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九章 安睡的地儿

  “夫人,请自重!我想你现是不便的,请您安排那们岳王的随行把常用品给他送过李宅,我就先回了!”李兑轻扶开赵子怡,迅速地离开了堂室,留下又是 孤身一个的赵子怡。

回府?还是算了!李兑调转了马头去了他迫不及待想见的人的方向,快速地鞭着马地前进着。

她屋里的灯还亮着,没睡!李兑轻轻地下了马,他尽量放低了声音把马栓到树上。

“啊!”李兑的背部被小东西偷袭了,这力道、速度……应该是弹弓!又来?他认真的听着声音,然后一手接住那个石子,观察着那个黑暗的角落,恨恨地说:“深更半夜的不睡觉,在外面干么?”

“你才是!堂堂一家少爷,深更半夜还往夜外跑,这成何体统!”卢卓宇好容易地现身了,她一身黑衣,摸黑着一脸,轻笑着露出她洁白的牙齿,说。

“你这是什么德行?”李兑有些惊鄂。

“……嗯?”卢卓宇想告诉李兑她这是“野战装”,可是他应该听不懂吧!这可算是这个年代新朝的词,“你干么又跑来了?”

本来想回答个正常些的,只是上下打量了一眼这没个正紧的“姑娘”,邪笑着说:“还不是想到你睡不着,不得已又来了!”

“我看是你家那位客人让你睡不着吧!”卢卓宇想到这就不高兴了,好好地有人守着不用担惊受怕的地儿不知道是何人占了去,现在倒好,听到远山上的两声儿儿狼音,她是害怕的,不得已地起身这身打扮出来,准备猎那些对她虎视眈眈的动物,结果倒好,猎了个“人”,还是个特大号不得不防的“贼人”。

“就是啊!弄得我啊差点就犯。”李兑有些抱怨地道。

“那你怎么不就犯,大半夜的良时居然到我这荒山野邻的来?”卢卓宇没个好气地走到李兑的跟前,把她手里那猎刀狠狠地丢给了李兑。

“这重物你都能拿得动?我看是小估了你了!”李兑笑着拨到刀。

“你还说,就是你说的,这山上有怪兽出没,让我小心,倒是好了,几声狼音让我如此狼狈,结果守了一、两个时辰,人倒是坐冷了,什么都没有守到。”卢卓宇拉起井里的桶,用力地扶了几把,把脸给洗了干净。

“我说你就信了?”李兑不禁翻了个白眼。

“耶,就是啊!你说我居然信了?你大爷的,我还担心那些货会提前把我给分尸了呢!”卢卓宇没个好气地白了李兑一眼。

“原来你这般地胆小?”李兑不禁失笑了。

“我胆小?谁说的?”卢卓宇是绝不想承认的,她努力地顶直了腰杆,像是很有底气地高仰着头,“切,我是想抓两只野味来给你开开荤的。”

“卢大爷,你就别解释了,你是出去寻了一圈的吧!没发现什么吗?”李兑贼笑道。

“发现什么?”卢卓宇忽地停下进屋的脚步,一个转身用自己做的弹弓正对着李兑的脑门,“有发现啊!这么大个‘贼物’!”

“这可玩笑不得!”李兑担心地挡住脑门,“我可是李家独子,单传,您大爷小心一下要了小的的小命!那可是大过!”

卢卓宇娇笑着收回了弹弓,又抽身往屋里走,屋子是老式的木柱砌的房,很牢固,只有一个小房间,吃住的都是齐的,这是李家老辈们猎物后的住所,是私宅。

“这么牢固的房子你居然会相信我说的那些东西能进得来。”李兑轻轻地合上了门。

“你是不准备回去了?”卢卓宇坐在木桌旁,一脸审视着这脱外套的李兑,纳闷地问。

“又不是没睡过,你还介意这些啊?”李兑的确是不准备回去了,自己很累了,来的时候都听见鸡鸣了。

“你还是回家睡吧!客人不能待慢了!”卢卓宇就不明白,李兑连父母都不怕地带她回家住 ,到底是何等人一来就让他把她给撵出去?

“怎么?吃醋了!”李兑邪笑着舒服地躺到了床上,他习惯地留出一半,刚好卢卓宇那小小的身子,他说得没错,一路到家,他还真没少跟她睡,都让他成了习惯性动作了。

“真是会往脸上贴金啊!”卢卓宇没好气地白了李兑一眼,她给自己倒了杯茶,闻香不禁叹了一下,“好茶!”

“你这么久都在这里干了些什么?”李兑好奇地翻了个身。

“你看到的,烧了壶水泡了壶好茶!说实在的,你家的人真厉害,居然能把好茶存放得一点也没有杂味。真的只是偶尔来住住?我怎么感觉都有人来整理的节奏?”卢卓宇放下茶杯,一脸好奇地望着那个起身坐到了她身侧的李兑。

“你说得屁话,这里可是祖辈们留下来的打猎后休息地地方,没人打扫,临时来住,那可怎么住?”李兑不禁摇摇头,“谁都像你一样,什么地儿都敢睡啊?”

“也不是什么地都敢睡,还是很害怕的,你不来,完全都不敢眨眼睛!”卢卓宇的脸突然臊红了,她的声音很小,几乎听不到。

“什么?我没听见!”李兑故意的,虽然是深山,他记得他下山那会,她是那么向他信誓旦旦地说她是如何地胆大的。

“啊!”卢卓宇轻轻地伸个懒腰,打了个呵欠,一挣翻上了床,一个“大”字把床给全占了,“啊!好困,李兄,你即然都来了,就给小的守门吧!怕是那怪物真来了。”

李兑邪笑着远远地打量着那个精灵般的女人,说:“你睡吧!一会儿我把门大打开!”

李兑是想上床了,只是这深山之中,他那般久压抑的某些沸腾的东西他怕今天压制不住了,他无耐地把四个长橙合上,自己舒服地躺了上。

还好,李兑还算是个君子!卢卓宇不禁翻了个身,她好奇地问:“你家的客人是个什么样的人啊?”

其实比起父母而言,赵森和李兑若没有之前的种种误会,他倒比父母更好伺候,不过,李兑是自己不想让他和卢卓宇见面而已,李兑也轻翻了个身,几个橙子发出些碰撞的声响,无力地说:“是个麻烦的人!”

“有多麻烦?”

“比你还麻烦的人!”李兑有些不悦,“你丫不是说很困了吗?是不是想让我来陪你玩耍一翻,你才肯安静地入睡呢?”

“我……”想起李兑可是说得出做得到的人,卢卓宇不禁住了口。

“嗯,乖乖睡觉!”李兑邪邪地笑道。

“你不冷啊!”卢卓宇轻问道。

“冷?是有一点,怎么,你想把被子给我,或者让我来……”

“得,算我没说!”卢卓宇一把被子扯来盖住了头,哼哼地在被子里说,“懒得理你,睡觉。”

李兑着实也感到了些冷,他一个翻身,很不客气地上床,把卢卓宇挤到了床最里面,一只手不客气地拉过卢卓宇的被子,然后用另一只手按住了正要“抵抗”的卢卓宇说:“小心,我可才是这屋里的儿狼!你最好保持安静!”

第十九章 安睡的地儿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