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章

  众人跟着月儿和怜月来到了一处码头,那里早已经有几叶扁舟等在那里了,大家上了船,水面上的云雾更加的浓,一般的人根本无法辨别方向,月儿手中的灯笼在云雾中隐隐的透出迷离的光芒,在这夜色中添加了几分的神秘感。

一路上少羽都在给天明解释道“墨家是诸子百家中最仗义的门派,墨家的祖师爷与我们楚家有多年的交情,在反抗秦国的阵营中,墨家和我们家族也是最坚决的两个。镜湖医庄,这是墨家的一个秘密据点,如果没有墨家弟子的指引,一般人根本无法找到。现在秦国搜查的很严,大家都很小心。这里还住着一个了不起的女孩,她的年纪比我差不了多少,可她却是墨家最有名的神医,我们也就是要请她为盖先生疗伤,她复姓端木,单名一个蓉字。”

少羽出身于楚国贵族,从小便熟读四书五经,对于天下的事情也是颇为了解,自是比什么都不知道的天明要好得多,而天明听了少羽的解释,心中便对这个所谓的大哥有所敬佩。

在船上的众人经过了刚才的逃亡,现在早已经累了,大家都在船上歇息了,静谧的夜色中,只有几叶扁舟在湖面上缓缓的前行。

天明看着坐在船头,对着繁星出神的月儿,向少羽问道“那这个叫怜月的和叫月儿的又是什么人啊?”

少羽也看向坐在船头的月儿,向好奇宝宝一样的天明讲道“月姑娘虽然年幼,可她是端木姑娘最得力的助手,也是了不起的女孩子。至于怜月姑娘吧。。。。这个我也不知道了。”

天明听了少羽的话,听到了竟然有连他都不知道的事情,嘴角微笑着,有点得意的说道“想不到也有你不知道的事情啊!”

少羽轻咳了一声,有点不服气的说道“嘿,我又没有说自己是什么都知道的,你当我是神仙啊。”

天明嘿嘿的笑了一下,便没有再说什么了,转过头去看月儿了。

少羽无奈的摇了摇头,转头看着怜月的背影,陷入了沉思。

怜月姑娘吗。。。自己也是第一次知道她的,以前从来没有听说过,只是这个怜月姑娘究竟是什么人啊?

似是察觉到有人在看着自己,怜月转过头来,正好与少羽四目对视。

如黑黯石一般的眼瞳,美丽又明亮,但却又夹着些许的悲伤,就算只是让人只看一眼,也会不自觉的陷入进去,让人无论怎样都移不开视线。

少羽只感到全身恍然雷击一般,恐惧感充满了全身,想要转移视线,却无奈怎么也移不开,那双眼睛似乎有魔力一般,将他给牢牢地吸住。

漆黑如夜,少羽感到自己陷入了黑暗中,四周全是黑暗,看不到一切。在黑暗中闪烁着星星点点的光芒,恍若黑夜中的星空,在这些闪烁着的星光中似乎有着一些不为人知的秘密。

灰色的天空,枯萎的森林,人们脸上恐惧的表情,哀求声,哀哭声回荡在空中。。。

大约过了一两个时辰之后,项梁醒来伸了个懒腰,看了看泛着鱼肚白的天空,说道“天快亮了,这一夜终于可以过去了。”

坐在船头的月儿缓缓的站起来,轻轻地转动了灯笼的顶部,打开了盖子,一只只萤火虫便争先恐后的飞了出来,萤火虫上的淡淡的金色的光芒衬托着月儿,仿佛月之仙子般的清丽脱俗,长长的睫毛扑闪着,有着说不出来的灵动清秀。

天明目不转睛的看着月儿,拉了拉旁边少羽的衣角,说道“看呐少羽,好美啊!”

可旁边并没有少羽的声音,天明感到有点奇怪,要是平常的话少羽是绝对不会这么安静的。

转头看向少羽,发现少羽两眼空洞的望着前方,不经觉得有点奇怪,这家伙在看什么呢?

天明顺着少羽的视线看向前方,而在少羽的前方正好坐着怜月。

天明看了看少羽,再看了看怜月,顿时明白了过来是怎么回事了。

合着这家伙是在看美女啊,难怪不理自己。

一想到这天明就一肚子的气,脑中正想着怎么捉弄他,眼珠子转了一圈,笑了起来,嘿嘿,有啦。

天明悄悄的靠近了一点,俯在少羽的耳朵上,叫你不理我,我让你好看,深吸了一口气,大喊道“项--少--羽!!!”

