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章

  众人抬着盖聂进了院子,而在院子的正中央正站着一个十八九岁的女子,神情冷漠,头上带着藤紫色与白色相间的头巾,又细又长的墨眉,扎着一束细马尾,额前的刘海随风飘舞,里面穿着藏青色的抹胸长裙,外套着半灰蓝和半乳白的拼色短袖外衣,脚穿着乳白色的中筒靴,明丽的眼眸平和淡然,清丽脱俗但却又冷若冰霜,看她的样子似乎已经在这里等候多时了。

月儿迎了上去,喊道“蓉姐姐。”

端木蓉点了点头,声音清冷的说道“月儿,路上还顺利吧?”

月儿乖巧的点了点头,说道“顺利。”但在看到端木蓉脸上露出些许的疲惫之时,微微的皱起眉来,有点担心的说道“蓉姐姐,你都两天两夜没睡了,怎么也不休息一下呢?”

跟在怜月和月儿身后的项家众人,俯身见礼道“蓉姑娘。”

端木蓉看着众人,声音依旧的清冷,淡淡的说道“好久不见。”

天明从中抬起头来,细细的打量起端木蓉来,端木蓉看了一眼比她矮出很多的天明,眉头微皱,说道“这个小孩是谁?”

天明听到端木蓉在说自己,嘴角笑咧开来,露出一排白亮的牙齿,眼睛眯成一条线,再怎么说她也是月儿的姐姐,第一次见面应该给她留个好印象。

在一旁的项梁见天明半天都没有回答,便急忙上前,说道“他是天明,是少羽的朋友。”

“哦。”端木蓉淡淡的回了句,便不再多问,转身向担架上的盖聂走去。

这个人就是月儿的姐姐啊,月儿那么的讨人喜欢,这个家伙怎么老是板着一张脸,好像谁欠了她钱似的。

天明转头看向站在自己身后的范增,原以为范老头的那张脸已经够死板的了,谁知道这个家伙比范老头还厉害。

端木蓉俯身看向盖聂,眼神顿时变得犀利起来,说道“这个病人是怎么回事?”

少羽紧忙上前,说道“这一次我们村庄遭受秦国鹰爪攻击,幸好这位前辈及时出手相救,击退强敌,不过前辈也因此受了重伤,所以才来请医仙蓉姑娘救治。”

端木蓉并没有立刻回答,只是转头对项梁说道“我这里的三不救,梁叔应该知道的吧。”

项梁听到端木蓉的这句话,就知道她其实并不想要救盖聂,但也不知道该怎么开口,片刻之后才支支吾吾的说道“这。。。当然知道。”

端木蓉面无表情地看着项梁,反问道“你可看到过有过例外吗?”

“额。。。这个。。。”项梁不知道该如何作答,额头上已经渗出了许多细细密密的冷汗,他们也是知道蓉姑娘的性格的,只要是她所决定的事情,无论是什么样的人都不会让她轻易改变决定的。

端木蓉依旧面无表情地看着项梁,语气极冷的说道“这个人是不是用剑的?”

项梁自是知道瞒不了端木蓉,只好如实的回答道“额。。。是的。。。”

少羽在一旁看着,最后实在是忍不住了,就向端木蓉发问道“蓉姑娘何以断定他是用剑的?”

端木蓉用手指着盖聂的手臂,说道“此人的手以及手臂上的肌肉,骨骼,都是常年练剑之后才会有的特点,这个人非但用剑,而且还是一个好手。”

少羽没想到端木蓉一眼就看出来了,握紧拳头,心里想让端木蓉破一次例,说道“这位前辈是为了救楚家才会身受重伤的!”

