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章

  山崖的冷风在众人之间吹过,风吹起怜月齐腰的黑发,发丝在空中随风舞动着,漆黑如夜的眼瞳直直的望着月儿,眼眸中的神情让人捉摸不透,嘴唇微动,似是想要说些什么,却又作罢,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不,不会的月儿,你怎么会。。。不会的,月儿你告诉我这不是真的!”天明他怎么都不敢相信,一直都是那样温柔婉约并且天真善良的月儿怎么会帮助那些要杀我们的坏人。

“月儿”

端木蓉轻轻地唤了一声,上前想要拉住她,然而月儿只是向后退了一步,紧紧的咬着下唇,用着充满仇恨的眼神看着盖聂。

“我实在是不明白这是为什么?是因为我?”盖聂看着月儿的眼睛,从她的眼睛里盖聂看到了他对自己仇恨。

月儿用仇恨的眼神看着盖聂,如银铃般的声音中也在此时变得冷冽起来,一字一句的说道“你应该不会忘记燕丹吧?”

那一天,那个时候,父亲就在她的面前倒下了,就是被自己眼前的这个人给杀了。

“燕,丹?”盖聂下意识地喃念出声来,目光看向远方,似是在回忆着很久以前的事情。

端木蓉在听到这两个字的时候,眼瞳缩紧,面色担忧的说道“公主,原来你早就知道了。”

不过也是啊,像月儿这样聪明伶俐的女孩子怎么会留意不到呢?

“什么?月儿你们到底在说什么啊?”天明伤心的问道。

月儿愧疚地看向了天明,幽恨而又痛苦地说道“天明,对不起,我骗了你,我跟你说我从小便是孤儿,没有见过我的父母,其实我的父亲是燕国的太子丹,我的母亲是美丽高贵的太子妃,而我则是他们的掌上明珠高月公主。”

“月儿,你搞错了,其实。。。。”端木蓉正想要解释什么,却被月儿给打断了。

“蓉姐姐你不用说了,你以为瞒着我我便不知道了吗?那天在你看到那把剑后的表情奇怪起来后,我便开始留意起来了,然后我都记起来了,也终于知道他是谁了!”月儿仰起头来,目光落向远处,嘴唇一张一合的,开始为人讲述起一个非常悠远的故事。

冬天的燕国是这个世界上最美丽的地方,在冬天最深的日子里,天空会下整整一个月的大雪,把身边所有的一切都变成一个银白色般的天地,远处的山脉,近处的宫殿,都是纯白色的。而在六角形的雪花飘落的最后一天时候,就是燕国最盛大的节日,大家会穿上最好看的衣服,戴上最闪亮的头饰,打扮得漂漂亮亮的,聚集到宫殿前的广场上,用几百根大木头点起熊熊的篝火,一起来迎接即将到来的春天,大家唱着歌,跳着舞,喝着燕国特有的烈酒,酒的香味远远的飘散,浓浓的连不会喝酒的人也会醉倒。

月儿想起了那一天,那一天恰恰是自己最喜欢的一天,那一天自己穿着最漂亮的衣服,那一天自己的母亲会帮自己打扮,而蓉姐姐就站在自己的身后,那时候自己就觉得自己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了。

“蓉姐姐,我好看吗?”月儿眨着一双亮晶晶的大眼睛,向着身后的端木蓉问道。

端木蓉点了点头,在看向月儿的眼神中充满了怜爱,说道“好看,月儿以后会和王妃娘娘一样好看。”

“那父王也会像喜欢母后那样喜欢月儿吗?”

在自己面前的一位雍容富贵的妇人,也就是燕国的太子妃自己的母妃,用手轻轻地抚摩着自己的脸颊,笑着说道“傻孩子,你才是你父王最喜欢的人啊!”

“真的吗?我不信,我这就去找父王,我要听父王亲口告诉我。”月儿笑着奔向大殿外,响起一串银铃般的声音,而太子妃和端木蓉则在后面轻笑着。

可是,那一夜,本该是幸福的那夜晚,却在那一夜变成了人间地狱,穿着黑色盔甲的铁骑如洪水般冲进了城里,那一夜本该在天空上绽放的绚丽的烟花却变成了浓浓的战雾,喊杀声,哭泣声,惊叫声,在天空之上响彻着。

而自己愣愣的站在那里,亲眼看着他们手上无情的利刃一次又一次的挥下去,无论是老的,少的,还是小的,那些人都不放过,有多少人在自己的面前死去,又有多少的生命都在死前喷出来红色艳丽的花朵,整个燕国便在那一夜灭亡了,曾经的幸福美好就在那一夜消失了。

“后来我才知道,那些穿着黑色盔甲的人来自秦国,如果不是他们,我的父亲将会是燕国至高无上的王,而我也会永远是他最最喜欢的月儿。但是,所有的一切都变了。”月儿用充满着仇恨的眼神注视着盖聂,就是他,自己面前的这个人杀了自己的父王。

“月儿。。。”端木蓉爱怜的将已经满脸泪痕的月儿抱在怀中,却说不出半句话来,只是轻轻地抚摸着月儿的头,那些回忆有着太多的痛苦,像月儿这么一个柔弱的女孩子怎么可能会承受的住呢?

