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九章 给爱人解脱

  卢家的四代到齐了?那哪里是个美字了事的啊?

罗降生和林铁罗都呆若木鸡地卡在原地立着,而赵森倒是不屑,因为上次来的时候倒还看到了某些付合年纪的老态,可这次不知道上面立着的人到底用了什么歪门邪术,让自己又重回了美貌来见人,他不禁连想到了“画皮”!

“舍得送回来了?”开口的是卢家最年长的祖姑辈吧,她叫卢忠慧,立在那里,哪里像八十岁的老妇人,完全就是三、四十岁吧了,她的语气冷得让人寒颤。

赵森不语,只是搂紧了卢卓宇,更本没有退人举动,只是平静地注视着堂上的三位长辈。

“怎么?还是舍不得放手?”卢忠慧冷冷地打量着赵森那冷俊的面容,柱着自己的凤拐缓缓地走下台阶,走向赵森,“赵家的孩子什么时候这么带种了?”

“卢卓宇,我是不会还的,姑祖您医也好,不医也罢,来的时候是两个人,走的时候也会是两个!”

赵森的话不带任何情感,台上的两位卢家的女人都震悍了。

“这话倒是狠?那你为何又来呢?”卢忠慧冷冷地问。

“若是天为,我大可不必来,”赵森看看一脸茫然的罗降生,说,“但是是人为,我一定要来!”

“来做什么呢?”卢忠慧很是好奇。

“让山下那个人,和山上的人见证爱情是可以双归的!”赵森最后的目光直视向一边立着的卢敬,意味深长地说。

“山上的?山下的?呵呵……”卢忠慧一阵冷笑,回头厉光审视着台阶上颤颤的卢敬,冷冷地说,“看来你是想用自己的死来换另一个人对卢家的背叛?”

“背叛?”赵森邪气地上扬着唇角,“卢家人从现代回到古代,越发地变得死脑精了!”

“赵森,不得无理!”卢敬是敬佩赵森的勇气的,可是,她得阻止他的横冲直撞,不能让这样的年轻人冲动得让姑婆下不得台,因为,那会让他的路更不好走的。

“好、好、好!我就喜欢这样的年轻人!敬儿,看见了吗?这就是你们所谓的‘爱情’的东西。”卢忠慧意味深长地回头注视着卢敬那紧张的表情,“转世来是将军吧?听说还封了王?”

“了解那么多干么?”赵森邪气地笑笑。

“不是有‘知已知彼’之说吗?我想你都熟用兵法了吧!刚才的话是想我中计吧?”卢忠慧微笑着。

“你也太高估你自己了吧?”赵森依旧一抹邪笑。

“怎么说?”卢忠慧倒觉得这男子确实有意思。

“用兵法,那是对敌人,你吗?跟我还压根八杆打不到一推去。”赵森一脸不屑。

“我好块也是卓宇的姑祖吧?”卢忠慧越发地觉得有意思了。

“姑祖?你要不要脸啊?卢卓宇上一辈子都死了,这一辈子是吴家的人捡了去,应该姓吴才对吧?”赵森的语气很不悦,“乱认亲戚!”

“你……那还不是卢卓宇?”卢忠慧着实被这不逊的赵森呛了口气。

“喝了梦婆汤,她没了记忆,跟你有屁关系!”赵森更本不在乎卢忠慧那气刹的脸。

“那你就带她下去!”卢忠慧发怒了。

“凭什么?”赵森恨恨地说,“即不是你卢家的人,你卢家的人凭什么下毒,我送她来找你们,是理直气状地,快解毒!”

“哼!”卢忠慧愤怒地回阶上的座,“送客!”

“送你个大头鬼!真不知道是什么邪术,八十多岁的人,出来还要整张年轻的皮出来!”赵森厌恶地瞅着卢忠慧。

“大胆!”开口的是卢卓宇的姑婆,卢佩珊。

“耶?是姑婆吧?上次见您还是带些老年人样的,怎么几个月没见的功夫,您也画皮了?”赵森带着些玩味。

罗降生和林铁罗不禁地对看一眼,咋舌地齐看向赵森,尼玛,这是唱得哪一出啊?不是为了救人来的吗?这完全是找死的节奏嘛?

“你……”

“赵森,你……”

卢忠慧缓缓地平静了自己的愤怒,轻抬起手,制止了卢佩珊和卢敬,冷笑着说:“卢卓宇不是你所爱?”

“前世今生非她不可”赵森很直接地说。

赵森的话把全场的人给震住了!

“那为何处处与我为敌?”卢忠慧比先前平静了许多。

“赵森,既然要救人,就不要胡闹!”卢敬紧张地望着卢卓宇苍白的脸,担心地制止着赵森。

“是啊!你这么一路颠簸着来,就是想带个尸体而回吗?”罗降生有些激动地提醒道。

“兄弟,你是不是脑子被烧到了吗?”林铁罗纳闷地勺着后脑,问。

“谁叫你带个了?是两个!”赵森倒是平静。

“赵森,你真胡闹!”卢敬恨恨地拂袖道。

“我没胡闹的必要!”赵森冷笑道。

“你一心求死,何必回山里来?”卢敬问。

“就是死给你们卢家的人看啊?”赵森一脸玩味地说。

“我们看什么?有什么好看的,即不愿留人,你们都给我……”

“他是想再次轮回!”卢忠慧仰天大笑,那笑有些凄凉,“赵森,你执念到底是为何?”

“我没什么好执念的,”赵森爱怜地轻抚过卢卓宇的脸颊,“我是一路看着卢卓宇过来的,前一世其实很辛苦,她的目的只有一个,等死,我看得也很辛苦,好不容易来到这一世了,本以为可以和她天荒地老,可是,阴差阳错,她先遇到了我这一世的兄弟,让我不得不横刀夺爱,背负骂名,而最后还得像东西一样,把她再次送回卢家?呵呵,我没那么傻,我爱她,我就没想过让她再经卢家的事,即便再次轮回,我可能喝梦婆汤,可能会忘记她,可是,我不后悔,至少,我让她脱离了所谓‘卢家’,第三世,轮为何物,或永世不能再见,也罢!”

“赵森?”卢敬感动了,眼泪止不住地往外拥着,这个男人,表达爱的方式真的不一般,卢家的女儿们,何偿不想有这样的人出现呢?她突然想起了“山下”的那个人,泪止不住的往下滴落,她心里暗叹:若前世同来,是否也会如此送我解脱?

卢佩珊安静了,她感动了,她想替两个年轻人求情,可是在触到卢忠慧那利光后,她还是把话吞进了肚子。

“爱她,不是要让她活着吗?活得好好的让人看到吗?山下那人不就是个例子吗?”卢忠慧不是铁石心偿,可是她故作着镇定。

“要看怎么活?像你这样孤独终老的活着,有什么意思?守些屁用没得的‘卢’字,干什么?”赵森看卢卓宇的眼神是那么地柔软。

“姑婆,您就放过卓宇吧!”卢敬再也刻制不住了,她冲上前跪 着求情道。

“哎!只羡鸳鸯不羡仙!”卢佩珊的容颜瞬间地变回了之前的苍老,她也想起了某段她封尘以久的记忆,所以她那保她青春的药效即刻地过了。

看着台下和台上,卢忠慧若有所思地苦笑了,容颜因为过了的药效,依旧在变老,感叹道:“卢家?好你个赵森啊!一个不同一般的男人啊!”

第四十九章 给爱人解脱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