浅洗脚用的。

等回房间的时候白浅浅还是哭丧着一张脸,满脸委屈看着秦慕言,“你咬烂了。”刚刚她照镜子了,明明就看到很红。

“好。”应下她的话,秦慕言把水端到床边蹲下来给她洗脚。

把脸上的拖鞋甩掉,然后把脚伸给他,让他给自己脱袜子,一边抱怨,“下次要让我咬回来。”

点点头同意,秦慕言帮她把袜子脱下,水温他已经试过了,不是很烫。

“阿姨睡了么?”白浅浅抓了抓自己因为绑的紧有些痛的头发。

“还没有。”为什么问了白浅浅要嫁给自己以后秦慕言觉得听她喊阿姨很变扭,嗯,看来是该改口了。

所以说啊,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这跟他妈想的还真是一样吧。

泡了一会觉得水有些凉秦慕言才帮她擦了脚,也没有立刻就让她去睡觉,而是从抽屉里拿了指甲刀帮她剪脚指甲。

白浅浅当然是一点意见都没有,反正平时手指甲不也是他剪的,秦慕言这还真是要娶个祖宗回家养着啊,不过谁让他乐意呢。

帮她剪完指甲又给她脱了衣服才让她钻到被窝睡觉。

客厅里毛球正往秦妈妈怀里蹭呢,想让给摸摸毛都找不到人,狗生简直艰辛。

秦妈妈不爱上网也不爱打麻将,就是喜欢看八点档家庭伦理剧,反正就是百看不厌。

平时在店里的时候也就是站在门口跟旁边几家店铺的人聊聊天,再加上秦慕言从小就让她省心,自从上了初中就再也不需要她天天回家来看着了,甚至连白浅浅他都照顾的很好,所以她这日子过得倒也算是舒适自在。

-----===========================================================================================================

你是不是咬烂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