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冷。” 苏银处在睡梦之中意识微弱,下意识的抱紧了千越,整个人和他更加的贴近。

听着苏银微弱的声音,看着女子拼命的想从他的身上汲取温暖,千越看着苏银原来每天绽放着的笑颜变成了每天紧皱,他感到自己的心脏竟然一阵的紧缩。难道他现在连一个女子,一个他唯一的适灵者都保护不了吗?千越的手紧握成拳,眉间淡淡的金光在闪烁着。

看着病情不断在加重的苏银,终是叹了口气,忍不住把手轻点在女子的眉间。

只是这样,就让你忍不住使用自己的内丹吗?

纯白无比的白玉台子上,一恍如谪仙般的男子缓缓的睁开了双目,眼中闪过一丝凝重的光芒。

借助千越的内丹的滋补,苏银的体温终于有所下降,体温在逐渐的恢复正常,呼吸也慢慢规整了过来,整个人现在如八爪鱼一般的趴在千越的身上熟睡着。

这女子的睡象还真是不敢恭维。千越看着不禁有些好笑,这女子还真是除了吃就是说话剩下的时间都用来睡觉了,这样想着,千越不但没有嫌弃她,还把手轻轻触上她的眉头轻轻把她脸上的碎发拨开。

是不是这样也挺好?千越微微触碰着苏银熟睡的面容,自己有多久没有想起从前那战火纷飞的年月了?他看着苏银,脑子的思绪乱转着,突然间,他的目光一冷,看向了房门处。

房间的符文此刻都一下子突然停止了流动,静静的漂浮于空中,随着门后人手指轻轻一弹,所以符文顷刻之前突然消失不见,房门悠悠的打了开来。

千越看向来人,缓缓勾起一丝冷笑,终于还是来了。

白衣男子轻轻跨过门槛,步伐轻盈,他身着白衣,不染丝毫的尘埃,长发如上好的绸缎整齐的束于脑后,皮肤如雪一般洁白,整个人透露出一股仙气。

“你的灵力恢复了。”白衣男子淡淡的开口,不是疑问而是肯定。

千越冷眼看向他,“你来,就是为了这个?”

“当然不是。”男子否定道。

容华一顿,看向千越的头微微的扭动,看向千越怀中睡着的苏银,“是为了,她。”

千越的目光一冷,杀气浮上了双眼。

容华微微一笑,张开五指伸向苏银所在的方向,空气中气流在急速的流动着,苏银一下子脱离了千越的怀抱,整个人朝容华所在的方向流去。

千越的怀中一空,所以的温暖顷刻之前全部消失,看着苏银已经落入了容华的怀抱,他看着容华,双手紧握成拳,滴滴鲜血滴下。

“你的灵力本来只有所恢复,却还要为了这个女子再次消耗你的内丹。”容华看向满脸杀气的千越淡淡开口,“你的身体已经大不如前了。”

“朕的事何须你来管。”

“何必。”本来千越隐藏的极好,要不是为了苏银而动用自己的内丹被他所察觉,否则他是绝对猜不到竟然有别人闯了进来。

千越感到容华又将锁链的灵力加强,他不为所动,只是冷眼看着容华。他已经没有力量去保护她了。

容华看向女子,把她拉入怀中,看着苏银略带稚嫩的脸,容华有些惊讶,五行灵者?还真是有意思那,想着容华勾起一丝微笑,俊美不似常人。

“放开她。”看着容华埋入容华胸怀里的苏银,千越淡淡开口,即使没有了一丝灵力,但他的声音里还是透露着与生俱来的威严。

“百年之约已至。”容华没有直接回答,看向怀中昏迷不醒的女子,容华伸手将她抱起,“我们都要做一个了断。”

感受到自己好像投入了另一个冰冷的怀抱,苏银不安的动了动,小声呢喃到,“千越。”

听到苏银微弱的声音,千越心中一痛,容华没有理会苏银,抱着他转身向后走去,身后无数道金色符文闪动,铺天盖地般的席卷了整个房间,房门重重的关闭。

容华抱着苏银跨了出去,满眼的绿色扑面而来,已然和门后是两个世界。

感受到房间的灵力又有加强,无数道金色符文像是要淹没他,千越没有动作,看着空空荡荡的房间,静的竟然连一丝声音都没有,自己竟然这样过了将近百年吗?看着熟悉又陌生的一切,他终是无声的闭上了双眼。

“苏银。”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