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七章 三个人的折磨

  最为清静的还是赵森上朝的时间,卢卓宇安静地坐在庭子里,拿着鱼食轻轻地喂养着,不时欣喜地笑笑,这画面完全美得如画一般,真是不忍让人打扰啊,可是……

“夫人!”小女仆怯生生地快步跑了进来。

“怎么了吗?”卢卓宇放下鱼食,缓缓地起身,轻声地问。

“李、李家公子来了!”

“李兑?”卢卓宇感觉心有点慌乱,她暗想道:这、这可怎么是好!

还来不及她更多的想,亭子里已经闹起来了,李兑那翩翩的身影已经在她的跟前了。

“李公……”

“你们先下去吧!”卢卓宇镇定地呵斥住了追来的下人。

“夫人,这……”

卢卓宇抬头双目与李兑那深情的双目相交汇,李兑的沧桑不禁让她的心猛的抽痛,语气缓些地呵斥道:“下去吧!这里没你们的事儿了!”

下人们安静地退下了。

“跟我走吧!”李兑肯求道。

“你何苦再来啊!”卢卓宇的泪已经成了两行无控地滴落,是多久?她确信自己是爱上了这个翩翩公子的李兑,可是……她不能害了他啊!

“卓宇,我带你走!只要你跟着我走就好了!”李兑诚肯地伸出他的手,期待地望着卢卓宇。

“李兑,你走吧!我不能再害你了!”卢卓宇背过了身,她不想让李兑看到她泣不成形的样子。

“若你对我无情,何需如此伤心?”李兑略有些生气,他看到卢卓宇的反应,他更是铁了心地要带她离开。

“我……已经是赵森的人了!”卢卓宇摇了摇头,用手轻捂着自己的唇,伤心地哭泣道。

“我不在乎!”李兑大步上前,轻扶起卢卓宇的脸胧,心痛地说。

“可我在乎!”卢卓宇再次摇了摇头。

“只要你愿意跟我走,我带你远走高飞,再不回这里!”李兑的双眼泪蒙了。

“李兑,我本就是祸害,别再想我……”

“我不管……”

李兑还来不及反应,已经被打到在地了,卢卓宇惊恐地睁大双眼看着李兑倒地,她猛地回头的同时却已经被来人有力地抱在了怀中,是他——赵森。

“李大公子,念及旧情,今日之事我暂不计较,但若有下一次,我定斩不饶!”赵森的愤怒到达了及点。

“你……乘人之威占有卓宇,你还好意思说?”李兑轻摸掉唇角的血,冷笑着起身。

“乘人之威?”赵森冷冷地看了一眼惊恐的卢卓宇,咬牙切齿地说,“是谁先找到她的?是谁医好了她的?你有那么大的本事,为何同一平台却赢不了我?”

“卓宇和你拜堂是心甘情愿的吗?”李兑立起身。

“呵呵,心甘情愿?李兑,你以为你是谁?敢来置问于我?”赵森冷着眼直直地盯着李兑。

“我……”

“即不能表明自己是谁,又奈何我的事?”赵森莫视着李兑激动的情绪,“再说,不管过程如何,她卢卓宇现在是我的老婆,你又能奈我如何?”

“你……”李兑猛地捂住疼痛的心口,食指指着那个傲慢的赵森。

“李兑?”看到李兑变乌的唇,卢卓宇担心地轻唤道。

“卓宇!”李兑伸手想抓过卢卓宇,可是他突然变得那么虚弱。

卢卓宇轻伸出手,却被赵森拉了回来,她感受到了赵森的愤怒,痛,她的手腕,像是要折断了!她不禁轻呼道:“痛!”

“赵森,你放开卓宇!”李兑恨恨地上前一步,而赵森随即地又加重了手上的力首,看着痛苦的卢卓宇,李兑无耐地退后。

“李兑,不管我怎么对卢卓宇,现在都是我的家事,你要敢管,我立刻杀了他!”看着两人近似恩爱的举动,赵森愤怒地青精冒起,他恨恨地瞪着卢卓宇,向李兑宣布着主权。

“你……混蛋!”李兑愤怒地握紧拳头,他的心脏痛得让她不禁往后退坐到榔上。

“李兑,我劝你最后立刻离开我的王府,不然,”赵森拨剑了,他没有指向李兑,径自地指向卢卓宇,恨恨地说,“休怪我刀下不留人!若以赵子怡同等的罪名处决了卢卓宇,你也脱不了干系!你们李家也就小心灭门之灾了!”

“你……”

“李兑,快走吧!别再来了!”卢卓宇忍住那种痛,用尽全身的力气对李兑吼道,“你不为你自己想想,也要为李家众人……啊!好痛。”

“好贴心啊!卢卓宇,只恨交托给我了吧?”赵森加重了手上的力道,他心里是百般不愿的,可是这“恩爱”的场面着实地刺痛了她的神精。

“赵森,你放开卢卓宇。”李兑纠痛地上前。

“放了李兑吧!什么都冲我来好了!”卢卓宇恩求道。

“冲你来?好!”赵森愤怒地嘶吼道,“来人!”

“岳王!”匆忙起来的下人恭敬地跪下。

“把夫人拉去地牢,鞭刑斥候!”赵森把卢卓宇用力地丢到下人的面前。

“你……”

赵森的剑直刺向李兑,恨恨地瞪着他,说:“把李公子送回李府,乘他现在心疾还未复发,不要让他脏了我的地方!”

“赵森……”

“这……”下人们分了两批,一批很倒是很顺利地扶着奄奄一息的李兑往外走,而另一批人却怯怯地跪在地上,不敢搭话,也不敢伸手拉卢卓宇,现在倒是岳王冲动,想想,为了这娘子,他下了多大的心啊!要是冷静下来,不责怪他们才怪。

“怎么?不敢?”赵森恨恨地看着怯怯地下人。

“这……”

还不及来人反应,赵森已抽出了随身的鞭子,用力地抽打着地上的卢卓宇,卢卓宇很痛,她咬紧着牙关地忍耐着。

“卓宇?”李兑心痛地快要无法呼吸了,他该怎么办?他很后悔,应该听老管家的,这牵联到了卓宇,他却无力回天,他心里不停地乞求着老天放过那可怜的爱人。

李兑走了,赵森的鞭子停了,那皮开肉裂的疼痛很是锥心,卢卓宇难受地躺在地上。

赵森无耐地叹了口气,跪下轻抱起卢卓宇,他心里歇斯底里地纳喊道:卓宇,你千不该万不该就是对别人对了情,你陷我于何地?

“嘶!”刚擦药的那种痛让卢卓宇不禁尖叫,可是最后还是咬紧牙关忍住了。

“痛就要守妇道,不该见的人不要见,否则下次我下手会更重!”赵森很心痛地纠紧着眉头,他努力地放轻着动作,看着那雪白肌肤上的伤心,他的语气却明显地放缓了地警告着。

“赵森,你杀了我吧!”

卢卓宇的请求让赵森笑了,轻轻地一下,他说:“卢卓宇,也请你先杀了我吧!”

两人沉默了很久,赵森无耐地倒抽了一口气,又开始细心地替卢卓宇悉心地处理起伤口。

第三十七章 三个人的折磨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