怜月静静地看着在端木蓉怀中满脸泪痕的月儿,眼中流露出悲伤的神情,那一定很痛苦吧,曾经美好的家乡,在一夕之间被毁灭,那一定很痛苦,很悲伤吧。。。。。。

盖聂望了一眼月儿,沉静开口道“其实我早就说过,我的性命是墨家救的,如果墨家要我死的话,只要吩咐一声便可以了。”

突然,月儿一脸恐惧的看着盖聂的身后,喊道“啊!有蛇!”

盖聂转头向后看去,却见身后爬满了色彩斑斓的毒蛇,毒蛇蜿蜒而来,却又像是井然有序的样子,排成一个阵型,向着盖聂等人吐着红红的信子。

“就算是死,也是要付出代价的。”身后响起一个娇好的声音。

一位身穿红衣的女子缓缓走来,女子穿着露肩的大红裙摆,肩部有着赤红色与黄金色交织的图案,腰间带着黑灰色的腰封,腿侧带有一个护带。

天明瞪大了眼睛,用手指指着赤练,他感觉眼前的这个妖娆的红衣女人也并不是什么好人,说道“你是什么人?我看,你也不像是什么好人!”

赤练听后不以为然,只是轻轻地笑着,娇小的腰肢宛如蛇一样,漫着莲步缓缓的向天明走来,唇边轻轻的勾起一个不屑的弧度,声如鬼魅的说道“这位小兄弟,说话可要当心,姐姐可是会生气的哦!”

在她的眼瞳中,仿佛有着一条正在游走着,吐着信子,眼神冰冷的红色的毒蛇。

天明抬头对上那双眼睛,仿佛就受到了蛊惑一般,天明的心神瞬间恍惚了起来,眼中一片浑浊。

盖聂就在快要对上那双眼睛的时候,立刻闭上了眼,再一次睁开眼睛的时候,眼中已经是一片清明。

他看了一下天明,见天明一动不动的看着赤练的眼睛,心中也已明了天明已经中了火媚术,便拍了拍天明的肩膀,沉声提醒道“天明,不要盯着她的眼睛看!”

被盖聂这么一说,天明立刻清醒了过来,连忙用力地摇了摇头,闭上眼睛不再看赤练。

盖聂眉头紧皱,伸手握住放在腰间的渊虹,突然身体剧烈疼痛了起来,让他不得不放开了手,冷汗渐渐的从额头上流下来,一滴一滴的落在地上,牙齿紧紧的咬着下唇。

天明看见盖聂奇怪的动作,感到非常的奇怪,大叔怎么了?又像是想到了什么,天明转头看向月儿,握紧双手,声音悲伤的说道“月儿,你对大叔做了什么?”

赤练笑出声来,声音妩媚却又在此时变得无比的森冷,说道“他已经中了一种很可怕的毒药,只要一用功,你的浑身上下就会感到有几千几万颗的牙齿在咬你的肉,撕扯着你的筋脉。你会感觉就像是在冰窖里一样,冷的浑身发抖,同时,又觉得像是在火炉里一样,被火焰灼烧的热不可耐。”

“更可怕的是,这种毒性会在你的身体里面不停的蔓延,不停的蚕食着你的骨肉,直到你所有的生命都被消耗殆尽。”赤练妩媚的笑着,眼神中阴森无比,带着无比的喜悦。

端木蓉看向月儿,脑中快速的闪过之前的一些片段,最终定格在月儿将药换掉的那一瞬间,瞬间大惊失色,说道“月儿,你搞错了!你拿的是毒药啊!”

月儿垂下眼眸,带着哭泣的声音说道“蓉姐姐,如果不是这一次我自己发现了事情的真相,你是不是永远也不会告诉我?!这么多年来,你一直都在骗我,到现在还要瞒着我吗?!”

听着月儿的这种质问,端木蓉只觉得心中刺痛无比,她下意识的摇了摇头,说道“月儿,我一直不告诉你是我的不对,但事实绝不是你想象的那样。”

月儿用手捂住耳朵,摇着头,说道“你在撒谎。。。我不要听。。。不要听。。。”

赤练鼓掌轻笑着,说道“很精彩啊!端木妹妹不愧是用药的高手。”

月儿抬头望向天明,眼中流转着泪水,努力的将哭腔的声音控制住,说道“天明,你若是要恨,那么就恨我吧!药是蓉姐姐的,但下毒的人是我。”

“月儿,你,你那么善良,你怎么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呢?!”天明握拳,心中拼命的否认着月儿的话。

赤练走得越近了,看着满头冷汗,手握着剑却在不停地颤抖着的盖聂,声音中充满了嘲讽,说道“被称之为剑圣的人居然终生不能再用剑,这可真是一种讽刺啊!”

第八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