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七章 自悲心

  回来了?

卢卓宇立马地冲了出营,一群担架架进来以及自己拐着拐回帐的伤员迎面而来,她有些紧张了,她慌忙地在这群人中翻找着,李兑和赵森的身影,怎么会?人呢?所有人都入帐了,她望着空空了旷野,心急如焚。

“卢公子,岳王和将军他们应该没事的!您不用太担心。”是赵森留给卢卓宇的随身侍卫,年纪较小,大概十四、五岁。

卢卓宇点点头,眼睛直直地盯着那个远处。

许久,才看到一高一搭的身影渐渐地靠近。

“你完全可以不救我的!”赵森一拐一拐地扶在李兑的肩着。

“你以为我想啊!”李兑嘴硬地白了赵森一眼。

“我死了你们就可以双宿双飞了,不是吗?”赵森调侃着。

“何必让卓宇这一辈子都活在愧疚里?”李兑的表情很认真。

“卓宇不会为我伤心的!我都是她的陌生人了!”赵森苦笑道。

“不伤心又何必来这里?那时跟我走了,安全地在家里听战况就好!”李兑有些不悦,但他看到远远那个瘦小的身影,那些不悦不禁一抄而尽。

“那只是可怜我而已!”赵森略喜地望着卢卓宇,可是看看李兑欣喜的表情,最后还是失望了。

“你喜欢自怜我不怪罪于你,不过,你别把别人都想得和你一样。”李兑用臂力轻提起赵森,略加快了些步子。

“岳王,李将军!”来了一群小兵,赶快地接过赵森。

卢卓宇跟上前,紧张地看看赵森,又看看李兑,用眼神探问着情况。

“不用担心,他只是皮外伤!”其实李才受了点内伤,敌人太过于狡猾了,为了救赵森,他差点也命丧于此,可他不想让卢卓宇担心,他努力地表现出没有什么的对卢卓宇笑笑。

“我没事!”赵森回避着卢卓宇,逞强地说,他生怕再一次地感触那种怜惜。

卢卓宇哪里不知道赵森那大男子的性格?她没有跟过去,只是回神仔细地看着李兑那更显苍白的脸,担心地纠紧了眉头。

“怎么了?”李兑伸手搭在了卢卓宇纤弱的肩上,邪笑着问。

卢卓宇拉起李兑的手,轻划着:受伤了?

“没有!”李兑摇摇头。

卢卓宇一脸狐疑地打量着李兑,又写:撒谎了!

李兑轻笑着反手一把握住 卢卓宇的手,眼里净是温柔地深情地盯着卢卓宇说:“什么都瞒不过你!”

卢卓宇微笑着又写道:严重吗?

“抗得住!”李兑用另一只手轻摸摸卢卓宇的头,说,“休息一下就好了!不用担心啊!”

李兑和卢卓宇两人的画面美得如画一般,赵森不小心的回头,从门缝里看到,这一刻,他死的心都有了,可是他努力地平静着收回了视线。

“岳王,很痛吗?”望着赵森纠紧的眉头,医官有些为难地问。

赵森不语,只是看看医官,摇摇头,然后安睡在床上,死静的眼神盯着杖顶。

卢卓宇看看赵森的营仗,担心地拉着李兑,用另一手指指赵森的营帐求意他自己想过去看看。

虽然是一百个不情愿,但是李兑还是放开了卢卓宇,说:“去吧!”

卢卓宇点点头,走了。

“哎!造罪啊!这所谓的‘前世今生’真为难了我家的可人儿啊!”李兑无耐地摇摇头,抽身回了自己的帐营,吩附着帐前的士兵,“下去替士兵们帮忙,这里不要人了。”

“是。”士兵恭敬地点点头,退了下去。

痛啊!四下无人,李兑才不禁“嘶”了一声,他把手抱在胸前,暗骂道:狗日的胡兵,下手真重啊!

李兑躺在了床上,他疲惫地闭上了眼睛,他需要休息一下,虽然想着卢卓宇在赵森那边的种种,可是,他现在真没力气了。

“你不去看李兑吗?”赵森的话语中净是醋意。

卢卓宇并不说话,只是接过官兵手里的热水,轻轻地给赵森擦拭着伤口。

“你去看李兑吧!他受伤也不轻!”赵森说得是真话,虽然是很不情愿的,可是总比现在跟卢卓宇面对面好很多。

卢卓宇没有应声,只是安静地替赵森擦着伤口。

“卢卓宇,现在是在可怜我吧?”看着卢卓宇认真的模样,赵森也不知道是为何,就这么地脱口而出。

卢卓宇顿住了手,回头直视着赵森,表情很木纳。

“我……不需要你的可怜!”赵森躲着卢卓宇木纳的眼神。

卢卓宇轻拉着他的手,划道:为什么你会这么想?

赵森回神直视着卢卓宇道:“除了可怜我,实在想不出你现在对我还有什么感情因素!”

卢卓宇轻吐了口气,放开赵森的手,起身继续清理着他的伤口。

“我在问你话!”赵森异常地怒火,他伸手用力地抓住卢卓宇的手臂。

痛,卢卓宇的手顿在半空中,她并没有回头看赵森,她咬紧了牙关,平视着眼前。

“我不需要你的可怜,知道吗?”赵森不知道自己的愤怒为何不受控制,只是看着卢卓宇的默视,他用力地一把推倒了卢卓宇。

卢卓宇面无表情地忍耐着爬起身。

“滚!”赵森努力地压抑着自己的愤怒。

卢卓宇不动,只是伸手把赵森按在了床上,又默默地替赵森处理着伤口。

“我叫你滚,你没听到吗?”赵森用力地一把扶过卢卓宇,不经意的巴掌狠狠地落到卢卓宇的脸上,看着倒地的卢卓宇,赵森不禁有些后悔地看着自己的手。

天晕地暗?卢卓宇轻浮着头,那血不禁地从鼻里流出。

“这……”看到卢卓宇,赵森不禁手微颤,他想伸手扶卢卓宇,可是他的手却顿在了半空。

卢卓宇用袖子擦去了血,轻叹了一声,又支起身,把赵森又一次地按在了床上,她想继续地替他处理伤口。看着卢卓宇红通通的脸颊,赵森自责地望着她,许久,他忍不住地伸出手,轻扶她的脸颊,有多久了?这场面?

“你喜欢上了李兑?”赵森轻扶着卢卓宇的脸颊难过地问。

卢卓宇并不应声,只是认真的处理着伤口。

“是喜欢上了吧!”赵森对卢卓宇的冷漠很是不爽地皱紧了眉头。

卢卓宇包扎好伤口之后,安静的起身,准备离开,却被赵森一个起身抱在了怀里,她拼命地挣扎却不小心碰到了赵森的伤口,痛得赵森“嘶”地纠紧了眉,她无耐地不动地静止在他的怀里,卢卓宇是怀念这种“安全感”的。

吻,很有抱复性的一吻,赵森直到感觉了那血腥的味道才放开卢卓宇,他恨恨地盯着那被他折腾得红肿出血的唇,冷冷地问:“记起我了吗?”

第二十七章 自悲心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