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章

  黑夜中群星璀璨,一轮明月高悬在天空,翠绿色的竹林层层叠叠的,夜风吹过,竹林便随着夜风连绵起伏,沙沙作响,如同海浪一般的波涛汹涌,极为壮观。

这里是哪里?自己又为什么会在这里?

怜月环顾着四周,周围都是一样的景色,都是翠绿色的,看着这种场景,不知为何在怜月的心中既涌出一丝熟悉的感觉,脑海中似乎有一种声音在叫她往前走,似乎在前方有什么东西在等着她。

怜月抬起脚向前走去,每走一步都让怜月心中的熟悉感越来越强,在这前方到底有着什么?

然而走到一半时,怜月便止步了,眼睛望着前方,眼中的神情让人猜不透。

在前方,有一座湖泊,此时的这座湖泊已经完全融入了这夜色之中,月辉清华,洒落在这湖泊之上,一闪一闪的,宛如是洒落在这湖泊上的碎银,在这夜色中更是增添了几分迷离的美。

而在这湖泊边上正立着一位女子,墨黑色的头发垂落下来,在脑后的头发微微的盘起,只用一根翠绿色的簪子固定住,只身着一身粉色的轻纱罗裙。

女子背对着怜月,抬头神情专注地凝望着天上的星星。

看着面前的这名女子,不知为何怜月觉得非常的熟悉,仿佛那遥远的从前,在很多年前,在她的过去,她就已经是见过这名女子很多次了。

“嗡”脑袋再一次的疼痛了起来,疼痛感变得越来越强烈,冲击着怜月的大脑,让怜月有点喘不过气来。

怜月眉头微皱起来,用手捂住脑袋,望着前方的女子,这个让她无端地觉得熟悉的女子。

女子微微的叹了一口气,慢慢的转过身来,让怜月吃惊的是,这名女子的脸上竟然是一片云雾,模模糊糊的,让人看不清。

“怜月。。。”

听到这个声音,怜月的眼瞳突然缩小,这个声音,这个熟悉而又陌生的声音,正是在这三年里来一直在那纠缠着她的梦里所出现过的声音。

这名女子究竟是谁?她。。。。。。她为什么会知道自己的名字?

你是谁?怜月张嘴想要问出疑问,却是一点声音都发不出来。

眼前的景色开始慢慢的变得模糊,女子的身影也在渐渐的变远,直到消失不见,周围的景色也消失不见了,一切仿佛又变回了黑暗。

“怜月。。。”女子那空灵的声音在这黑暗之中响起。

怜月只觉得自己的脑袋就像是要炸开了一样的剧疼无比,眼皮像是有千斤一般的重,慢慢的闭上了眼睛。

---------------------------------------------------------------------------------------------

怜月缓缓的睁开双眼,而映入眼帘的却是一片无边无际的蓝天。

自己不是掉下悬崖了吗?怎么。。。还活着?

温暖的阳光照在怜月的身上,身上这温暖的感觉似是在告诉她,她还活着。

怜月动了动手指,用手撑着“地”想要坐起来,令她疑惑的是,这个“地”竟然非常的柔软,摸上去也很是非常的舒服,仔细的看了一下才知道,原来自己现在是在一只大鸟的背上。

“你醒了。”一个声音在怜月的前方响起,语气中不带一丝的温度。

怜月向前方看去,才发现在自己的前方正站着一个人。

面容俊美,剑眉星目,一头蓝紫色的及肩长发随风披散,一双深蓝色瞳仁,眼睛清亮得就像天空一样干净,仿佛未曾受过任何污染,里面穿着深蓝色的紧身衣,外着一袭白色的长袍,手上戴着紫色云纹手套,在他的右肩饰有白羽。

难道是他救了自己?

怜月看着白凤,试探性地说道“是你。。。救了我?”

“不是我,是它。”

在白凤说完后,从空中飞来了一只翠绿色的小鸟,小鸟飞到怜月的面前,冲着怜月叽叽喳喳的叫着。

怜月看着在自己面前的翠绿色的小鸟,眼中流露出开心的神情,说道“是你。”

