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询问

  额……

苏银小脸一僵,完了,怎么自己又忘了眼前这位主的心眼只有那么小小一点点啊,是万万开不起玩笑的,这不是又是自己害了自己吗?苏银暗自叫苦,片刻之间浓浓的假笑又爬上了脸颊,“别,别,您老别生气吗,开个玩笑,小玩笑,再说了,你说在圣寒谁不知道,容璟师弟你才是最最最帅的那一个,虏获无数少女的芳心,每每出现那叫一个人山人海,万巷空啊。”

听着苏银明显的敷衍的夸赞,容璟微微勾起了嘴角,却淡淡别过了头,“谁稀罕。”

“是是,容璟师弟你那么风华绝代,哪里会在乎这点小事啊,别气,别气嘛。”说着,苏银还不忘发挥色女的美好本质,把自己的小爪子放在了容璟的前胸,一下一下的帮着他顺着气。

容璟并没有躲开,苏银却突然暗自感觉到容璟的脸色莫名的好了很多。是自己的错觉吗?哎,这小师弟其实,也蛮好哄的嘛,嘻嘻,苏银不由的在心里默默的佩服着自己,几天不见自己的哄人本事又高了不少嘛,哈哈哈。

“伤怎么样了。”容璟微微皱眉,看着坐在床上傻笑的苏银,她从醒来就在关注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一点都没感觉到自己的伤口这么样了吗?这个粗神经的女人。

“伤?”苏银一呆,嘴角一抽,妈呀,自己怎么忘了这茬了,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啊。想着苏银便立即低头向自己的伤口处看去,只见她的伤口处都被人用洁白的纱布好好的包了起来,一圈圈的缠绕的紧,苏银轻轻一动,除了有些许的痛感之外,其它也没有什么大碍了。

“这是你包的?”苏银突然抬头向容璟看去,上下的打量着他,这厮不会偷偷吃自己的豆腐吧,或者包扎的时候偷偷的诅咒自己赶快死,恩,还是后一种可能性比较大一点……好吧,大好多。

见苏银满脸怀疑的看着自己,容璟一下子便明白了她的意思,立马便涨红了脸,大声道,“我堂堂容璟,怎么会做那种事,白痴。是几个圣寒山的女弟子帮你包扎的。”

“奥。”苏银闷闷的答道,本来自己也没多想啊,那么凶,还骂人,呜呜呜,肯定有在自己睡着的时候偷偷诅咒自己吧。

容璟微微稳定了下来,又看了一眼还在自己胸前的爪子,微微一皱眉,看了一眼爪子的主人,狠狠的一瞪,“还不拿开。”

“啊。”苏银默默的看一眼还横在美男胸前的爪子,向着容璟尴尬一笑,飞快的把爪子收回,不就是摸一下吗,这么凶。

“哼。”容璟轻哼一声,微微别开了眼睛,不再看苏银。

盯着容璟,苏银沉默半饷,场面一阵冷静,半饷她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缓缓的道,带着一丝的不确定,“容璟,你……这圣寒山还有长得和你一样妖孽,额,好看的男子吗?”苏银盯着面前的俊颜,脑袋放空了几秒才找出这么个形容词,却不想容璟听了脸色还是一黑。

“好-看?恩?”容璟咬了咬牙,目露凶光。

询问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