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chapter 5

  所谓江山易改,

其实本性难移

……

白绫是知道的,迎夜是有多喜欢,喜欢那个叫做燕浮竹的男人,她是知道的,她真的知道的,没有人比她更清楚了……

白绫强忍着眼中的泪,晶莹的泪珠子在眼眶中打转着,迟迟不肯落下。

迎夜暗淡的眸光沉淀了时光的轮转,她呀,她真的没那么多精力与功夫,去爱一个根本不爱她的男人,只是,为什么,她还是有种想哭的冲动……呢?她明明,对自己说好了,她不爱了,真的不爱了。

窗外,一条细长的枝干向她招手,摇曳了一树的绿叶,阳光下,闪得是那么灼目,移不开了视线。

燕浮竹倚在墙上,他急需找一个支撑点,支撑这副脆弱不堪的身体……他淡淡的移开了视线,狭长的丹凤眼,微微向上挑动着,他的眼中盛满了一种我看不懂的孤独。

被人如此爱着的你,为何独自神伤。

……

安然老远就看到那个令她心心念念的少年,她小心地攥紧胸口,扑闪的眼眸含着一份担忧,她觉得,她是唯一懂他的人,所以,也只有她,才有那份资格去爱他,而那个女人………

呵,早就不够威胁了呢!

她的眸中快速的划过一道精光,但随即,又恢复了……快的,让人以为不过是看走了眼。她小心地向他靠近,似乎怕是惊扰了那脆弱无助的少年……

她停在一旁,像他一样,靠在了墙上,从背包中掏出一本薄薄的小册子,视线却不时扫向他,然后在移到手中的册子上。

风吹过,掀起一页往事,带走千般无奈。

……

安然像是想到什么,嘴角蓦地扬起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来,那么的,决绝般的残忍。

她美丽的脸,在看到少年安静冷漠的侧脸时,不自一阵恍惚,她看了看腕上的表,

10:20

她再一次看了一眼那个少年所在的地方,此时,他已经离开了。

她痴迷的目光在那个位置流转着,

然后,

转身,

离去。

……

安然放轻了脚步,她在外面,而她要见的人,在里面……

里面的喧闹,于她,不过一种忍耐。

她推开门,走进那间教室。

吵闹的教室,只在推门的一刹那,瞬间安静了下来,停顿了几秒,又再次吵嚷起来。

“嘘…是安然诶!”

“校花大人亲降临,啊呀,人家好激动”某娘炮,咳咳,暂时忽略。

“哎哎!你们听说没,安然大大似乎跟燕浮竹在一块了呦”一同学明显故意提高了声音,似乎是故意要让某人听见。

而同样,此时这个某人却没有任何动静,依旧是那个托着腮子,双眼迷离的当着女魔头的某位。

白绫狠狠的皱皱眉,眼睛快速地扫向走进来的安然,

她很快地移开了视线,坐在了迎夜身旁,拿起指甲剪,在一旁修起指甲来。

安然一眼就看见了那个坐在最后一排,从左往右数,倒数第一个位置的人。

走上前,在看到迎夜现如今的模样,她漂亮眸中划过一丝异样,但很快又恢复过来。

那是一种俯视的眼神。

变了许多,短短一个礼拜,似乎不再是从前那个了。

但,这不是她该关心的。

抬眸,安静着。

“那天,谢谢你了”她轻声道,语气尽是感激。

果不其然,坐在位置上的迎夜在听到“那天”时,看向她的目光已微微向一旁移开,似乎勾起了她的什么不好的回忆

“……”迎夜抿着嘴,嘴角凝成一条冷淡的弧度。

那天……那天,呵。。

她闭了闭眼,蓦地,沉重。

那天,那个她深爱着的男人,抱着眼前这个现在一脸感激的女人离去的背影,到现在,还历历在目。

那天,她被那个男人推在墙角,留她自己忍受心脏病突发,留她一个人昏倒在冰冷的黑暗中。

那天,她的心脏永远的成了毫无用处的垃圾。

哈哈,谢谢,真好。

“如果,可以的话,我想约你去天台”她的话中带了些请求。

天台?

班上一片唏嘘声。

“没听错吧……是……天台唉”

“安然大大这不是……要找死么,谁不知道那个天台可是女魔头……”声音渐渐小了下去。

安然像是没听见似乎一样,只是安静的看着座位上的女人,像是在等她的回答。

修长的食指轻敲在课桌上,发出清脆的声响。如思绪般,跳跃着。

停顿,撑起,站定,上前。

安然在她站起的那瞬间,无谓的勾勾唇,呵,这点儿还真是没变。

狂妄,自大的令人讨厌。

她看着迎夜已走出教室的背影,似乎是察觉到什么

侧过头,甜甜的笑着。

白绫狠狠的皱皱眉,看着她的笑容,却什么也没说。

安然勾起唇角,两片唇瓣向旁延伸,为她精致的小脸,又添加了几分动人。

……

天台

高大的钟楼隐在树后面,那钟摆就如人的心一样,摇摆不定。

10:40

风,亲吻着她的脸颊,许久,才恋恋不舍的离开,无影无踪,像是从来不曾来过。

“你想说什么……”半晌,她才开口。

“你可真傻,哈哈哈”她抿起唇,掩着嘴角,那略带嘲讽的笑声却依旧从指尖溢出,“与他朝夕相处了那么多年,却什么都不是。”她斜睨着看向眼前的黑发少女。

“是么……”朝夕相处,这种漂亮的修饰词,竟能出现他们之间,却诠释不了什么,“你到底,想做什么呢……”她仰起头,暖阳洒了她一身,多美。

安然没说话,只是看向她的身后。

这个天台连接着后面那栋图书馆,而,那个少年这个时间点,一定还在图书馆三楼靠窗的那个位置上读着他最爱的经济学。

“做什么……”她挑着眉  “做什么……”她挑着眉,她精致的妆容在暖阳下,更似给她的脸庞镀了一层金光,“你还真是,变了许多……”。

  她以一种探究的目光打量着她。。

  印有淡蓝色的碎花发卡在修长干净的指尖反转着,带着。

  优美的弧线,划破了空气。安然垂了垂眼帘,继续着。。

  如果你仔细观察,会发现那手指正微微不可察的颤抖着。似乎像是要隐藏什么。

  “我想,你肯定记得这个地方吧……”安然见她无动于衷,嘲讽的语气又一次袭来,“毕竟,你的所有传说,呵都是从这儿传来的……”。

  那漂亮小巧的发卡一下子停在空中,手指颤抖的更厉害了。。

  是了。。

  她所有传说都是从这儿开始的。作为学校的一姐,对于妨碍到自己的人,都会在这个学校的天台惩治,比如,将她们狠狠地推下楼梯,而她们所站的位置,恰是此时此刻安然站的地方。

  甚至,她记得当安然这个所谓消化的出现,自己也将她约到过此处,将她

  推下楼。

  悠扬的钟声赫然响起,扰乱了她的思绪。。

  她猛地记起当时推她下楼的时间。

  正是。

11:00

chapter 5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