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章

  三年后,镜湖医庄

怜月独自一人站在镜湖湖畔,身着一件雪白色的抹胸长裙,裙子边上有用银丝绣出一颗颗的银星,外披着一件同为雪白色的外衣,用一条白色的丝带将头发扎起一条马尾挂在脑后,两条长长的发鬓垂直于胸前,皮肤如同雪一样的白,一双弯弯的眉毛宛如天上那轮明月,宛如黑夜一般的眼瞳,深不见底,清澈却又带着空洞,从中似乎隐隐的闪烁着星星点点的光芒,仿佛是黑夜中的星空。

怜月目光呆泄的望着远方,镜湖的湖水依旧的清澈透明,平静的就如同一面巨大的镜子,倒映着碧蓝色的天空。

三年了,自己在这镜湖医庄已经三年了,在这三年里自己除了自己的名字以外就没有想起任何事情。而相反的,每一次当自己想要努力的去想起过去的事情的时候,脑袋都会疼痛不已,即便是有一些模糊的画面浮现出来,但又在一瞬间便会化成了碎片。就像是,就像是有一股力量在阻止着自己想起一切一样。

微风拂煦,镜湖泛起层层的涟漪,向着四周扩散而去,向着远方而去。

究竟。。。究竟是什么?是什么在阻止着自己呢?

“怜月姐姐。”一声如银铃般的声音响了起来,打乱了怜月的思路。

怜月微微的侧眸,一个女孩清纯的脸庞便映入眼中,回头,便看见了身着一身橘黄色衣服的月儿缓缓的走了过来,在月儿的手上还提着一个灯笼。

怜月看着缓缓走过来的月儿,漆黑的眼眸微微闪动,轻声的说道“月儿。”

只是这声月儿说的非常的轻,轻到恐怕连她自己都听不见,更何况是在她几步远的月儿呢。

月儿走到怜月的面前,脸上挂起天真无邪的笑容,说道“怜月姐姐,蓉姐姐说今晚有客人要来,让我们去接应一下。”

怜月没有说什么,只是一直都在看着月儿。

三年的时间里似乎并没有改变月儿什么,她一直如自己第一次见到的时候一样。她的眼眸依旧的像湖水一般的清澈,脸上依旧是那天真无邪的笑容,她依旧的像是一位生活在这个大地上无忧无虑,善良天真的精灵一样。

只是,怜月看着月儿,漆黑的眼眸里闪烁着白色的光芒,只是当她面对外面世界中的残忍之时,她还会不会像现在一样的善良天真呢。

不会呢,因为那时的她已经失去了一切。

月儿发现怜月她一直没有说话,而是一直盯着自己的时候,不经感到一丝的疑惑,问道“怜月姐姐,你怎么了?”

听到月儿在问自己,怜月反应过来,轻轻地摇了摇头,奇怪?刚才自己为什么会这么想呢?就好像。。。就好像是自己早已经知道了一切一样。。。

只不过是错觉呢。。。

转身,雪白色的长裙也随着这一个动作而微摆起来,裙角在空中滑出一个弧度,漠然的离去。

月儿只得在后面苦笑,三年的时间里让她早已经习惯了怜月姐姐的这种性格了。

在这三年的时间里怜月姐姐都是极少说话的,基本上可以说是根本上没有说话,就连怜月姐姐的笑容自己都很难看到。

每一次,当自己很努力的想要逗怜月姐姐笑的时候,但那也只是徒劳无功,因为怜月姐姐也不会笑起来,就算是有那里受伤了,怜月姐姐也不会表现出痛苦的表情,就好像是,就好像是忘记了痛苦,忘记了情感一样。

见怜月姐姐她已经离自己很远了,月儿快步的跟上,望着那白色的背影,此时那白色的身影显得那么的悲伤,带着一种让人说不出来的寂寞荒凉。

怜月姐姐,究竟是什么让你忘记了情感,忘记了一切。

---------------------------------------------------------------------------------------------

