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闹剧

  什么?!苏银心头顿时一惊,回望向洛闻,却是喉咙一干,直感觉什么话也说不出口来。

  脸色微变,苏银心中顿时乱做一团,她可不认为,洛闻会傻到把她圣寒的事再问一遍,他既然这样问,那一定是在问……

  他一定发现了什么,不然会和她好好说家长?

  略微思索片刻,苏银刚想张嘴,下一刻只听得洛闻冷冷的声音便传了过来。

  “别在我面前说谎,我想,你应该不会想知道后果的。”

  呱。苏银瞬间语塞,把刚准备好的谎话瞬间便咽回了肚子里去。

  “我……”苏银下意识的舔了舔早已干涸的唇瓣,看着眼前洛闻的那张冰颜,只觉的大脑一片空白,喉咙干涸无比,过了半饷才悠悠的道,“山西*治。”、

  恩?细微可见的,洛闻眉头一皱,倒是没有再开口说话了,似乎在考虑苏银话的真实性一般。

  他话已至此,以她的胆子,完全不会有说谎的可能,可是,这个地方……

  他自幼也算是历经了不少地方,奇闻异传也多是有所通读,可他对此地可未是闻所未闻,……此女,究竟有多少的秘密,难得这个地方和她身上的二种天赋有关吗?

  独坐一边的苏银眼看着洛闻的眉头越皱越紧,也不禁的在心中默默打起了小鼓。

  你看,你看吧……我说了我不说你别问了,你非要问非要让我说,还不愿意听谎话,非要听真话。糟糕了吧,心烦了吧,不懂了吧。所以嘛,也后乖乖的,我不说你就不要问嘛,这样,对大家都好,对吧。

  一时间,两人竟是各怀心事,而就在这时,只听得外面一声响动,驾车人立马紧紧勒紧了马绳,只听马儿一声长鸣,惹得周围人都是惊吓不已,同时间,另外一声男声响起,温婉如玉,带着富家公子独有的贵气,听着就让人感到无比的心醉,可是,那说话的内容,却让人怎么听怎么感觉欠扁的很。

  “今天出门还真是好运,竟碰到了堂堂的洛家公子,真是好运,好运。”

  默默碎碎念了半天,只听得帘子外一声轻笑,继续道,“那既然碰上了,不知洛闻公子,有没有时间和在下小聚一翻。”

  小聚?现在?看来,是认识喽。可是,洛闻他,怎么会认识这种人。苏银不由偷偷看向洛闻,他不是今天有事在身吗?

  只见洛闻同时也是嘴角一勾,却未带一丝喜悦之意,倒是淡定自如无比,显然对来人的闹剧自是见怪不怪。

  “本来也计划最近和东城公子小聚一翻,如此看来,倒是再好不过了。”洛闻从容答道。

  帘外更传来爽朗一笑,继续道,“难得洛闻公子也如此想,那在下便却之不恭了。”

  来人答应的流畅无比,苏银听的却是嘴角一抽,既然来人也知道洛闻无事是不会出门的,那既然碰上了肯定是有事再身啊,既然这样还强行要求,还说出这种话来,来人倒也算是个奇才,好像,和她有一拼?

  想着,苏银倒是不由嘴角一勾,好久没碰到同她一样的人了,比她还不要脸,不知是哪家的顽固公子,东城吗?东城家的人?东城家的……公子吗?

  正思索着,只听得马夫低声一声大叫,马车继而一沉,一只白皙却棱骨分明的爪子便出现在了车帘之上……

闹剧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