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二章 幻觉吗

  张老无力地合上了门,看看李父和李母焦急的样儿,他不禁摇摇头,轻叹了声气。

“这……这可怎么是好啊?”李母的眼泪不住地往外拥。

“主要是他自己想不明白啊!谁也帮不上忙的。”张老轻叹道。

“这……那女人真是狐狸精啊!我好好的一个儿子,怎么的就被她那狐狸狐气的东西给糟蹋了啊……

我的命怎么就这么地苦啊?”

“来人,送夫人回房休息……”李父轻扶起情绪激动的李母,看看欲言又止的张老,赶忙地招来了仆人,让他们带下李母,望着他夫人虚弱的背影,李父又看看张老,无助地叹了口气,忙招呼道,“张兄,亭内私聊!请。”

“请。”张老恭敬地行了个礼,跟着李父去了李家的亭院。

“张兄,小儿还不见好,是怎么回事啊?”李父毕恭毕敬地递上杯茶给张老,神情焦急地问道。

“心病啊!”张老突然回想起卢卓宇的容颜,他不禁说,“姓卢的女子果然非凡品,兑儿看中,一点也不为过,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只是非他的人,何来影响如此之深啊?”

“哎!”李父只是泄气地垂着头。

张老思索了半晌,说:“试着给兑儿物色个妻子,试试?”

“这……怕是难啊!”李父摇摇头,“想想兑儿现在的这样子,谁家女儿愿意啊!”

“总有人会愿意的!”张老意味深长地说。

“张兄难道已有人选?”李父充满期待地问。

“这事李兄就交给我吧!”张老轻掳掳胡子,眼神充满着希望地道。

“这事……需要跟兑儿说说吗?”李父试探地问。

张老想了想,说:“说说吧!只怕未必会同意啊!”

“自古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这次由不得他了,”李父重重地叹了口气,强硬地说,“想想他的任性出的这趟事,真是要气刹我们老两口得。”

“还是我跟兑儿说说吧!别硬逼,孩子有孩子的个性。”看到李父的强硬态度,张老急忙劝说道。

“也罢,这事就全全有劳张兄了!”李父连忙起身恭敬地又给张老鞠了个弓。

张老连忙客气地起身拉住李父,连连地摇头,说:“李兄太客气了!”

“老爷、老爷,不好了,不好了,少爷他、他……”一个仆人上气不接下气地跑进亭子,很是匆忙地指着他家少爷房间的方向,喊道。

“什么事?”李父显得很是紧张地迎上那名仆人,道。

“不、不、不好了!少爷他骑马出去了!”小仆人是随身照顾李兑的,他的样子很是惊慌。

“你们为何不栏住?”李父急切地冲了出去,狠狠地一个巴掌打到那个仆人脸上。

“拦了,没拦得住,少爷把剑架在自己脖子上的。”被打的小仆人很是委屈地捂着脸,道。

“这……这可怎么是好!”张老急忙地跟了出去。

“哎!真是孽债啊!”李父与张老并肩前行,苦着脸骂道。

“李兄先别急,按兑儿现在的脚程,应该不会走多远的!”张老忙宽慰道。

“千万是别出什么事得……”

“老爷、老爷,”这是李母房里的丫环,急匆匆地拦住 了李父的去处,惊恐地指着夫人房间的方向,道,“夫人、夫人她晕倒了!”

“哎!”李父气得一屁股坐到了地上,怜巴巴地望着夜空,苦喊道,“李家这是哪辈子的孽啊?”

“李兄,你先别着急,你先去看夫人,我这去追兑儿便好!”张老轻拍拍李父的肩,宽慰道。

“也只好这样了,张兄,就有劳你了!”李父很是亏欠地望着张老,连忙顺着仆人来的手,颠簸地起身,道。

“那我先去了。”张老的身手很矫健的,一眨眼的功夫,便骑上,问,“公子往哪边走了?

“这边!”

仆人们指的方向是可以去岳王府的方向,张老便纳闷地自言叹道:“应该是去了岳王府吧!哎!这孩子!”

“快,快去请丈夫!”李父急忙地回屋,一路跌跌撞撞的,不忘记地催促仆人道。

“是、是、是!”倒是有些清醒的仆人,连忙地往外跑。

李兑去的方向并不是岳王府,而是那个曾经卢卓宇住过的小房子。

这里没变,只是冷清地让他心痛,她的一频一笑,不时地浮现在他的脑海!

“卓宇?”李兑捂着痛疼的心脏,推开了那道旧门。

“李兑,快去看看红薯好了没?”

是卢卓宇的声音,李兑轻笑笑,像是并不知道这就是幻觉一般,他连忙地跑向锅边,迅速地接开了盖子,然后就失望了,空空的锅底,他晃然才知道这是幻觉,他苦笑着合上锅盖。

“李兑,陪我一条大鱼!”

声音很近地在李兑的身后,是卢卓宇?李兑很是兴奋地回,是她的影子,她在对她笑?他连连地迎了上去,却又是落空了。

“为什么?为什么?”李兑失望地后退,一个不小心倒在了床上,他绝望地望着天空,衰怨道,“老天为什么这般地对我?卓宇明明……咳、咳、咳……”

李兑渐渐地失去了意识——

卢卓宇推开门,其实她也只是猜猜,居然李兑真的在这里,望着他苍白的脸,卢卓宇心纠痛,她急忙地扶起李兑,给他盖上被子,道:“你这又是何苦啊?”

声音,是她的?李兑迷糊地睁开眼,看看她,然后又疲惫地闭上,上浮着笑容,虚弱地伸出手,想抓眼前人的手,轻问道:“还是幻觉吗?”

“是的,我本身就是个幻觉!”卢卓宇苦笑着握住李兑的手,轻轻地掏出自己的手帕,替李兑擦拭着额上的汗,道。

有温度、很实在!李兑使劲地握住卢卓宇的手,这才放心,缓缓吐了口气,说:“来了就好、来了就好!”

“哎!”卢卓宇并不知道该再说什么,只是安静地望着虚弱的李兑,问,“你想吃点什么吗?”

“我想吃你做的红薯!”李兑依赖地望着卢卓宇。

卢卓宇笑了,眼角泛着泪光,她大概听那位张老说的,几天未近食的李兑现在的虚弱程度,她无耐起身,却炉边开始忙碌。

李兑又笑了,两个唇角上浮,他觉得很满足了,如果时间可以停止该多好,可是……

“岳王,需要去叫夫人吗?”管家看得出岳王的愤怒,连忙地问。

远远地看着那炊烟缕缕,赵森冷冷地摇了摇头, 说:“管家,我们回府!”

“可是,夫人她……”

“她会回去的!”赵森有些无力地回到马车。

“可是……这孤田寡女的……”

“我不是说了回府吗?”赵森的怒吼道。

“是、是、是。”管家不敢再多言,只是毕恭毕敬地赶马着往回府地方向去。

第四十二章 幻觉吗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