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章

  在屋内的端木蓉开始给盖聂疗伤,看着盖聂身上那大大小小的伤口,让端木蓉不禁皱了皱眉,这些伤口每一处都是足以致命的,可他伤的这么重还能支撑到现在,可见他是怀着怎样强大的信念才撑到了现在。只是,究竟是什么样的信念让他即便是受了这么严重的伤,也不吭一声,也不愿意倒下?

端木蓉小心翼翼地擦拭着盖聂的伤口,盖聂在昏迷中眉头一直紧皱着,却没有发出一点的声音。

怜月站在窗前,眼睛一直定定的望着屋旁的那棵大树,似乎想要透过那相互交错的树叶看到什么。

端木蓉走到怜月的身旁,用手轻轻地拍了拍怜月的肩膀,而怜月的眼睛至始至终都望着屋旁的大树,端木蓉看了只得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怜月来到这镜湖医庄已经三年了,而且怜月这孩子非常的沉默寡言,在这三年的时间都是极少说话的。

三年前,墨家的巨子曾经派人调查过她的身世,可有关于她的一切都被隐藏了起来,无论怎么调查都查不出来,最后实在是没办法才放弃了。

让她最为吃惊的是,怜月在医术这方面有着非常大的天赋,如果假以时日的话必定会超越自己。

“哐当”一声,一个东西从窗外飞了进来,撞到了墙上掉了下来。

仔细一看才知道那是一只机关鸟。

端木蓉看到这只机关鸟之后,心中也算是明白了个大概,竟然敢在自己替人疗伤的时候来打扰自己,可真是够大胆的。

“哐当”端木蓉打开门,满脸怒气的站在门口,看着站在院子里的天明和班老头。

天明在看到端木蓉脸上如石头一样的表情的时候,心中一阵害怕,立马用手指了指跪在一旁无辜的班老头,而班老头则是一边揉着头上的包,一边心有余悸的看着端木蓉。

端木蓉面无表情地看着天明和班老头,声音冰冷的说道“我和月儿还有怜月正在替你大叔疗伤,他的伤势很重,如果我再听到一点儿打乱心神的声音,你就可以为他准备后事了,听明白了没有?”

不管怎么说这句话还是很有用的,天明听了连忙的点了点头,他可不想要大叔有事。

端木蓉轻哼一声,转身重新走进屋里,反手关上了门。

天明看着端木蓉走进去,长舒了一口气,看着那扇木门,说道“真是一个怪女人!”

端木蓉走到盖聂的身旁,拿起银针重新开始治疗他的伤口,月儿在一旁用毛巾轻轻地替盖聂擦着额头上的冷汗,手一不小心的碰到了放在旁边的渊虹,片刻之后又连忙的缩了回来,眼里闪烁着异样的神色,一旁的端木蓉将这一切都看在眼中,可并没有说什么,只是轻轻地摇了摇头。

站在窗前的怜月不知何时已经转过身来,眼睛望着月儿,眼睛里闪着一丝蓝色的的光芒,一些陌生的画面在脑海中闪过。

断崖之上,月儿手拿着一根白色的羽毛,用着仇恨的眼神望着站在她面前的盖聂,声音冷冷的说道“你,应该不会忘记燕丹吧?”

怜月看着月儿,果然呢,在当失去一切的时候,在了解到一切的时候,你的眼眸便不再清澈,纯净了。

眼中的蓝光消失不见,怜月反应过来,看着月儿,刚才的。。。那是什么?自己。。。怎么了?

---------------------------------------------------------------------------------------------

当天明吃完不知道是第几碗饭的时候,才终于放下了筷子,用手擦了擦嘴巴,摸了摸自己的肚子,满足的说道“好久没有吃过这么香的米饭了!”

这几天自己和大叔一直都被一些不知道是谁的人所追杀,从来都没有向现在一样吃过一次饱饭了。

而端木蓉,月儿,班老头却是一脸吃惊的看着天明,而怜月则是低着头,看着饭碗里的米饭,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月儿轻咳一声,笑着说道“算你识货,这可是墨家巨子亲自培养的稻米种子种出来的。”

天明听了,心里非常的开心,他站起来说道“太好了,那我给大叔也装一碗去。”

毕竟这么好吃的米饭,也要拿去给大叔尝一尝。

可刚开始要去的时候,就被端木蓉给叫住了,天明有些不高兴的的转过头来,刚想骂出来,但在看到端木蓉的那张如冰块一样的脸的时候,那些骂人的话刚到嗓子眼就被生生的给吞了回去,有些害怕的说道“什么事啊?”

端木蓉冷冷的说道“他那里月儿回去照顾,不必操心,你干活去吧。”

“干活?”天明有点不明所以道。

班老头看到天明的这种表情,有点生气的说道“小子,你以为这里是什么地方?饭馆,还是客栈?想吃白饭哪?”

天明转了一下眼珠子,饶了饶头,似懂非懂的看着班老头。

月儿看着天明的这个样子,就知道天明听不明白,便解释道“这是墨家祖师爷留下来的规矩,一日不做,一日不餐,做多少事情吃多少饭,大家都要遵守的。”

天明听了月儿的解释,这才明白了过来。

原来是这样啊!不过,等等,做多少事情吃多少饭,那。。。

天明看了看自己面前的桌子上,叠的跟人差不多一样高的饭碗,不自觉的咽了咽口水,那自己吃了这么多的饭,岂不是要干很多的活。

班老头看了看叠在桌子上的饭碗,说道“你小子饭量这么好,干起活来肯定是把好手。”

天明看着自己面前的饭碗,心里实在是有点欲哭无泪啊!早知道要干活,自己就不吃这么多饭了,现在是想逃都逃不掉了。

班老头看着天明那欲哭无泪的表情,眯着眼,一副看好戏的表情,说道“别傻着了,院子里的那堆柴肯定是你的了,别人抢都抢不走!”

月儿轻笑一声,但当看到怜月碗里一口也没开动的米饭时,有点担心的说道“怎么了怜月姐姐?没有胃口吗?”

怜月听了月儿的话,低着头轻轻地摇了摇头,端起饭碗一言不发的走了。

---------------------------------------------------------------------------------------------

怜月小心翼翼的端着饭碗走到一棵大树的前面,看着面前的大树,用着不太确定的语气说道“你,在吗?”

一阵清风拂过,夹杂着树叶的沙沙声,阳光透过葱绿色的树叶,投下一片斑驳。良久之后,在树叶里似乎传出了一声轻微的的鸟叫声,似是在回应着她。

怜月听到这声音,不知为何心里一阵高兴,蹲下身来,轻轻地将饭碗放在树下,抬头说道“我带了一些米饭,你过来吃吧。”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树上还是没有任何的动静,怜月却一直抬头望着,也不知望了多久,反正怜月好像很有耐心的一样。

终于,在树上飞下来了一只翠绿色的小鸟,怜月看着它飞下来,眼中不禁流露出开心的神色。

小鸟飞到离怜月不远的前方,抬头看了一下怜月,再看了一下放在自己前方的米饭,犹豫了一下,向前走了一步,再抬头看了一下怜月,见怜月并没有做什么,便大胆的走到米饭放的那个地方,低头吃了起来。

怜月看着小鸟一下又一下的吃着米饭,看着它那毛茸茸的羽毛,伸出手想要去摸一下它,但又害怕把它吓走而又缩了回来。

怜月看着小鸟,嘴边扬起一个连她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笑容,而这一笑,却让周围的一切景色暮然失色。

第五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