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九章 借人

  银针很缓地插入了李兑的人中穴……

门外的李父焦急地来回渡着步子,他碎碎地念道:“都说那女子有问题,你偏不听爹妈的话,爹妈要害你不成,看看你现在这付德行,到底是谁害了谁啊!你倒是长了本事,不听你爹妈的,那你也不要这么脆弱啊!真是个不成气的东西,看看赵家那娃娃,你也给爹妈争口气啊!”

“红颜祸水啊!”李母很慈祥地安坐着,想想自己晕迷不醒的儿子,她不禁责怪道。

老管家不敢说话,只是恭敬地立在一边,焦急地瞄着那道紧闭的门,心里不住停地祈祷着:公子,你千万不能有事啊!千万不能有事啊!哎!

门终于开了!

“张兄,怎么样?”李父焦急地迎了上去。

张老疲惫地擦着自己额头的汗,轻叹了口气,说:“外邪加内扰,这病一时半会好不了,得看他那口心血什么时候能候吐得出来了!”

“哎!天灾啊!”李父无耐地摇摇头,丧气地说。

“到底是怎么回事?”张老关心地回头看看自己的徒弟,问。

“哎!说来话长了!”李父叹了口气,忙招呼道,“管家,赶快备茶,师傅,园子里坐吧!”

“是!”老管家恭敬地退下了。

“张兄,请!”李父道是客气地引路。

“请!”张老不放心地回头看看晕睡的李兑,又叹了一口气,随着李父去了。

李母目送走了张李二人,慌忙地回到儿子的房间,紧张地看儿子那苍白的脸,不住地低泣道:“儿啊!让你听长辈们的话,把那丫头赶出去,哪有这档子事啊!你受苦了啊!瞧你,这多久才能醒过来啊?”

亭子里春色迎人!

“哎!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啊!”听完李父的讲述,张老不禁地感叹道。

“谁说不是啊!你是没见过,那女的哪里是人间凡品,简直就是狐精转世啊!”李父不禁地感叹道。

“这……”张老轻轻地起身,看向蔚蓝的天空,缓抚着他下额的白长须,纠紧着眉头,“下山之前我是给兑儿算过一挂,未曾算得什么妖人作怪,倒是有一断前世的情债须还啊!难道这就是?”

“情债?张兄,这是从何说起啊?”李父担心地望着故友张老,问。

“只是他的挂是一个‘困’,难解之相,”张老语重心长地说,“解铃还需系铃人啊!”

“你是指那女子?”李父的眉头紧锁。

“恐是也!”张老轻点点头,回身坐下,端起茶轻啐了一口。

“难啊!”李父摇了摇头,一本正经地坐下。

“这又是为何呢?”张老不解地问。

“你想,赵家小儿的前夫人之变故,可是满城风雨,灵王可为此大怒至极的,你想想,要是这位新夫人再有什么,这……”一想到可能会祸及九族,李父连连地摇头。

“我是有些听说,也知道李兄你担心何谓,可是若不逼出兑儿那口心血,只怕……这般,若是你不好出面,那……”张老认真地盯着李父,很是诚肯地说,“就由我去一趟岳王府!”

“这……不妥吧!怕是那赵家小娃,不会相见吧!”李父一脸愁容。

“我是他的师叔,再怎么地,他也得给我些颜面吧!”张老胸有成竹地说。

“这……好吧!管家,替张兄备马!”李父的愁容更深了,若能救小儿,倒是好事,问题这赵森有“阎王”之称,总是不进人情,他担心,这趟去也是白去了。

“是!”老管家这倒是殷勤,赶忙地去准备了。

“那万事先谢过张兄了!”李父恭敬地鞠了个礼。

张老连忙地拦住李父的礼,急忙说:“你我本是兄弟,这点小事何足挂齿,何况,此行未必有所获。”

“哎!”李父苦着脸,“看小儿的造化了!”

岳王府

“师叔!”赵森毕恭毕敬地给张老行了个礼,招呼他道,“随意坐便是!”

“客气,客气!”张老略为用心地审视着赵森大气的举动,他不禁暗叹道:这小子果是将相之才啊!

“师叔要来,找人通报一声,侄儿好去接你啊!”其实目的再明显不过了,只是赵森想装装糊涂,他故作大气地让人送上茶品,“这是远州送来的新茶,师叔尝尝!”

“这倒是不用!”赵森是个聪明人,张老拐了个弯,问道,“听说侄儿又新娶一室,怎么不见人呢?”

赵森笑笑,端起茶杯轻啐了一口,乘机地调和着自己心中的不悦,他微笑着放下茶杯,道:“贱内不值一提,不见也罢。”

“侄儿倒是谦虚了,城中哪个不夸这岳王这一室是惊美若仙的……”

“师叔何不开门见山地说,说不定师侄会考虑看看呢!”赵森实在不喜欢和老辈的“打太极”,他一本正经地说。

“这……师侄果然是个聪明人啊!”张老不禁地感叹道。

“我可以让卓宇去李家把他唤醒,可师叔可曾想过,去了还是要走了,对李兑的心疾并没有什么好处,”赵森起身,略有些不悦地说,“再说,卓宇现在本是我赵门之媳,去李氏门中,师叔可曾想过不妥之处?难道要众人耻笑我命上带‘绿’不成?”

“这……”张老有些为难,“同出一上师门,好歹你也帮帮忙吧!兑儿他现在可命玄一线了啊!”

“我说救,我也说过放人,我只是希望师叔能明白,您师侄我也不易,前一次婚已经是满朝笑话,希望师叔这一次拿捏好分寸,免得又让师侄成为满朝的笑柄!”赵森强压着自己的怒气,想想慈心的师傅,他不得不让步给张老薄面,可是,他是万般不舍地让卢卓宇去的,因为两个人之间的感情还没有到前世那般坚固。

“这个你放心,只要兑儿吐出那口迂血,定还‘岳王夫人’!”张老其实也是不敢保证的,因为大概也知道李兑用情是何等之深才会致今日这般的病况,若他好了,不肯放人,这可怎么是好,可是,现在他得把人借走,得去解开现在燃眉之急才行。

“师叔即已经说了,那我即请我夫人便是,”赵森欲伸手唤人,可是最后他又一放手,一本正经地说,“我得同行!”

“这……哎!好吧!”张老不好拒绝,只是无耐地点点头,毕竟那是赵森明媒正娶的,怎么可不让他随行呢?

第三十九章 借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