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一章 前世的帐

  结婚是何等喜庆的事儿,张灯结彩,喧闹若市,酒气冲天……

好像都没有人发现她的的存在,自顾地喝酒庆贺着,卢卓宇很不喜欢这种喧闹,她擦过那些来往的人群,往里走,她想找一处宁静。

这是一座古色古香的府抵。

红衣、凤冠,应该是新娘。

奇怪了,这古时的新娘不是应该规举地在房里端坐着等新郎吗?怎么会站在后花园内?

卢卓宇悄悄地靠近,生怕扰到新娘,不靠近还好,那容颜越来越清淅,她着实地吓了一跳,那不是她吗?怎么回事?卢卓宇顿住了,远远地观察着女子,结婚不是应该开开心心吗?可是那浓妆艳抹却藏不住万千的忧伤,这是为何呢?

“难道是被强迫的?”卢卓宇自言自语地悄悄又摞动了几步,她想再看清楚一些,不料,女子此时泪如雨下。

一道黑影擦过卢卓宇的身边,是谁?

如风般的即逝,他刚毅的轮廓是那般的熟悉,那个眼神刺痛了她的心脏,是赵森?

他看不到她?只是擦过她,一心地朝向新娘而去。

新娘被惊扰,她看向来人,就在那轮廓清淅的那一刻,她泪如雨下,急步地迎了上来,投入黑衣男子的怀里,说:“哥哥,你这又是何苦啊?”

这……不闹了行不,这是什么场景?

“我来带你走,现在跟我走。”男子很诚肯地说。

“能去哪里?天下之大无我们容身之所啊!”女子幽怨地落着泪。

“我相信我们一定可以逃出去的,总有他林家手伸不到的地方!”男子的眼神很诚肯。

“好,我跟你……”

“赵盛,你也就这偷鸡摸狗的本事罢了!”红装齐身,有些单薄的身子骨,惹人怜的俊容,这男子应该应该是今天的新郎,那双仇视黑衣男子的眼神一朝向新娘就变得温柔多了,伤感地问新娘道,“芙妹妹,为何如此对我?”

“英哥哥,对不起,有些事真的不能勉强!”女人哭得更凶了,看看周围的彪形壮汉,她寒颤着推开黑衣男子,那双黑眸深情地望着眼黑衣的男子,伤心欲绝地说,“盛哥哥,你走吧!此生不能成为你的新娘,来世咱们再聚吧!”

“我不走。”男子一个大步上前抓紧女子的纤纤玉手,一个用力把女子拉入怀里,怒视着周围的彪形大汉,说,“生我们要在一起,死了,我会陪你,我再也不会错过你。”

“盛哥哥,你又是何苦啊?”女人很难受地埋进男子强有力的胸膛之中,泪再一次如雨而下。

“好用情的狗男女!卢芙,你可是刚和我拜过堂的,你以为你还可以和赵盛双宿双飞吗?休想!你生会是我们林家的人,死了,照样是我们林家的鬼。”新郎愤怒到了极点,他嘶吼着发泄着那口怒气。

“林英,你那些都是屁话!”黑衣男子把新娘拉到了身后,试图用身体保护这个她。

新郎笑了,很狰狞的面容与之前判若两人,他一个恐怖的仰天大笑,四周的狂风乱起,那双眼睛瞬间地变成红色,邪气地注视着两人,他与怯怯伸出头来的新娘四目交汇,他感觉到了她的害怕,他试着给她机会地用他忽变得鬼魅的声音问:“芙妹,现在后悔还来得及?”

新娘看看坚定的黑衣男子,她笑了,摇了摇头,深情地对男子说:“生死共相依!”

新娘又一个仰天大笑,鬼魅的声音震澈满园,道:“好个‘生死共相依’,卢芙,你就等着看他如何消亡吧!”

黑衣男子握紧新娘的手,给了她一个很稳心地笑,然后丢开了新娘的手,一个敛步冲到了新郎的面前,与已变化成魔的男子开始动手了。

魔和人有两个区别,人把灵魂出卖给了魔,成了魔,拥有了强大的力量,可是人,血肉之躯,哪里是魔的对手?

几翻下来,黑衣的男子精疲力尽了,新郎依旧神挺地立着。

看着情郎那翻痛苦,新娘是痛苦的,她不停地在他们的身边嘶吼乞求着——“求求你们,停手吧!求求你们,不要再打了,都是我的错,全是我的错,求你们……”

“没力气了吧?”新郎冷眼地瞄着那凡体肉胎的黑衣男子,邪音再起。

“还早着呢!”黑衣男子喘着粗气,上扬着唇角,精神地眯着眼睛,说。

“是条汉子,”新郎还是很欣赏黑衣男子的骨气,他看了一眼伤心欲绝的新娘,无耐地到抽了口气,回身对着男子,宽容地说,“再给你一次机会,现在离开,我不再追究。”

“屁话,”男子还是很任性地,“除非你让我带走芙儿。”

“去阴曹地府做你的春秋大梦吧!”新郎最后一次聚气,这气很猛,四周物体横飞,塘水像达到了沸点一般地沸腾,周围彪汉们见此情景,都神情惊恐地四处躲闪。

新娘的反应很快,大步地冲上前,一把拉开已经没有力气,而一心等待承受那一掌的黑衣男子,用自己单薄的身子迎上那一掌。

“嗯?”

鲜血从新娘的嘴里成柱状喷,新郎惊恐的收回了手,可是太迟了,他心痛地望着渐渐滑倒的新娘,他想伸手,却迟于后来的黑衣男子一步,他只得由着看新娘再一次地入别人的怀抱。

新娘笑了,迎上月亮的余辉,是那么的凄美,像是解脱了一般,她已经没有力气说话了,只是望着伤心欲绝的黑衣男子,许久,意识渐渐地淡去!

“若你去,我何以苟活于世?”还未及众人反就,黑衣男子已经用随身的小刀刺入了自己的心脏,他也笑了,那是期望地,“来世,我们再续此生!”

新郎失魂地跪倒在地,眼睛已经恢复正常,他望着这相拥的尸体,他不甘心地爬到两人跟前,一把推开黑衣男子的尸体,凄凉地望着那平静、熟悉的面容,问:“为何如此负我?”

新娘依旧很平静。

“你以为你这么就可以和赵盛下世再续吗?”新郎笑了,又一阵仰天大笑,许久,他一双利眼,平静地望着惊鄂的卢卓宇的方向,很邪气地又浮上笑容,他收回视线,平放下新娘的尸体,咬破了自己的手指,在新娘的额前划了一个“林”字,然后盘坐在尸体面前,啐低声地啐念着一些卢卓宇听不懂的像是梵文的咒语。

卢卓宇不知道自己该干什么,只是立在一旁,看着这已经痴狂的男子的行为。

许久,男子张开了眼睛,那双眼睛又变成了红色,邪视着卢卓宇,那苍白的纤骨轻放与新娘额上那个她写的“林”字上,鬼魅声音再次响起——“我用自己的灵魂作交换,诅咒你及你卢家女子短命三十,转世为奴,千世蹉跎!”

第五十一章 前世的帐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