端木蓉轻哼一声,拂袖转身来望着众人,语气一下子冷了下来,说道“又在撒谎。你们其他人身上都是淤青,可见袭击楚家的敌人用的是钝器而非利器,这个人身上没有一处淤青,却又二三十处各种利器的伤痕。如果他因为救你们而受的伤,我可以治疗,可惜,他身上的伤都是在此之前受的。”

少羽没想到端木蓉早就知道了,心中一惊,医仙不愧是医仙,但按照这样子看来这蓉姑娘是不会救治盖先生的,可是如果盖先生不能得到救治的话,恐怕。。。

“把人抬出去吧。”端木蓉淡淡的说道,转身向木屋走去。

少羽见端木蓉要走,心中一急,可还是想要再争取一下,语气有点急切的说道“等等!墨家巨子提倡兼爱天下,六国豪杰莫不敬仰,蓉姑娘身为墨家弟子,难道见死不救?”

端木蓉转身看着少羽,眼眸平静如水,依旧的不为所动,语气平淡的说道“月儿,送各位大哥出去。”

少羽一听,一下子急了起来,说道“蓉姑娘,请你无论如何要救救盖先生,他的确是用剑之人,但不是为了比剑,而是为了与秦军作战。”

在一旁的天明也是实在看不下去了,刚才听少羽说了那么多,可这个怪女人就是不救,也不知道是为了什么,立刻火冒三丈起来,双手叉腰,对着端木蓉骂道“医生救人是天经地义,偏偏你这个怪女人,定出那么多的臭规矩,这个不救那个不救,我看你的“三不救”改成一条就可以了,活的不救,那不就更简单啦!”

天明一生气起来可是什么难听的话都说了出来,而端木蓉听了似乎一点也不在意,眼眸依旧的平静如水,语气冷淡的说道“我还有其他的病人,你们可以滚了。”

天明一听到端木蓉这么说,火气一下子发了出来,指着端木蓉说道“世上居然有你这种怪女人!我。。。我拆了你的破木牌!”

天明说完就朝院门口跑去,而端木蓉却依旧淡定的站在原地,好像根本没有想过要去阻止一样。

天明刚打开门,门外忽然伸进来一只用木头制作的假手,天明还没反应过来,便被那只假手给捏住脖子提了起来,挣脱不了了。

门外进来一位老头,个头像是小孩子一样的高,眼睛眯成一条缝,穿着墨家弟子的衣服,衣服上画着一些非常奇怪的图案,语气中充满了玩味的说道“在墨家的地盘上可不能杀人放火哦!”

“什么人?”楚家的众人见天明被擒住,便纷纷的拔出长剑,对着那老头。

“在墨家的地盘上撒野,你们的胆子倒还是不小啊!”在端木蓉的说话间,手中已经飞出了银针,众人只感觉到手一麻,兵器便纷纷的从众人的手中滑落了下来,众人看后都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

月儿看清楚来人后,笑着对那老头说道“班老头,是你啊!”

班老头将天明一直拎到了楚家众人的面前,项梁见了之后生怕他会对天明动手,立马俯身拱手道“班大师,这个孩子是楚家的朋友,年少无知,你老人家不用跟他生气,多多恕罪,请赶快放了他吧。”

班老头拎着天明,看了一下项梁,微笑着说道“我想楚家也没有这样的愣头小子,你们交这么冒失的朋友,实在是有点危险哪!”

班老头说完便放下了天明,天明却是非常的生气,一下地就指着班老头,怒喊道“老头,你说什么?”

说完便又要跑去找班老头算账,幸亏身旁的少羽及时的拉住了他,不然以天明的那种不可一世的性格,真不知道又要闹出什么事情来。

班老头看着楚家的众人,说道“蓉姑娘已经下来逐客令了,大家还愣着干什么?走吧,难道还要我这个老头子,把你们一个个抬出去。”

大家看请蓉姑娘来救治盖聂是没什么希望了,只得抬起了盖聂离开。

天明则是一脸的垂头丧气,请那个怪女人给大叔救治没有请成,虽然自己也不想那个怪女人给大叔救治,毕竟她是那么的讨人厌,而且看她的样子似乎非常的讨厌大叔,如果给她救治的话,谁知道她会不会在救治大叔的时候,给大叔下毒手呢,可。。。现在该怎么办呢?大叔的伤又该怎么办呢?

