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九章 掌权

    隔天一大早那所谓的父亲终究是找了她们去大厅,

  蓝若心一看到两姐妹便开始向坐在厅中一个看起来年约四十长相俊美而又不失威严的男人哭诉“老爷,你看那两个女人昨天干的好事啊!我们凝儿脸都肿了”边说还边指着慕容薇凝脸上的手印,

  听到蓝若心叫的那声“老爷”薇语两人对看一眼,用眼神交流道“这就是那对这两姐妹不闻不问十几年的父亲吧!”

  将军看了眼慕容薇凝脸上那与白皙肌肤形成对比的红手印,神情漠然的问“为何打她?”

  薇柔不疾不徐的道“若光凭那脸上的红手印又如何能证明?说不定是姨娘你打的阿!”

  蓝若心一听到两人的诬陷,极力撇清道“你们胡说,凝儿是我唯一的女儿,我怎么舍得打她!“

  薇语神情极其不屑的冷声讥讽道“呵~姨娘如此疼爱女儿,敢情三妹这好个性也是您给惯的”

  一旁的慕容天翔面上虽面无表情,但心里却是激动万分,我这两个女儿如今竟有此胆识,难道这些年是我错了吗?

  随即想到自己因痛失爱妻而对女儿加以冷落心里的愧疚不禁犹然而生,心里更是有个想法慢慢形成,当年芷岚拼死也要将这两个孩子生下来,而自己却如此冷落芷岚用死换来的两个女儿,对两个女儿也偏袒起来,

  不禁开始指责蓝若心“若心,语儿和柔儿身为姐姐对妹妹的管教是理所应当的,你就别追究了!”

  “老爷,您如此偏心,这样对凝儿不公平阿 !”见慕容天翔竟因为薇语两姐妹而要自己放弃追究,不服气的道,

  “将军府现在还是我作主,轮不到你这个姨娘来质疑我! ”将军怒瞪着蓝若心,接着又继续道“你连女儿都管不好,若让你做这当家主母,将军府岂不是无法安宁了!还不快给本将军滚回你的梅心苑去!”

  蓝若心在听闻慕容天翔的命令后只得带着慕容薇凝屈了膝盖行了礼,语气颤抖的退下“妾身……告退”

  将军明显的偏坦让薇语心暖了一下,在前世的时候,虽然自己一职都是和外公外婆一起生活,但在两姐妹小学三年级时,外公因病骤然去世,妈妈便将外婆接回了都市一起生活,但爸爸常常出差不在,家里只有自己、妈妈和外婆,爸爸难得回来却也老是关在书房处理集团的事,

  虽然爸爸每次回来都会买礼物给自己,她却只希望他可以常常陪自己玩,即便自己长大了,可以帮助爸爸的时候,但一场空难就带走了他,她不要礼物只想要爸爸的关爱哪怕只有一点点……

  薇柔看出薇语的心事,伸出手牵着她转头向将军讽刺的问“你真的是我们的爹爹?”

  “你这是什么意思?!”

  一旁的薇语整理好情绪后拍了拍薇柔的手,抬起原本低垂的眼帘问道“这么多年来你可曾关心过我们?在我们被下人欺负的时候你在哪里?在我们快饿死的时候你在哪里?在我们被人推进池子里差点一命归西的时候你又在哪里?你要我们如何相信你就是我们的父亲,将军!”说到后面,薇语的语气已有一些激动,

  “你们现在是在怪我?”慕容天翔微微挑眉,眼神凌厉的看向两人,

  本来应该生气的他此时竟没有半分的怒气,心里只剩满满的愧疚与心疼,自己到底是发什么疯,竟然认为这两个孩子是害死芷岚的克星,却从未想过这两个孩子可能是芷岚给自己最珍贵的一份礼物,

  “是!我们就是在怪你”两人异口同声毫无畏惧的说,

  慕容天翔突然爽朗的大笑“哈哈哈…不馈是我慕容府的女儿,说吧!要我如何补偿你们”

  两人相视一眼后慢慢的道出“我们只有一个条件”

  “噢?说吧!”慕容天翔对两人的条件顿时感了兴趣,

  两人相识一眼,而后再次异口同声的道 “我们要掌管将军府!” 一说完将军轻声笑了,

  “呵……难道你不相信我们的能力?”薇语冷冷地笑了,语气中带着一股不容置疑的力量,,

  “信,但这……恐怕难以服众吧!”慕容天翔抱胸挑眉问道,

  “我们自有方法!不劳费心!”薇柔轻轻一笑,

  “噢!那就让我见识一下你们的能力吧!”见两人的态度虽如此,慕容天翔倒也不气恼,转头吩咐府里的老管家“老张,一柱香后召集所有的下人到前院集合!”