这只鸟,怜月万万没想到的是这只鸟它。。。它还活着。

自在自己在医庄看到翠绿色小鸟的尸体之时,她就以为它已经死了,却是没有想到它还活着。

幸好,幸好它还活着。

怜月伸出手来想要去摸它,但却又害怕会把给吓着,于是动作显得十分的轻轻,十分的小心翼翼。

终于,她小心的碰到了它的那小小的身体,它的身体是多么的柔软舒服,怜月轻轻的笑了起来。

她的笑像是一股春风,吹进人的心中,像是阳光一样照进人的心里,为人驱散黑暗,带来光明。

白凤看着怜月,一时间竟是看呆了。

察觉到有人在看着自己,怜月抬起头来,黑色的眼眸与深蓝色的眼眸相对。

一双眼眸是如此的冷峻,杂交着孤寂。

一双眼眸是如此的淡漠,杂交着悲伤。

白凤心中一震,立马转过头去,脸上面不改色,但心中却是像大海一般的波涛汹涌,久久不能平息。

白凤皱眉,就刚才的那一瞬间,在自己与她相对的那一瞬间,自己既然感觉到了害怕,这是自己作为杀手以来第一次感觉到了害怕。以前自己不管是在怎样危险绝望的场面之中,自己都从未感觉到害怕,然而却在刚才与她对视的瞬间,自己却感觉到了害怕。

白凤转头再一次的看向怜月,此时的怜月正低着头在跟那只翠绿色的小鸟玩,脸上带着笑容。

白凤看着怜月脸上的笑容,不知为何在他的心中感到非常的开心,嘴边展现出一个连他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微笑。

---------------------------------------------------------------------------------------------

“到了。”白凤抱臂而立,眼睛望着前方,语气依旧冰冷的不带一丝的温度,说道。

怜月探出头来,往下看去。

在大鸟的下面飞着一只巨大的,红色的机关鸟,这正是墨家的机关兽--朱雀,而在朱雀背上的便是盖聂一行人。

“你可以下去了。”白凤淡淡的说道。

怜月站起身来,看了看站在前面的白凤,转身毫不犹豫地跳了下去。

白凤惊讶的回头,几缕发丝在白凤的眼前飞舞,带着一股特别的香味,香味似是能够牵动他的心一样,让他的心也跟着一起跳动。

白影飞落下去,白裙在空中飘扬,宛如是在天空之上盛开了一朵白莲。

不知为何在她跳下去的时候,白凤的觉得心中一紧,好像很害怕她会就这样一直掉下去一样,但在看到她平安无事的落在机关鸟上的时候,白凤便松了一口气。

而在机关鸟上,众人因为怜月的从天而降而被吓了一大跳。

天明用手指指着怜月,哆哆嗦嗦的说道“你,你,你怎么会从天上掉下来啊?”

怜月没有说话,只是抬头看了一下天空,而在天空之上早已经没有了白凤凰的身影。

月儿问道“怜月姐姐,你没事吧?”

怜月听了月儿的话,回头向着月儿摇了摇头。

月儿看到怜月没事,在心里不禁松了一口气。

怜月姐姐没事真是太好了!在自己看到怜月姐姐掉下悬崖的时候,自己就非常的内疚,毕竟怜月姐姐是因为自己才会掉下悬崖的,如果怜月姐姐有什么事的话,自己是一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

不过,月儿看着怜月,不过幸好怜月姐姐没事。

班老头一边驾驶着朱雀,一边说道“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众人在天上飞了一阵子,天明也是头一次在天上俯瞰着大地,看着地上那些缩小了的山水,不由得感到新奇,正看着,突然班老头“啊”的大叫一声,天明转头正好看见一只黑鹰冲向班老头,锋利的利爪划过班老头的手臂,只听见班老头对着黑鹰的方向恶狠狠地说道“混蛋,瞎眼的疯鸟,乱飞乱撞的,见到鬼了!”

端木蓉见班老头受了伤,便上前向班老头问道“没事吧。”

班老头摇了摇头,刚想说没事的时候头就忽然的眩晕了起来,眼前的景色一晃一晃的,咚的一声摔倒了。

月儿惊道“班老头,你怎么了?”

端木蓉拿起班老头的手臂,一看那手臂,之间俨然可见黑色之气,顿时惊道“不好,鹰爪上有毒!”

话说间,端木蓉立刻拿起银针来替班老头治疗。

而端木蓉的这一声下来众人心中便是无不惊讶,难道是敌人追过来了,盖聂转头看向身后,之前还什么都没有的空中现在居然出现了黑压压的一片,仔细一看,既然全都是黑色的乌鸦!端木蓉等人也是同时看到,怜月看到在这些乌鸦之中,飞着一只刚才见到的大鸟--白凤凰,以及那在鸟背上就自己一命的白衣男子,但也只是看了一下便移开了视线。

端木蓉问班老头感觉如何,班老头心下一感觉,才发现手臂居然动不了了。

班老头于是说道“不好,这药居然有麻醉的效果,我的手臂暂时动不了了,必须要有人代我驾驶。”

天明立马靠近班老头,自告奋勇地说道“我来驾驶,我来驾驶,而我在旁边指挥。”

班老头一把推开天明,说道“我可信不过你这个小子。”

端木蓉说道“月儿以前学过,可以让她来。”

