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逃5

  “放心,今天我不会对你做什么的。不过,下次的见面可不会只是让你落水这么简单的收场了。”容璟缓缓站起,俯视苏银缓缓开口“下次圣寒山大会,我会当众证明我容璟才是最有资格得到师叔教导的人。而你,什么都不是。”

容璟高高的俯视着苏银,淡淡的吐出最后一个字,就准备转身离去,今天的晚修已经结束了,还顺便把这几天他的气都顺了,他现在的心情可是从未有过的舒畅。虽然他自视看不上苏银,不过就向她说的,他才不会欺负女人,这次只不过是给她一个小小的教训罢了。

他会,当众,打败她。

看着鼻孔朝天的容璟,苏银再一次感到胃里有种气流在不停的膨胀着,没错,她快,气炸了。

不要,她不甘心,她不甘心。从来都是她苏银欺负别人的,什么时候有人竟然敢这样的对自己。

心情舒畅的容璟不紧不慢的向前走去,丝毫不去在意身后的苏银会怎样反应,看来今天选择来这里晚修真是个不错的选择。她恨自己?也好,下次的碰面她不那么弱的话,也比较好玩一点。

叫你再得意,苏银暗自汇集起丝丝灵力,偷偷的缠绕上此时正鼻孔朝天的某人脚上。

叫你让我下水,现在,轮-到-你-了。

准备工作已经完成,苏银突然的猛一拉,顿时丝毫没有防备的容璟只感到脚上一股力量在不停的把他向后拉,紧接着,顷刻之间,整个人便后退了数步,向后跌入水中。

扑通----一声更大的水花浮现,苏银暗暗的比了个“V”字。

“你……”反应过来自己又被苏银给整了的容璟脚步一蹬底,整个人瞬间浮起,站在湖里和苏银相互对视着。

“干嘛。”苏银朝他一扬头,“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啊。”

“你。”容璟咬牙,看来不真正的教训她一下,她还真是,不知轻重。

容璟只感到,满胸怒火,便紧念咒语,再一次的调集起全身的灵力,竖起双指,置于胸前,轻闭双眼。

“双生结。”容璟猛的睁开了双眼,直视苏银。

“灭。”他淡淡的吐出一字,眼神却始终没有离开过苏银。

什么?容璟的最后一字吐出是,苏银才反应过来他在向自己施展灵力,还结咒?疯子,顷刻之间,苏银只感到阵阵的灵力向她袭来,她只得御起自己淡淡的灵力来防御者,可哪是容璟的对手。

风火之间,于是,再一次的,苏银整个人便再次跌入湖。

“你就这点实力吗?还真是弱的可怜。”看着苏银再次飞快的跌入湖中,容璟不由的再次出言讥讽到。

“咳咳咳。”苏银再次的挣扎着挥动四肢,努力爬起,因为刚才反应不急,口腔和鼻腔里瞬间进了不少的水,难受至极。

“如果你真的就这么点实力的话。那下次的大会我便会当众证明我容璟才是最有实力和资格的圣寒山长途,而,至于你,只有一个下场。” 他再次背对怎苏银,淡淡开口。

逃5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