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九章 抢来的

  三天的路,卢卓宇还是睡得很沉,看来吴杨的迷药是下得不轻啊!李兑不禁伸手轻扶开卢卓宇额前的发,纠心地轻抚她的脸颊。

“少爷,已经安排好了!”老管家毕恭毕敬地在马车前说。

“好!”李兑应了一声,他再一次抱起熟睡中的卢卓宇下了马车。

“少爷,我来吧!”老管家伸手想接过卢卓宇。

“不用了,管家,你带路吧!”李兑又一次不着边的避开了!

老管家是犟不过李兑的,只得加快脚步在前面带路,老管家只订了两间客房,一间是他自己的,而另一间就是少爷和这位晕迷的小娘子的,他不时地偷瞄一眼少爷,又扫过一眼卢卓宇,然后用力地甩了甩头,心想:可能是我多想了,这般熟睡?少爷是君子,一定不会干那些道德败坏的事的!

“老管家,你怎么了?”李兑很纳闷,他从身后打量着那个举动古怪的老管家,不解地问。

“没、没什么,”老管家总觉得不舒服,他放慢了脚步,一脸狐疑地瞅着这位俊美的少爷,“那个少爷,您还是要跟姑娘一间房间吗?”

原来是这样!李兑失笑了,说:“老管家,你是信不过我吗?”

“不、不、不是,少爷,只是男女有别啊!”老管家显得格外紧张。

“呵呵,也不知道那该死的吴杨下了多少迷药,这丫头睡得这般久,还真想干点什么!一看这般情景还真是不知道怎么下手呢!”李兑向来是玩事不恭的,他邪笑道。

老管家有点自愧地臊红了脸,不敢再吱声,只是安静地再一次加快了脚步。

到了,老管家推开了房间门,这房子还算亮敞,李兑倒是还满意,他轻轻地把卢卓宇放到床上,轻拉过被子替她盖上,看到卢卓宇的脸,他又忍不住轻抚了一把。

“那个,少爷,是让小二们准备饭菜吗?”管家不忍看少爷爱抚卢卓宇脸颊的画面,他赶紧地背过身。

“也不知道这丫头多久能醒来!”李兑感叹地收回了手,“准备吧!”

“那我先出去了!”管家赶紧地出了门,在门口还不忘记带上,那一路上他家这少爷就像着了迷一样,有些举动实在不雅,要是让人看见了,那还了得,少爷就算了,好歹姑娘还未出阁的!

李兑坐在了床边,很认真地打量熟睡的卢卓宇,不知道为什么,他似乎就是看不厌这张脸,虽然没有黑白眸子,但那长长的睫毛、小巧的鼻梁、娇小的红唇……李兑忍不住的弯下腰,轻轻地用自己薄唇盖上卢卓宇的那娇小、诱人的红唇。

“嗯?”

醒了?李兑像做贼一般地急速起身,他显得格外紧张,这还是第一次这般的失态,他很认真地直视着有了些动静的卢卓宇,她如扇般的睫毛微微的颤动了几下,缓缓地翻开了,那双黑白的眸子还有些迷蒙!

“咳!”李兑轻咳了一声调整着自己的尴尬,“你醒了?”

这男子她见过,他们不是还一桌吃饭吗?饭菜格外的丰盛,然后……卢卓宇巡视了一圈陌生的环境,缓缓地用力支起身,可是很软,她不小心支滑了,跌倒回床上,李兑见此况,赶紧地伸手扶起卢卓宇。

“这里是哪里?”卢卓宇轻问道。

”客栈!”李兑轻扶开卢卓宇额前又滑下的发,说。

“我怎么会在这里?”卢卓宇纳闷地问。

当然不可能把吴杨的托付一起说出来,他只得找些其它的开叉开话题,说:“是我把你抢来的。”

卢卓宇笑笑,她有什么不知道道的的吗?那一餐是他在吴家这么多久最丰盛的了!

“是大哥吧!”卢卓宇轻笑笑从被窝里抽出脚,下了床,虽然很虚弱,她还是努力地挣着。

李兑不语,只是轻扶着卢卓宇下了床。

“我哥给你钱了吗?我可是张口货啊 !”卢卓宇虚弱地上场着唇角。

李兑不想回答卢卓宇的话,只是把她扶到了圆桌边坐下。

“你应该给他要个好价钱,因为我也长得不耐,转手卖也会是个不错的价格!”卢卓宇苦笑道,她轻提了提空空的茶杯,一脸失望地放下茶杯。

“渴了吗?要喝水?我马上让……”

卢卓宇一个起身与李兑对视,四目相对那一刻,李况不禁地双手伸到了她的腰际,卢卓宇似醒未醒地扶住李兑那美伦美幻的脸蛋,说:”如果我是你,还真该跟我那大哥要个好价钱,咱们转手再卖一次,也是……“

李兑的巴掌重重地落到了卢卓宇的脸上,他认为她可以不清醒,但是不可以这般地作贱自己。

卢卓宇哭了,放声地痛哭,近三年了,她那像似大哥的男人到底对她做了什么?村里的女人们的眼色她已经看够了,可是,她没想到自己会这么地被那个天天地敬谓着的大哥就这么地……

“少爷……”门被推开了,是那位老管家,他紧张地望着李兑,最后的目光才落到了哭泣的卢卓宇身上,“这……”

“管家,你出去!”李兑很是不悦地站到了卢卓宇的前面命令道。

“嗯、嗯、嗯!”老管家不敢造次,只是应着声,缓缓地退出了房间,关上了门,不禁暗问道,这是唱得哪出?这丫头骗子一醒倒是没了个清静!

李兑回身看看卢卓宇那难过的表情,不禁一把把她抱在了怀里,是怎么了?他也没搞清楚状况,只是知道,这似乎是小丫预料中的事,他心里全是心痛,完全无法顾虚那所谓的——“男女之别”!

其实卢卓宇是知道有这么一天的,只是想在自己足够强大的一天,自己离开,不劳她那慈父的“大哥”来唱这一出苦情的戏,也不劳烦李兑来做那个掳拐的人……

“都三天了?你不想吃点东西吗?”李兑轻问道。

三天了?迷药的药效能达到三天的……卢卓宇轻挣脱开李兑的怀抱问:“我们走了三天了?”

“是的,三天了,几十公里的路,不过,我们走的并不是我之前跟你哥哥们说的那条路……”

三天的背道而行?卢卓宇轻擦掉眼眼,即然这样,她还能如何吗?

第九章 抢来的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