  “遵命,将军!”说完正准备离开,

  薇语突然开口道“请张管家先行将这几年府里的帐本取来!另外等会儿将二姨娘和慕容薇凝也一同叫到前院”,

  管家迟疑了一下瞄了一眼将军,见将军并无异议,恭敬的道“是,大小姐!”便领命而去,

  不一会儿,三本厚厚的帐本就叠在大厅的桌几上,薇语和薇柔两人各自取过一本,随意的寻了个位置坐下,两人看着看着脸上神色渐渐的改变,薇语嘴角的笑靥越发明显,看来王嬷嬷的话所言不假呢!

  一柱香后,那老管家徐步的走了进来“小姐,时辰已到,人也都到了”

  薇语对薇柔笑道“小柔,走吧!”

  “恩”

  两人随着将军和管家的身后,抬步走向前院,

  前院里聚集的下人男男女女老老少少大约一百多人,其中也站着昨日与薇语事先告知的王嬷嬷和二姨娘蓝若心以及三小姐慕容薇凝,

  薇柔冷声问“全部的下人都到了吗?”

  “全到了,二小姐”

  薇语原先语气温和的问“这些年是谁管帐的?”

  人群中走出了一个年约四十的中年男人“正是奴才”

  此时薇语突然一把将帐本丢到地上怒喝 “为何银子会白白少了五百多两!”见薇语突然变脸,院中的下人都忍不住颤抖了一下,

  “奴才不知”那中年男人眼神躲闪畏畏的道,

  “真不知吗?”薇语轻笑挑眉道,

  “回大小姐,奴才真的不知”那中年男人脸上虽故做镇定,但眼里却是满满的畏惧与心虚

  “是真不知,还是假不知用刑了才知道,来人!将这个不知好歹的奴才给我关入地牢,没我的允许任何人都不准探望 ”薇语冷然的命令道,

  “是大小姐!”

  薇柔含笑的走向薇语,薇语也转身走向薇柔,两人交换位置时还击了个掌,算是接棒,

  薇语突然又想到什么似的转头对将军道“两个时辰内,定会让他吐出事实真相!”

  将军也不说什么,只是含笑的看着两人在处置着下人,

  薇柔一边不经意的玩弄着纤细的手指,一边清冷的问道“黛儿,你说是谁把我们两姐妹的月例都给克扣了?”

  一旁的黛儿站了出来,右手指向站在人群中的一抹身影,恭敬的答“回二小姐,是小喜。”

  见那人不为所动,薇柔露出了一个亲切而无丝毫不轨的笑容“小喜,可以请你站出来吗?”但若是旁人仔细一看,就会发现她眼底的冷意,

  这时人群中站出一个身材娇小的女孩,她畏畏缩缩的应道“小姐,奴婢正是小喜”

  薇柔见她不断的颤抖,嘴角闪过一丝冷笑,随即柔声的问道“小喜,我知道此事与你无关,你只不过是替人办事罢了,告诉我是谁指使你的?”

  小喜全身颤抖的答道“回二小姐,一切……一切都奴婢自做主张并无他人指使。”

  薇柔见小喜眼底的害怕,突然语气一转,声音顿时冷了起来,冷笑道“呵~又来了个敬酒不吃吃罚酒,那就别怪我,黛儿把她的衣服给我脱了!”

  其余的众人听到薇柔的命令都捏了一把冷汗,现在可是冬天,虽然雪已经停了,但道路上仍然充满了积雪,在如此寒冷的天气把衣服脱了,一个大男人不发烧也一定会得风寒,更何况是一个弱女子,而且还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被扒掉衣服,日后又如何能寻到好人家嫁,若是如此那辈子也算是毁了。

  黛儿应声道 ”是二小姐” ,说完往小喜的膝盖后方踢了一脚,

  「碰」一声小喜的膝盖就跪在了厚厚的雪地上,在眼眶里打转的泪还是掉了下来,但终究不肯说出幕后主使,

  黛儿逐渐把她的鞋子到外衣都给脱了下来 ,仅剩一件里衣和亵裤,

  这时薇柔发了声,再次道“停!幕后主使者是谁?”

  小喜紧咬着早已泛白的唇,还是一句话都不肯说,一旁的下人看到小喜的衣服越来越单薄,男子都识相的转过了头,女子都露出了关切的神情,

  这让站在薇柔身后的薇语心想“所谓非礼勿视,看来这将军府的正人君子倒也不少嘛!”

  薇柔挑了挑眉道“你还是不说是吗?都最后一件了你还要坚持下去吗? 这是你最后的机会了!”

  见小喜依旧不为所动,薇柔也恼了,手握起了拳头,一过字一过字的说道“黛儿,继续!”

  当黛儿正要脱去她的里衣时,小喜突然哭着抱着黛儿的腿哀求“黛儿姐姐~不要再脱了!二小姐我说,我说!”

  薇柔连忙挥手阻止“说!"

