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七章 只是美梦一会儿

  “是!”

小男仆应声的时间,赵森已经夺门而去。

“这、这是怎么回事?”花姑鄂然地凑过脸看那还未完全成形的画,这不是那个“表弟”吗?难道跟他有什么关系?花姑突然眼前一遍眩晕。

“花姑!”身后的小花一把扶住花姑。

花姑摇摇头,轻推开小花,往自己房间走,她需要休息一会儿。

这马能不能再快点?赵森很急切地不停地拍打着马屁,若是前世,他哪里担心,一脚油门就到达目的地。

李府——一个较城中富豪相对简朴些的大宅子。

“扣、扣、扣……”

赵森用力地、不停地、急促地拍打着门,那被玩耍的愤怒真是有让他冲爆血管的可能。

“来了、来了!谁啊!这么急!”是那位跟李兑随行的老管家,他急切地穿上外衣,像是睡去很久了一般,来时还是有点不悦的。

“卡、卡!”

“是谁啊?天啊!”看清来人,老管家紧张地跪在地上,颤颤地道:“岳、岳、岳王!”

“你家少主子呢?”赵森第一次有种冲爆血管的怒气,他擦过老管家,冲进内室,四处巡找,却让他又一次失望了。

“少、少爷还未回来!”老管家跌跌撞撞地起身,跟了上去。

“他去哪儿了?”赵森失控地在堂内大吼。

“岳、岳王,少爷……少爷……他的去向是从来不向我们下人报备的,您忘记了吗?”老管家恢复了些平静,很恭敬地低着头。

“混蛋!”赵森冲到门外的木柱前就是一拳。

老管家心里暗是叫苦道:这少爷到底惹了祸啊?

“夫人和老爷呢?”赵森走到堂里随意地坐下,问。

老管家哪敢回是少爷把二老给气走了,他只得保持着平静回道:“夫人和老爷远游去了!”

“给我泡杯茶吧!我等他们回来!”赵森倒抽了口气,平静了下来,他现在唯一能做的事可能只有“等待”而已了!

“这……”老管家不知道该如何是好,顿在了原地。

“怎么?今日在你家堂室借宿一晚不行吗?”赵森倒是直接的人!

“那……那我还是给您安排一个厢房吧!夜里冷!”要是传出去让岳王在堂室里干坐一晚,那明日指不定少爷和老爷会受到何样责难,这个岳王也是个任性的家伙啊!

“也罢!你安排一个吧!”赵森不想为难老管家,他也知道如果自己真在李家宅里坐一晚会意味着什么!着实今晚他也很累了。

“那,岳王这边请!”老管家手指着方向,很礼貌地退步让路道。

李家宅子向来清雅,厢房也不例外,赵森横躺在床上,大概是檀香的安神作用,赵森一上床,不一小会儿就睡着了,老管家赶紧退出房间,他焦急地冲到马房,随意地牵出一匹马,向南山方向奔去。

山!这里是前世的老家?

“姓赵的,你愣在那里干什么?”是卢卓宇,很孩子气的扎着大马尾,走在前面。

“卓宇?”赵森的动作显得很慢。

“赵森,你是要种在那里了啊!”卢卓宇大笑,那爽朗的。

“这是在哪里?”赵森问。

“这是山里,我们回来了,你看,那是你家!隔壁是我家!”

赵家的宅子挨近了卢家的,他突然觉得很欣喜,他一把抓住卢卓宇的手臂,问:“这是真的吗?”

“你怎么了,从一开始就不对劲!你说一过三十就陪我回家的啊!怎么了?现在反悔了吗?”卢卓宇很是不高兴地嘟着嘴说。

“什么?”赵森不解地问。

“哦!你就是想耐账了吧!”卢卓宇生气地丢开了赵森的手。

“不是、不是,卓宇,我……我是完全没有回过神来!”赵森有些措手不及。

“不娶我拉倒!我这花容月貌的,排着队等的多得是!”卢卓宇冲着往前走。

赵森没听错?是“娶”,他失笑了,仰天大笑了。

卢卓宇不解地回头,盯着他,问:“你真傻了啊!”

“知道吗?我在另一世还在找你的踪影,这一世居然就得了如此大的奖励,老天还是开恩了啊!”赵森冲上前一把地抱过卢卓宇,欣喜地大喊。

“疯了吗?”卢卓宇娇笑着轻拍打着赵森。

“卓宇,我们结婚吧!立刻、马上!”赵森幸福着,此刻。

“你想得倒美着呢!我要走了!”卢卓宇的笑突然变得很凄凉。

“什么?”赵森不解地放开卢卓宇,只见她的身体飘浮起来,“这……这……是怎么了?不是好好……”

“赵森,别等我了!我要走了!”卢卓宇的身体被拉得很远,赵森的手一伸,她被用力地拉得更边,渐渐变一阵光束给包围。

“卓宇、卓宇……”

“卢家女人的宿命!儿啊!就别再想着她了,好好过你的日子吧!”是母亲的声音,她那重复了很多次的话就在卢卓宇消失不见的那一刻响起!

“啊……”这种惩罚他受够了,他痛苦地趴在地上,不停地纳喊道。

一阵强烈的摇晃……

“岳王、岳王……”是李兑?他很紧张地望着赵森。

赵森痛苦地翻起身,无力地问:“怎么了?”

“回来本是想看看你睡了没,好再喝一台,结果你倒好熟睡了去!”李兑很是随意地坐到了床边。

“你多久回来的?”赵森眼睛一亮。

“刚才!安顿好表弟自是回来了,一到家就听老管家……”

“‘表弟’,现在他在哪?”赵森用利眸审视着李兑。

“客栈啊!”李兑笑笑,“明儿个就随随从回去了!”

“李家这么大,可容我一个赵森,却容不下你表弟?”赵森直视着李兑,他不相信自己的直觉错了,画中的人明明那么像!

“表弟自是在家里住厌烦了的!一到家就憋得慌!所以……”

“他多久走!”赵森还是不死心。

“一早!”李兑很直爽。

“那我和你一道去送送!”赵森笑笑。

“表弟不爱离别,怕伤感!说不定都走了!”李兑也笑笑。

赵森突然觉得自己的直觉是正确得,他只笑不语地观察着李兑,一举一动,生怕错过了些什么细节!

“怎么了?”李兑笑问道。

赵森战场的直觉地说:“是吗?表弟走了,其他人会来吧!”

“这……”

赵森终于看到了李兑眼底那一丝的慌乱!

第十七章 只是美梦一会儿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