太阳西下,光辉散去,云如丝一样的缠绕,像是一块透明的丝绸,覆盖着整个苍穹,天地间瞬间变得暗了下来。

浓浓的的云雾围绕在身旁,遮住了周边的一切事物,望不到尽头,看不清一切,隐隐约约地似乎在着云雾中看到了什么,但却是模糊不清的,使人看不清,只有在雾中无尽的徘徊着。

怜月站在其中,青丝随风飘飞,一身雪白色的长裙在云雾中飘逸如仙,但全身都散发着浓浓的悲伤,让人看了也会不自觉的陷入悲伤之中。

怜月两眼迷茫的看着眼前的云雾,自己的过去也是不是像这云雾一般看不清,而自己也只能陷入在其中,找不到其道路,永远徘徊着。

“是谁?”一个声音在云雾中响起,将怜月的思绪拉了回来,向着前方看去。

在前方似乎看到了一丝的亮光,给这片黑暗的天地带来了光芒,但又忽隐忽现的,仿佛在一瞬间,一个不留神便会消失不见。

缓缓的走近,便看到了一辆马车,在马车上的两旁还放着两个火把,发着微亮的光芒,这便是自己在云雾中看到的那道亮光了吧。

看着马车上的的那些人,想必这些就是蓉姐姐说的客人了吧。

目光停留在一位穿着紫色外衣的少年身上,这位少年,怜月目光紧盯着这位穿着紫色长袍的少年,这位少年给自己一种不一样的感觉。

这位少年有着一头棕色的长发,穿着紫色的丝绸外衣,用一根腰带束着宽大的黑色裤子,额头上带着有镶有宝石的额饰,穿着蓝色的布鞋,棕色的眼睛有着一位十几岁少年所没有的,如鹰一般的锐气,稚气还未退,却有着一种与生俱来的霸气,一种属于王者的霸气,他以后一定是一个名垂千古的人,怜月在心中想到,虽不知道为什么,但她觉得一定是这样的。

而在他的身旁还站着一位和他差不多的少年,黑色的短发,穿着一身黄色的外衣,用腰带束着棕色的短裤,穿着棕色的布鞋,棕色的眼睛清澈明亮,一点都没有被外面世界的战火所污染。

月儿向前方走了几步,微微的切身,声音清澈的宛如银铃一般,说道“蓉姐姐正在救治一位重病人,所以让我们代她来迎接各位,请诸位前辈大哥赎罪。”

“原来是墨家的人,太好了。”一身苍老的声音响起。

怜月闻声望去,便看到了一位老者。

一头白色的头发,一撮白色的胡须,穿着一身蓝色的长袍,那双黑色的眼睛似乎看透了人世间的一切。

“几年没来医庄了,没想到蓉姑娘多出了这么一个水灵灵的小妹妹。”一声男子的声音响起。

顺着声音望过去,便看到了一位非常强壮的男子。

一头黑色的短发,穿着一身褐黄色的外衣,紧绑着黑色的裤子,穿着黑色的布鞋,一双黑色的眼睛显得那样的炯炯有神。

“咦?这一位是?”梁伯眼尖,看到了站在一旁的怜月问道。

月儿自是知道怜月不想要说话,就替怜月说道“她是怜月姐姐。”

梁伯看了一下怜月,那倾城倾国的容貌惊到了他,不经感叹道“想不到蓉姑娘又多出了这么个倾城倾国的小妹妹啊!”

这时的天明实在是忍不住了,便拉了拉旁边少羽的衣服,问道“喂!这个叫做怜月的究竟是什么人啊?还有那个叫月儿的?还有,还有那个叫蓉姑娘又是什么人啊?”

正在观察的少羽转过头来,瞥了天明一眼,没好气的说道“你打听这么仔细干什么。”

天明哼了一声,不悦地将头瞥到了一旁,说都不让人说一下吗。

第二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