少羽看到天明没有什么精神,心知他是在为盖聂的伤势而担心,轻轻地拍了一下天明的肩膀,安慰道“天明,不用担心,我就不信天底下没有其他的医生,能给盖先生治好这个伤!”

天明抬起头来,非常感激的看着少羽。是啊,就算那个怪女人不给大叔救治,这天下那么多的人,他就不信没有其他的医生可以治好大叔的伤。

想到这,天明便重新振作了起来。

可就在快要抬出院子的时候,放在担架边上的剑不小心掉了下来,剑也因为受到了撞击而稍微的出鞘,露出剑身上的“渊虹”二字。

端木蓉眼瞳放大,急忙说道“站住!”

端木蓉只感觉到脑袋一片空白,眼睛死死地盯着那把剑,这把剑,这个人难道是。。。

月儿转头,疑惑地看着端木蓉,喊道“蓉姐姐。”

月儿的这一喊使端木蓉清醒了过来,恢复了之前冷漠的态度,说道“把病人还有这个小孩留下,其他人都出去。”说完便转身走进了木屋。

怎么回事啊?楚家的众人面面相窥。

班老头用手轻抚着他那白色的胡须,有点玩味的说道“蓉姑娘已经说了把人留下,还愣着干什么?难道还要我这个老头子来抬人?”

大家这才恍然大悟过来,急忙将盖聂给抬了进去。

天明却是一脸的疑惑,这个怪女人是怎么回事啊?一会儿赶我们出去,一会儿又要我们留下,什么意思啊?

怜月看向担架上的盖聂,眼中的蓝光一闪而过,蓉姐姐已经注意到了呢,他的身份,以及。。。将目光转移到那把剑上,这把剑。。。

一行人安顿好盖聂后,班老头便向在机关城的首领传信,而项氏一族的人则是应约前去机关城,这就要和天明分别了,少羽拍了拍天明的肩膀,说道“你大哥我先离开了,你也不和我说声再见吗?”

天明一想到这几天和少羽相处的日子,再想到现在就要分别,心中便非常的悲伤,可还是倔强的将头转到一边,说道“谁要和你道别了,你走就是了!”

少羽无所谓的耸耸肩,笑笑说道“是吗,那以后再见呢。”

说罢便跳上了船,船就这样向前方驶去,突然少羽感到头上一疼,一块石头落在了船上,转头看向岸上,而在岸上的天明正对着他做鬼脸,少羽嘿嘿的一笑,反手拿起掉在船上的石头,向着岸上的天明砸去。

天明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砸出了一个包,立马向少羽反击,两人便展开了一场石头大战,你来我往的,坐在船头的范师傅被无辜的挨了一记,在岸上的月儿看了之后忍不住的笑了起来。

怜月站在院子里,看着天明和少羽你来我往的石头大战,看着范师傅被无辜的挨了一记,看着月儿脸上的笑容,心也渐渐的被这种快乐的气氛所感染,可是,无论自己的心中怎样快乐,都不能像他们一样快乐的笑出来,似乎自己是被不允许笑的一样。

果然呢,自己跟别人是不一样的呢。

缓缓的转过身来,向着木屋走去,可就在走到一半的时候,又像是感觉到了什么一样停了下来,抬头看了一下身旁的大树,便走进了木屋里。

少羽无意间看到了站在院子里的怜月,看着她缓缓的转身,看着她的背影慢慢的从自己的视线里消失之后,才转过头来。

自己能够感觉到刚才她其实是很想笑的,只是不知道为什么笑不出来,一想到她刚才的表情,心中没由得一痛。

怜月姑娘,是什么剥夺了你的感情?

第四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