  “是……二姨娘要我这么做的,二姨娘说要是我不照做,不但要将奴婢的妹妹卖给人牙子,还要将奴婢卖到青楼去!”

  “恩,黛儿帮小喜把衣服穿上,小喜从今以后你就来服侍我”

  “多谢二小姐”

  “来人!将二姨娘禁足一个月,任何人要见她,都要先来见过我和二小姐”薇语冷声吩咐道,

  “慕容薇语!我是将军的姨娘,你有什么资格禁足我?!”楚若心闻言愤怒的道,

  “凭将军府现在由语儿掌权”一旁的一直沉默的将军

  忽然出声道,

  “老爷您不能这样对待妾身啊!”蓝若心哭着向慕容天翔道,

  “来人!把二姨娘带回梅心苑”

  “是!将军”说完婢女便将二姨娘强带回了房间,

  慕容薇凝从头至尾都不曾说过什么,也不曾抬头看过薇语两姐妹一眼,都只是默默地看着、陪着蓝若心,

  “现在放心我们的能力了吗?将军!”两人异口同声的对将军说道,

  “真不馈是我慕容天翔的女儿”将军骄傲的看着两姐妹,眼里扫去了最初的厌恶,此时她的眼中满满的都是疼爱,

  “从现在开始,慕容府由大小姐薇语和二小姐薇柔掌权,有谁不服的?”慕容天翔表面上是询问,但口气却是不容置疑的,

  “奴才(婢)见过大小姐、二小姐!”众人行礼道,

  “都起来吧!”两人同时道

  “谢小姐! ”

  薇语轻声道 “没什么事的话就都散了吧”,

  众人应声答道“是,大小姐”

  众人纷纷散去后,薇语转头对薇柔说“我们去看看那个犯人吧!”

  薇柔轻声回答“嗯!走吧!”

  两人虽然对慕容天翔还没有过多的好感,但他好歹也将掌管府里的权利交给了她们,这礼数自然也不能少,依着方才蓝若心的样子薇薇的朝慕容天翔福了福身“女儿先告退了!"

  慕容天翔含笑看着两个女儿“去吧!"

  两人微微一笑转身离开,肩并肩的走向将军府大牢,大牢中充斥着一股霉味,薇柔忍不住捂住鼻子道“这古代的大牢真是令人不敢恭维啊!”

  薇语面不改色的道“忍着点,还有事要做”

  “知道了”薇柔只好皱起眉头继续往前走,

  好不容易到了水牢,只见那帐房先生早已脸色苍白,

  薇语冷声道“来人,把他捞上来!”

  那下人一听到薇语的命令便急忙将那帐房先生给打捞上来,绑在一旁的十字架上,

  薇语心想“若一不小心死了那怎么办,难不成要我审一个死人,死了谁告诉她幕后主使?”

  想到这里薇语开口示意道“给他泼上一桶温水”

  下人急忙抬来了一捅的热水,就往帐房先生头上浇下去,那帐房先生不禁打了个哆嗦醒了过来,

  薇语好言相劝道“您都已经一把年纪了,还是要继续受这样的苦吗?”

  “大小姐,这一切都是老奴的主意,并无人指使!”见那帐房先生还是不肯供出幕后主使,

  薇语语气渐冷“哼!死鸭子嘴硬!来人,把他放回去,再给我往水牢里加点料”

  下人见薇语的脸色越来越冷连忙加快动作,生怕下一个便是自己 ,

  那帐房先生眼看和他一捅桶颜色鲜艳的水蛇、水蛭都一一倒入了水牢,慢慢往自己身上游来,终于忍不住求饶“大小姐,老奴什么都招,求您放过我吧!”

  薇语扬了扬眉头道“我就给你一个机会,你给我老实招来”

  帐房先生惊恐的看着在他身边徘徊的水蛇道“大小姐,请您先放奴才出去吧!”

  薇语看着他那害怕的表情,对一旁的下人使了个眼色,

  那下人一收到薇语的眼色又急忙再把帐房先生给捞上来,帐房先生一被放下来,双膝跪在地上磕头落泪“谢大小姐!”

  薇语眉头轻皱“是何人指使你做假帐的!”

  那帐房先生畏畏缩缩的说道“是……是二姨娘!” ,

  薇语嘴角扬起一抹冷笑,然后道“把他给我带到爹爹面前!”又低声询问身后的小卉“两个时辰,已经过了多久了?”

  跟在薇语身旁小卉连忙回答“回小姐,已经过了一个多时辰了!”

  薇语对薇柔露出了一个自信的笑道“看来效率比我想像中还要更好呢!”

  薇柔也回以一个笑容道“好了!快点离开这个水牢吧!这里真的怪难受的”

  薇语勾唇一笑“好~走走走!”于是两人带着一行人离开了大牢往前厅的方向而去,

第九章 掌权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