天明的这一喊,少羽便立马反应了过来,用手揉了揉耳朵,不满的说道“你小子叫那么大声干嘛,耳朵都快被你给吵聋了。”

看到少羽这样子,天明的心中有点得意,说道“活该,谁叫你不理我。不过,你刚才怎么了?”

少羽觉得耳朵有点舒服了才将手放下来,说道“啊?没什么啊。”

少羽再一次向怜月看去,可怜月已经转过头去,呆愣的看着天空,眼神中流露出悲伤的神情。

少羽看着怜月,看着她眼中的悲伤而莫名的感到心痛,再想到刚才自己所看到的画面,虽只是一些模糊的画面,但却让人从心底感到了害怕,那会是她的过去吗。。。

如果是,那。。。看着怜月的背影,眼中显现出悲伤,怜月姑娘,你的过去究竟是怎样的。

天色渐渐的亮了起来,远处的山峦若隐若现,一只只白鹭贴着水面飞过,水草轻轻的摇晃着,这地方宛如人间仙境一般的宁静。

月儿看着前方,高兴的说道“快了,前面就到了。”

随着月儿清脆的声音响起,大家便往前方看去。

大家看到了前方的一座小岛,湖面上湖水荡漾,薄雾氤氲,岛上林木翠绿,虫叫鸟飞,这里又是一个世外桃源。

小岛上建有一扇门,门上挂着一块木牌。

天明看了看门上的木牌,摸摸脑袋,说道“这上面的字我怎么一个都不认识。”

少羽抱臂而立,说道“这是以前燕国的文字,自从秦国要统一文字,已经禁止使用了。”

言罢,少羽用手指指了指门上的木牌,轻轻地晃了晃手指,说道“不过在这里,根本不用理什么秦国的法律。”

天明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又看了看木牌上的字,说道“这上面写了些什么啊?”

少羽看了一眼天明,说道“这上面写了这医庄的规矩。”

“什么规矩?”天明好奇的问道。

“呵呵呵呵”身后响起月儿的笑声,声音好比幽谷中的黄鹂鸟一般清脆动听,只听她接着说道“蓉姐姐她医术高明,但是有三种人,她是绝对不会医治的。第一,秦国的人不救,第二,姓盖的人不救,第三嘛,就是因逞凶斗狠而比剑受伤的人,不救。”

天明双手抱着胳膊,不满地说道“这是什么怪规矩啊?”

少羽好笑的摇了摇头,拍了拍天明的肩膀,说道“反正和你也没有什么关系,你记住就是了。”

天明哦了一声,想来想去自己总觉得这里的规矩怎么看都像是冲着大叔来的一样?大叔他究竟是什么人啊?

少羽不经意地看向怜月,发现她正盯着盖聂出神。

怜月盯着面前躺在担架上的男子,眼中闪现出蓝色的光芒。

华丽的宫殿,在宫殿的上方站着一名身着华丽衣服的男子,表情严肃地看着下方,而在这名男子下方跪着一名身着布衣的男子,而他则是站在一旁。

布衣男子用手指着上方的男子,嘴里似乎在说些什么。

一阵银光闪过,男子的胸膛便血流如注,他快步的来到男子的身前,男子便缓缓的倒在了他的怀抱里。

男子在他的耳边似乎说了什么,他点了点头也说了些什么,男子的嘴角露出一个满意的笑,下一刻便闭上了眼,倒在了他的怀抱中,就再也没有醒来。他缓缓的将男子放在地上,发丝遮住了他的脸,看不清他的表情。

“我答应你,承君此诺,必守一生。”

怜月呆愣的看着前面的这名男子,眼中的蓝光消失。

怜月反应过来,脑中充满着疑问,刚才究竟是怎么回事?自己刚才看到的是什么?

难道。。。怜月看向眼前的男子,难道这会是他的一切,那。。。

少羽走到怜月的身旁,看着躺担架上的盖聂,说道“他叫盖聂,是我们项家的朋友。”

怜月转头不明所以的看着少羽,眼中疑惑不解。

少羽也转过头来,再一次的对上了她的眼。

望着那双黑眸,少羽再一次的感到了恐惧,快速的转过头去,他害怕自己又会像刚才一样陷进去不能自拔。

少羽看着盖聂,接着说道“我们在路上遇到了敌人的袭击,盖先生是为了救我们而受伤,我们来医庄就是想要让蓉姑娘救治盖先生的。”

说完便用眼角的余光看了怜月一眼,发现她盯着盖聂看了好一会儿,什么都没说转身就走了。

---------------------------------------------------------------------------------------------

写的不好请指教。

第三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