“朱雀本身不会飞翔,完全是凭借气流,风向才可以在空中飞行,所以驾驶是必须注意周围有云雾的变化,了解风向的走势,记住了吗?”班老头解释道。

月儿点点头,说道“嗯,我记住了。”

可是,乌鸦的数量简直太多了,将朱雀完完全全的给包围住了,让人完全分不清方向。

班老头看了看四周,看样子必须要先冲出包围才行,咬了咬牙,对月儿说道“扳下那个黑色的开关,让后再扳下那个绿色的开关。”

月儿按照班老头的指示,分别拉下了黑色和绿色的开关,朱雀两边的机翼开始合拢,班老头转头对着天明说道“小子,按住我的肩膀。”

天明点了点头,将手放在班老头的肩上,班老头又对着月儿说道“月儿,你按下那个红色的开关,大家准备好,我们马上要加速了。”

月儿点了点头,按下了红色的开关,朱雀两边的机翼喷射出白烟,然后“咻”的一声,朱雀就像是弓矢一般的向前冲去,一下子便冲出了包围。

端木蓉没能站稳,身子不能控制的向后倒去,还好被盖聂一把抓住,抬头,两人的脸是那么的近,似乎都能感觉到彼此的呼吸声,端木蓉感觉到自己的心正在扑通扑通的跳个不停,脸一热,快速地脸转到一旁,不去看盖聂。

月儿流着细汗,十分紧张的握着方向盘,现在所有人的性命都在自己的身上,必须要好好的驾驶。

只见朱雀飞向前面的山群,在前面的那一个个山峰像是树一样立在空中,月儿小心翼翼的控制着朱雀,朱雀忽左忽右的飞着,有好几次都险而险之的和山峰一触而过!当真是非常的危险。

端木蓉看了看后面的鸟群,似乎是少了一些,不由得松了一口气,然而在月儿将朱雀再一次右转的时候,这才发现迎面居然也有鸟群。

原来是之前的那群鸟群居然在途中兵分两路,一路跟着朱雀,而另一路却是绕到了朱雀的前面,不得不说这真是一群好聪明的鸟群。

天明着急得问道“老头怎么办啊?”

班老头望了一下山峰,说道“再继续往前飞。”

朱雀继续的向前飞着,离面前的鸟群越来越近,后面的鸟群亦然是紧追不舍,眼见着就要和前面的鸟群相触,天明非常的焦急,班老头这才说道“就是现在,往下降,快!”

月儿拉了一下蓝色的开关,但却没有想到开关居然卡住了,怎么也拉不动,天明等不及的向前奋力的一拉,朱雀像是断了线的风筝一样,猛得往下掉,两群鸟群却是互相碰撞在了一起,像是两种势均力敌的力量正在相互的消散一样。

班老头高兴的举起手来,说道“好!成功了。”

这样的一个动作却是班老头的双手恢复了知觉,班老头看了看自己手,看样子是毒性消失了。

再看向一旁的天明,却见天明站在一旁,一脸的紧张,眼睛飘忽不定,说道“你怎么了?好像不开心?”

天明干笑了几句,慢慢的从后背拿出一个蓝色的开关,班老头看了看天明手上的机关,再看了看朱雀身上的开关,发现少了一个开关,原来是天明用力过度却是将杆给拉断了。

班老头举起自己的机关手,见机关手变成了一个锤子,天明以为是班老头要打自己,顿时捂住自己的脑袋,却见班老头向着红色的开关一敲,朱雀飞快的向着前方飞去,而前方却是一堵墙。

眼见着就要撞上去了,而班老头面对眼前的危险却是不动声色,似乎无视了面前的那堵墙一样,就在天明以为班老头疯了的时候,那堵墙突然打开了一道石门,而朱雀也刚好飞了进去。

就在班老头他们飞进去之后,白凤正骑在那只大鸟身上,抱臂而立,淡淡的看着那堵墙,想起刚才的画面,她的表情,心中百感交集。

谁也不知道,只有他自己知道,不,可能连他自己也不知道,当她的向自己望过来的时候,当自己的眼睛与她相对的时候,他的心情是多么的开心,而当自己看到她眼中的悲伤时,自己的心中也莫名的感到了悲伤,他突然觉得她不应该是这样的,她应该被别人细心的呵护,而不是像这样被人追杀,四处的逃亡。

白凤疑惑,自己的这种心情是什么?作为杀手,自己是绝对不能有任何的情感,必须要斩断这种情感,最后看了一眼面前的那堵墙,而后转回方向往回飞去。

而就在白凤飞后不远,在那个地方突然出现了一个黑影,黑影虚荡荡地浮在空中,全身上下毫无凭借,显得亦幻亦真,宛如灵神山鬼一般。

黑影望向白凤消失的方向,再看了看在自己面前的石墙,而后消失不见了,仿佛从没有出现过一样。

第十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